第一百九十章 女祖出現
"也可能是想,先除去你們吧."楚非看著他,有些赧然的說.

蘇林林點點頭:"恩,看來是這樣."

說完,憂心忡忡的來到門簷下,開始為雪生配制靈藥.

楚非在堂屋呆立片刻,正要出門,就聽一直盯著他的陳生小心移移的問:"老祖,剛才,是不是女祖出現了?"

女祖?

楚非愣了半天,才想起他指是誰.

陳瑤嗎?

楚非神色恍惚的搖搖頭:"她,早就轉世投胎了."

"可是,我剛才真的感應到了她的氣息!"陳生鼓足勇氣,語氣激動的叫道.

聞言,楚非神色錯愕的盯著他:"你,如何知道,她的氣息?"

"陳家村被滅那晚,就是她的救了我,還告訴我她就是女祖."陳生十分肯定的說:"剛才,你隨之離開的那股氣息,就跟三十年前救我的那道一模一樣."

聽了他的話,楚非突然在他床前坐下,神色凝重的看著他問:"你說,三十年前,她,曾救過你一命?"

陳生激動的點點頭:"是啊!"

得到他的肯定答複之後,楚非閉上眼久久不語.

陳生十分不解的看著他問:"您,追上女祖了嗎?"

"沒有."楚非聲音悶悶的說.

說完,他起身朝外面走去.

直到他踏出屋門,被此番變故的嚇的不輕的云三兒兩人,才回過神,一臉懊惱的來到陳生床前.

"我們真是有眼無珠,竟然沒發覺老黑是假的."云三兒率先開口自責道.

陳生抬手拍了拍他的肩膀說:"他裝的實在太像了,連我都沒有查覺到."

"我也是."陳老皮低著頭小聲說.

說著,朝外面看了眼,才開口道:"還是蘇姑娘慧眼辯人,一直防著他,"

"是啊,是啊,不然我們今天可都活不成了."云三兒立刻聲道:"若不是蘇姑娘當即立斷出手重傷他,怕是雪生撐不到鬼王回來."

聞言,陳生若有所思的低下頭小聲問:"你們說,老黑發難之前,那股陰霧--"

"肯定是調虎離開之計!"云三兒不由脫口而出.

說完,他撫著心口說:"幸好,老黑沒把我跟老皮兩個放眼里,不然,肯定在外面就,"

"是啊,咱倆可真算是在鬼門關里走了一遭."陳老皮忙接上他的話頭說.

坐在門簷外炮制靈草的蘇林林聽到這里,嘴角不由勾了勾:這兩人是在跟她還有楚非面前,跟假楚懷西撇清關系啊.

"呵!這兩人倒是機靈."楚非輕笑一聲說.

聽到他的聲音後,一直關注著外面動靜的云三兒兩人不由紅著臉低下頭.

倒是陳生有些驚訝看他們一眼問:"你們,真的不跟老,呃,剛才那個邪物沒有關系?"

,"你這是什麼話?"云三兒抬頭瞪著他說:"我們怎麼可能跟他糾纏到一起去?"

聽他這麼說,陳生才算松了口氣兒:"我真怕你們,"

|"放心吧,生哥,我們絕對不會有外心的."陳老皮十分誠執的看著他說.

陳生捉住他們兩人的手,神色哀傷的說:"老黑他,可能真的凶多吉少了,眼下咱們陳家村,就剩下我們三個了."

云三兒把握住他的手說:"是啊,雖然我並不是這村里的人,但畢竟也算在這里生活了大半輩子,眼看著十幾個老哥們一個個的離開,"

說到這里,他不由哽咽起來:"我這心里真是很不是個滋味兒."

聽他這麼一說,剛剛經曆過一場生死之災的三人不由相擁而泣.

原本在炮制靈草的蘇林林輕歎一聲,開始起火熬藥.

楚非則立在門簷下,靜靜的看著她從容熟練的將一味味靈藥投入丹爐中,微著一股讓人舒心的藥香味兒溢出來,他十分愜意的閉上眼.

瑤瑤,你真的還留下一縷芳魂,在這里等著我嗎?

楚非突然想二百多年前,跟陳瑤在玉華殿個初次相識的情境.

那時,她懷抱一把琵琶,素手撥弦,如珠落盤的樂聲連同那個極為美妙的少女倩影瞬間闖入他的心扉.

自此之後,他的眼里心里都是她.

"你老是撥弄手里的琵琶作什麼?"只聽蘇林林疑惑的問道.

楚非愣了下:"啊?什麼琵琶?"

蘇林林指著他手里以陰氣凝出的琵琶問道:"喏,就是這個."

楚非神色蒼涼的看著手里的琵琶說:"它是如今也只徒有其形而己."

說著苦笑一聲:"我無論如何也撥弄不響的."

他的話音剛落,只聽一聲極為清脆的樂聲自手里響起!

"瑤瑤!"楚非驚叫一聲,滿臉驚喜的舉起手里的琵琶.

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著那把以陰氣凝生的琵琶,像是有一雙無形的手在撥動般,操操切切奏出一曲極為動人的音律來.

沒想到鬼彈琵琶竟然不用動手.

不過,一想到楚非本身也是由陰氣聚成,她不由釋然.

只是,看著他那雙隨著樂聲漸漸狂熱發紅的雙目,蘇林林打心底有些發憷:這家伙不會再發狂吧?

"快讓他停下!"就在這時,只聽里屋的雪生突然嘶聲叫道:"這是練魂曲,有人要控制鬼王!"

啊?

蘇林林心里一驚,起身撲到楚非跟前,但卻被一股巨大的陰氣掃飛出去老遠.

"滾!"楚非瞪著血紅的眸子看向她.

就在他再次出手的瞬間,蘇林林突然舉起通靈玉板:"收!"

楚非身子一愣,面現抗拒之色,正要起身逃跑,卻被一股強力納入通靈玉板之中.

看著院中徒然消失的陰氣,蘇林林才撫著胸口地上爬起來.

"蘇姑娘,你沒事吧?"她才直起身子,就見雪生跌跌撞撞的從堂屋奔出來,滿臉擔心的看著她問.

蘇林林連連擺手:"我有靈玉護體,沒事兒."

邊說邊上前扶住快要倒下的雪生:"你怎麼跑出來了?"

雪生緊抓住她的袖子問:"你真的沒有傷到?"

蘇林林扶著他慢慢起來:"沒有,倒是你身上還有重傷,才,"

她歎了口氣說:"你不能再有太大動作了,好好休息."

說著,看了眼藥香堪堪升起來的丹爐:"你以後就在塌上好好休息,切莫再做太過激的動作,最好控制心緒,不要太過于激動."

聞言,雪生有些不解的看著她:"為什麼,我--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