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七章 異常之變
云三兒也連聲咐合道:"是啊,他好像只記得你們離開陳家村,前往楚宮之前的事兒."

蘇林林若有所思的點點頭:"看上去的確是這樣."

她的話音剛落,就見大金刀如一道金光飛了回來.

蘇林林神色驚訝的把它收入腰袋,然後才朝楚懷西輕施一禮:"剛才是我多慮了,村頭那條鴻溝真的僅余七尺來寬了."

聞言,雪生滿眼憂慮的問:"那,大陽村的那些,中邪了的村民,會不會跑到這里來?"

聽他這麼一說,陳老皮三人頓時緊張起來:"是啊,村里如今也沒什麼攔擋的,而且,我們還住在村邊上."

怕啥!

蘇林林滿不在乎的說:"兵來將擋,水來土淹."

雖然嘴里這般說,但還是在院外設下幾重陣法.

一則辟邪,二則隱匿行蹤.

之後,幾人都十分默契的沒有出去,大家一直呆在院子里.

聽說楚懷西平安歸來之後,一直趟在床上休養的陳生,也激動不己的叫他到堂屋里,跟陳老皮,云三兒四個陳家村僅存的四個人合在一起抱頭痛哭.

當楚懷西從他們口中,得知陳二愣子身死的消息後,執意要去他埋頭看看.

實在拗不過他的陳老皮跟云三兒兩人,在征得蘇林林同意後,隨他一起出了院子.

看著一起出院的三人,雪生挑了挑眉問:"這三個人,今天倒是挺抱團兒啊."

蘇林林淡淡一笑:"隨他們去吧."

說完,又開始坐在屋簷下炮制靈藥丸.

難得這幾天清閑,結合這麼久在外可能遇到的傷病,她都一一把所用的靈藥配出來,反正現在己經能用儲物袋兒了,更重要的是還有個收藏著數量種類都很大的靈草庫.

雪生看著她和好蜜湯,倒入配好的藥粉,接著十分熟練的團成一個個小指肚兒大小的藥丸子,不由笑著說:"感謝你這比練丹容易多了."

蘇林林手里不停忙著說:"我這制藥是能真接入口的,適合沒有靈力的普通人,所以,重在炮制."

雪生挑挑眉問:"炮制?"

蘇林林難得有興致的說:"是啊,其實,這些靈草藥雖然富含靈力,但卻不能直接入藥服用的,都得經過炮制."

雪生神色了然的點點頭:"這倒是,是藥三分毒."

蘇林林點點頭:"你說的沒錯,其實很多功效非凡的靈草,一般也都有著致命的副作用,"

"所以,炮制就是把有毒的性質去掉?"雪生好奇的問.

蘇林林笑笑說:"這樣的話,很可能連靈草本來的靈性也都一並去掉了."

那怎麼辦?

"所以,我從那味回春丹方中得到靈感,將相生相合的靈草一起炮制,以其它靈草之藥性,來消去主要材的毒性,並且激發出更大的靈性."蘇林林十分得意的說.

雪生一副了然的模樣:"這不就是藥方中的君臣配伍嗎?"

蘇林林拍拍手笑道:"說起來就是這個道理,但是,我所配制的靈藥丸,不同的是,炮制的更為精細,以一種萃靈之法,將靈草升華成為最佳適用之材."

說起這萃靈之法,還是她在古府的那本書上所看到的.

一開始以為只有修士才能用,而且,她也深知靈草來之不易.

所以,一直都沒有敢試過.

自從她回想起三叔留下來的回春丹方後,才想到用這個方子.

結果,一上手竟然就成功了.

這讓蘇林林喜不自勝.

所以,為了練習這一炮制手法,她一有空便依著古藥方,配制出一味味靈藥丸出來.

"蘇姑娘真乃藥術奇才."雪生聽完她話之後,不由大贊.

蘇林林呵呵一笑:"說實話,以前李長風也曾這麼說過.其實,連我自己的也十分不解,為何對于藥理會學的這般快."

最重要的是,有很多東西一點即透,還能十分靈活的舉一返三.

特別是她懷孕之後,李長風教她的那本古靈草方術,她很快就吃透了.

而且,在短短幾個月之中,記下了近千個古靈藥方子,每日一有空就沉迷其中,細細思量.

因為那時她身子日漸苯重,而且青山村附近也沒什麼靈草.

所以,為記住這些繁雜的靈草藥性,她只能在心頭一遍遍的不斷思量.

也正是由于這樣,才會在快產子之時,根本沒想到孕婦不宜食山楂這一藥理,獨自跑出去采摘,才得以遇到王先.

若是--

蘇林林閉了閉眼:若沒有那尊神像,怕是連兒子一縷神魂也留不住了吧.

看到蘇林林拿著玉瓶出神,雪生小心的問道:"蘇姑娘,你,是不是又想到以前的事兒了?"

關于她跟李長風的恩緣,以前逃出白露村後,蘇林林曾跟雪生說起過.

所以,他才有此一問.

蘇林林神色沉重的說:"我兒,現在也不知怎麼樣了?"

雪生目光一閃,暗自沉思:蘇姑娘怕是不單單思子吧?

他記得每回一提到草藥,她都會不自覺的出神,而且,她也坦白這一手的醫術,仍是原來的夫婿--同時,也是殺子害命的仇人李長風所授.

難不成蘇姑娘心里--

雪生暗歎了口氣,突然間有些失落.

"雪生,你真的不想找回九歲之前的記憶嗎?"這時,只聽蘇林林手里捏著一枚藥丸,看著他好奇的問.

雪生搖搖頭:"不想,大長老說我以前那段記憶太可怕了,還是不要想起來的為好."

聞言,蘇林林收起藥丸子笑笑說:"那倒也是,你天生的陰陽眼,算是難得的修靈苗子.可能幼時見過不少厲鬼,才嚇的失憶了吧?"

"你說的沒錯,大長老也是這麼說的."雪生笑著點點:"不過,多虧遇到了你,我不但平白得一身妖力,而且還不怕鬼了."

蘇林林笑著調侃道:"你說楚非嗎?他前身仍是王室貴族,儀態非凡,縱然做了鬼王也是一副君子之像.你要是再害怕的話,那就別回修靈門了."

"那也是你幫他變成個和氣鬼了啊."雪生笑眼看著她說.

蘇林林搖搖頭:"不,那是他本來的修養所致.就像是你,當初為獸體清醒之時,言談間也有一份從容貴氣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