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九章 出手之意
聽他這麼說,護著蘇林林的雪生不由皺眉:"今天鬼王也太斯文了吧!簡直不像他的風格啊."

是啊,蘇林林也心生納罕:原來,鬼王只是收斂了暴戾之氣,待人平和許多.

但面對敢上前挑釁的鬼物,一向是雷霆出擊,絕不手軟的.

那像現在,僅立在門口招其上前,並無出手之意.

難道是在通靈玉板里呆太久的原故?

"你若不現身,就別怪我不客氣了."楚非終于耐不住輕喝一聲,正要出手,卻感覺心里突然湧上一股難以言表的酸楚之意.

這讓他動作微微一滯.

就在極短的滯澀之跡,院外的濃霧卻突然散盡.

待掌中陰風催出之時,天地間己是一片清朗.

跑了?

楚非有些愣怔的收回鬼氣,輕吐了口氣,立在門口直直的看向大陽村方向.

"蘇姑娘,鬼王好像有點不對勁兒啊."雪生看著一直立在大門口的楚非說.

莫非,他是受那陰鏡所惑之故?

蘇林林心里也直犯嘀咕:肯定不是在通靈玉中修練的原因,之前他也進去過多次,出來後都沒這樣啊.

她走到楚非跟前,還沒開口,就見他突然轉身,一臉警惕的看著她:"你,"

從嘴里拼出這個字之後,他好像才回過神一般,拍下腦門說:"蘇姑娘,你剛看到這股陰霾有何不同了嗎?"

蘇林林搖搖頭,不解的問:"有什麼不同?"

楚非猶豫片刻才應聲:"它,沒有惡意,更像是,"

說到這里,他手里突然出一把琵琶,楚非驟然化為一道陰朝外面掠去.

"發生了什麼?"雪生滿臉驚奇的看向蘇林林:"他瘋了麼?"

蘇林林輕笑一聲:"他可能是,想到什麼,"

"先祖,先祖之息!"不待她說完,只聽堂屋里突然傳出陳生驚喜不己的叫聲:"我想起來了,剛才那股陰氣是先祖的氣息!"

雪生沒好氣的朝堂屋看了眼說:"楚非都己走了,你才想起來啊."

"不,不是這位老祖."陳生激動不己的叫道:"是那位女祖!"

女祖?

蘇林林飛奔幾步跑到他跟前問:"陳瑤?"

陳生愣了下方才點點頭:"是,是,就是老祖的氣息,我記的很清楚."

"那麼,你可知道陳家村怎麼變成了這樣?"蘇林林神色凝重的問.

陳生眼神閃了閃,極力搖搖頭:"不,不知道!"

見狀,一起進來的雪生疑惑的看著蘇林林問:"陳家村,不是一夜之間被人屠戮了嗎?"

陳生連忙點頭:"是,我當年親眼所見."

蘇林林剛要開口,卻聽門外傳來陳老皮的聲音:"蘇姑娘,快看,外面陰氣又起來了!"

聞聲,蘇林林深深的看了眼呆坐在床上的陳生,轉身朝外邊走去.

一出門便見空中凝著兩團陰霧,糾纏在一起追逐不停.

見狀,她心中不由漸漸明朗:或許是自己多慮了吧?

這時,只聽雪後朝滿臉驚慌奔回來的陳老皮三人說:"不用怕,是鬼王夫妻重逢了,呵,倒是一樁喜慶事兒呢."

聽他這麼說,三人都是一臉驚訝:"真的?"

"沒想到連鬼王都能尋到鬼後,哪像我們被困在這破村子里,連個女人都見不著."楚懷西十分郁悶的說.

云三兒意味長的看他一眼:"你真的想不起自己原來的身份了?"

楚懷西白他一眼:"呵,我要真如你說的,曾是一國之君,怎麼可能困在這個鬼地方?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輕哼一聲:"首先,我就是個女人,想必你一定見著了.其次呢,你根本不是什麼國君."

"哪我是誰?我的楚王君被他占了三十年,現在還想把我困在這里?"楚懷西氣憤的叫道.

聞言,蘇林林淡淡一笑,看向一臉錯愕的了云三兒:"你都告訴他了?"

云三兒茫然搖搖頭:"沒,我就說他前身是楚君,但."

沒說他自己頂替他當三十年的楚王.

聽了云三兒的說,雪生不由噗嗤一聲笑道:"楚懷西,你這也太沉不住氣了,作戲不得全套嗎?這麼快就裝不下去了?"

聞言,楚懷西原本細白的俊面青白不堪:"是你們自找的不痛快!就別怪我心狠!"

說完,抬頭看了眼糾纏在一起,離他們越來越遠的兩團陰云,嘎嘎笑兩聲喝道:"今天,你們都得給我留下性命."

他話音未落,只見一道金光一閃而至眼前.

"是誰,竟,"話還未說出口,就見楚懷西的身子如風中落葉般,被那一陣金風卷起!

"他死了嗎?"這時,楚非突然進來,看著靠在蘇林林懷里的雪生問.

蘇林林抬頭看他一眼:"他只是受了點傷,那邪物跑了?"

聞言,楚非皺了皺眉頭說:"是啊,我剛才沒能截住它.對了,他既然沒死,生上為何沒生機?"

蘇林林一把抱起昏迷不醒的雪生,放到到里屋的床上說:"他只是內傷太重,暫時生機不斷而己."

說完,轉來看著跟她一同進來的楚非問:"那邪物,"

"就是在大陽村把我們困住的東西."楚非有些沮喪的說:"若不是他身上受了傷,縱然在陳家村,我也不是他的對手."

換而言之,他之所以沒追上去,是因為到了大陽村,他根本就不是那邪物的對手.

蘇林林輕手輕腳的給雪生蓋上棉被,才回頭看著他問:"之前也是它害了老懷嗎?"

楚非點點頭:"應該是,這點我也不很清楚.但是,大陽村的那些被害的村民,一定是出自它的手."

哦?

蘇林林輕呼一口氣問:"村頭那個深淵呢?"

聞言,楚非神色一凝,繼而搖搖頭說:"我也不知道."

說完,他突然十分懊惱的說:"我之想怎麼沒想到這個呢?"

蘇林林挑了挑眉頭問:"怎麼了?"

楚非目光一閃低下頭說:"村口那道深淵根本沒有合攏!我之前真是錯信了,"

"我一直都知道從大陽村回來的這個楚懷西是假的,但卻一直想不通,他的目的是什麼?"蘇林林接著他的話問.

楚非抬起頭看向外面:"他一定是沖我來的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皺眉:"那為何還要把你支開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