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六章 突然歸來
不過,她跟雪生的目的是離開這個世界,至于靈云島以後的命運,還真不是她所關心的事兒.

所以,心里頭這個念頭只是一閃而過,她並沒有深思.

隨著楚非收伏了那個本體為鏡的陰魅之後,一直有些晦澀不明陳家村,頓時清朗起來.

那股子讓人欣然的生機也更加勃發.

這可真是塊風水寶地啊.

怪不得當年陳瑤會帶著一眾侍從在些安家.

"我還從沒想過,村里還有會有這等大陽曬呢."陳老皮跟云三兒出去割艾草時,眯著眼朝天空明亮的太陽看了眼,十分激動的說.

云三兒拿著把鐮刀笑道:"你是不是又不舍得離開了?"

陳老皮輕歎一口氣:"但凡有個人能留下來作伴,我都不會離開了."

"想想大陽村那些人的下場吧."云三兒笑著警告他:"若沒有蘇姑娘他們在,咱們哪,怕是也難保住小命."

說著,有些害怕的看了眼村頭的塌陷之處.

陳老皮順著他的目光看過去,眼里卻泛起點點欣喜:"大陽變成這樣,也算是應得的報應."

"怎麼?你還真相信那個人的話?"云三兒隨手割了把艾草,回頭看著他問.

陳老皮直起身子盯著他說:"你真以為那事是假的?"

云三兒輕笑一聲:"真假也跟我們沒有關系,大陽村並不是你我能惹的起的."

是啊,連鬼王楚非都去了大半修為,才勉強帶人逃出來,他們身為一點能力,能敢肖想與之作對?

只是,想到大陽村的村民,都變得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,他心里還是十分暢快的.

"你們兩個倒是好興致,割這麼多艾蒿干啥?"這時,一個極為熟悉的聲音,自他們身後響起.

云三兒兩人驚然回頭,看著朝他們走過來的人驚喜的問:"陳老黑?你回來了?"

對面那個身著一身皺皺巴巴的絲綢華服,白淨秀氣的臉上滿是笑意:"是啊,我剛從大陽村回來,你們也知道了?"

知道什麼?

云三兒看著他問.

只見他上前一步,滿眼熱切的說:"大陽村完了!"

完了?

陳老皮有些警惕的看著他問:"你這是什麼意思?"

"村里人死的死,中邪的中邪,大陽村啊."楚懷西得意的說:"如今可是一座鬼村."

鬼村?

聽到這個詞,陳老皮跟云三兒嚇的一顫:"你是怎麼跑出來的?聽蘇姑娘說你被困在邪陣里了."

聞言,楚懷西不由一怔,良久才若有所思的問:"蘇姑娘還在村里嗎?"

"是啊,對于沒想帶你回來,看得出蘇姑娘心里還是十分愧疚的,你可千萬別怪她啊."云三兒上前拍拍他的肩說.

楚懷西輕笑一聲:"那當然,不管怎麼說她之前也曾救過咱們的命.我也不是那種是非不分的小人,"

聽他這麼說,兩人不由會心一笑:"這樣最好."

"你們割這玩意兒,也是蘇姑娘吩咐的吧?"楚懷西見他們手下不停的割了一大捆的艾草,邊上前幫忙收拾邊問.

陳老皮笑著應道:"恩,是給陳生用的."

"陳生?他怎麼了?"楚懷西好奇的問道.

云三兒背起捆好的艾草說:"他啊,可憐的很吶,腿被截斷了."

啊?

楚懷西不由一愣:"他的腿--"

"聽說是被蘇姑娘手里那把金刀砍斷的."陳老皮看著他說:"據說,他在邪陣里中了邪毒,腿上的血肉都化成膿水了."

怪不得呢.

楚懷西撫了撫心口.

三人邊手邊說聊著,很快便回到了陳生家.

他們一進門,正在院子里翻晌靈草的蘇林林就發現的楚懷西,不由一愣:"你,還活著?"

一邊的雪生也十分驚喜的看著他問:"行啊,不愧是當君王的人,這命還挺硬的啊,你怎麼回來的?"

"是啊,你快說說怎麼逃離邪陣的?"蘇林林也直起身子,漫臉好奇的看著他問.

卻見楚懷西滿眼迷惑的問:"什麼君王啊?"

聞言,蘇林林有些警惕的後退一步問:"敢問尊姓大名?又是怎麼從大陽村回來的?"

"陳老黑呀,蘇姑娘你不記得了嗎?"楚懷西看著她說:"我是從大陽村回來的,不過,並沒有被困住啊."

這倒是奇怪了.

雪生上前一步愀住他的領子問:"沒有被困住,你這幾天都到哪去了?還有,你是怎麼過的村頭那深淵?"

"你說那條大溝啊?當然是跳過來的嘍."楚懷西神色恍惚的模了模鼻子說:其實,我也很奇怪,今天我突然發現自己躺在大陽村的大街上,而且,"

說到這里,他壓低了聲兒:"大陽村的人都中邪了!"

"哦?"雪生若有所思的看向他:"那你有沒有注意,村子正中的那顆老槐樹怎麼樣了?"

老槐樹?

楚懷西顯然沒想到他會問起這個,不由愣住:"沒注意啊."

聞言,雪生不由失望的歎了口氣.

倒是蘇林林眼神一暗,接著問道:"那條深溝有幾十丈寬,你怎麼能跳過來?"

"哪里有那麼寬!"楚懷西梗著脖子叫道:"頂多不七尺來寬,一般人都能跳過去啊!"

七尺?

蘇林林不由一怔:"真的?"

"當然了,不信你們去看看啊."楚懷西一臉的篤定的說.

聞言,雪生滿臉驚奇的說:"我出去瞅瞅."

只他這麼一說,云三兒也有些意動,他們正要跨出大門,卻聽蘇林林在身後叫道:"別去!"

接著,就見一道金光而院中閃過.

雪生回頭看著她問:"你,讓大金刀去探看了?"

蘇林林點點頭:"正是,你們回來吧,萬一哪里有什麼異變的話,後果不堪設想."

"蘇姑娘還是信不過我的話吧?"這時,只聽楚懷西冷笑一聲說:"必竟之前我曾對你們有所微詞."

說到這里他加重聲音道:"不過,當時我說的也沒錯,若不是你們兩個進村,擾亂了村里的氣機,陳老三他們也不會死了."

呃?

這個楚懷西看著有點不對勁啊!

這時,只聽陳老皮心驚叫一聲說:"蘇姑娘,他好像又忘記自己到底是誰了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