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五章 並非偶然
聞言,云三兒笑著搖搖頭:"我也不怕你們笑話,說是云氏的子孫,你聽我這名兒起的多潦草就該明白我這個云家分支有多潦倒了."

說到這里,他苦笑了聲接著道:"說的好聽是云家的公子,不好聽吶,就是掛個云氏的姓的窮人罷了."

哦,怪不得他會這麼勤快,接地氣兒.

"老皮,聽說你以前可是一曲值千金,不如露一手讓我們飽飽耳福?"云三兒笑眼看向陳老皮.

卻聽他神色茫然的說:"三十年未摸過琵琶,我連弦都不會調了."

琵琶啊!

楚非神色不由一暗:當年,瑤瑤就是一手琵琶彈的極好,有回他聽得入神,甚至連功課都忘記了.

他們兩人之間的情愫也由此而生.

想到這里,他手里突然幻化出一把琵琶,盯著手上那把了昔日瑤瑤最愛的那把琵琶,他的神然漸漸開始迷離起來,

"楚非,你還要進陰靈玉中修練了麼?"這時,蘇林林一句話把他拉回現實.

聞言,他色一凝,手里的那把由陰氣凝成的琵琶也隨之而消散.

陰靈玉?

楚非愣了會方才點點頭,在准備化身為陰氣進入陰靈玉中之時,身形頓了下,仿佛有絲不情願的意味.

這一動作自然被一直盯著他的蘇林林看個正著.

不過,她並沒有聲張,而是在楚非進入陰靈玉之後,握著玉板的手緊了緊.

希望,他能夠好好修練,以期幫她離開這個世界吧.

放下靈玉後,轉頭見陳老皮一臉震驚的看著她說:"蘇姑娘,我剛才看到一把琵琶!"

蘇林林眉頭一挑:"哦?在哪兒?"

"鬼王手里."他又言欲止.

蘇林林也看到那把由陰氣凝成的琵琶了,只是感覺鬼王身上陰氣不定,隱有爆發之勢.

為防他像以往爆起傷人,所以,蘇林林才好言歸勸他到陰靈玉里修練.

既是為防他再起暴戾之舉,又是因為要證實她心里的想法.

之前,楚非一直是說因為她的好言相勸,他身上的暴戾之氣才會平息,心境得以平靜.

但是,她卻認為,就像是陰靈玉能讓他在至陽之時,光明正大的在外修練一樣.

他之所以除去暴戾之色,性子回歸本真,也由于在陰靈玉中修練所至.

只是,他今日性子又突生變故?

難道,跟他手里突然出現的琵琶有關?

想到這里,蘇林林神色凝重的看向,正滿臉糾結的看向她的陳老皮:"你認的那把琵琶?"

陳老皮點點:"那是紅霜,以前是我們楚館中最紅的相公--姚離所用."

說到這里,他不由低下頭接著說:"世人都道我音律過人,其實,一由抵萬金.其實,我最擅長的是撫琴."

哦?

蘇林林好奇的問:"那,這把琵琶怎麼會出現在楚非手上?"

"很可能是當年自宮中傳出來的."陳老皮仍然低著頭說:"當年的昭明太子--也就是現在的鬼王,必竟早在二百年前就離世了."

這樣倒也說的通.

"那,這把琵琶有什麼特別之處嗎?"蘇林林看著他認真的問.

陳老皮突然抬起頭看著她說:"三十年前,姚離曾跟我說過,紅霜成精了."

啊?

成精了?

琵琶精啊.

見蘇林林一副難以置信的模樣,他咬了咬唇接著說:"之後,沒幾天姚離就離奇自殺身亡了."

而後,他就莫名其妙的進了楚王宮.

"真的,蘇姑娘,我到現在都不知道,三十年前我一個楚館的樂師,怎麼會在楚宮中."陳老皮有些激動的說.

聽了他的話,蘇林林滿臉疑惑的問:"那你還記得怎麼來到陳家村兒的嗎?"

"難道,你們這些人被困在陳家村,不單單是定靈山搞的鬼?"一直在一邊聽著的雪生也不由好奇的問道.

被他們的話所吸引的云三兒輕笑一聲:"定靈山應該沒這麼大的本事,再說了,把一個村子幾百口人滅掉,這種有違天道的事兒,怕是修士也不敢去輕易種這個因果."

"所以啊,我感覺這陳家村,跟大陽村,一定隱藏著什麼驚天大秘密."云三兒一臉神密的說.

這倒還真有可能.

其實,從楚宮再次進入陳家村,蘇林林就知道這個地方不簡單.

但是,它究竟隱藏著什麼秘密,她卻不得而知.

"大家說,村頭那深淵下面到底是什麼?"這時,云三兒好奇的看著其他幾個問.

雪生輕笑一聲調侃道:"要不,你跳下去瞧瞧?"

云三兒嘿嘿一笑:"我好容易保住條小命兒,可不去浪費嘍,對了,現在大陽村怎麼樣了?"

之前,蘇林林幾人只說在大陽村被邪陣迷住,並沒有說大陽村的那極為詭異的情形.

這回聽云三兒問起來,蘇林林不假思索的照實說了.

聽完之後,云三兒十分驚訝的說:"竟然有這等可怕玄呼的事兒!"

蘇林林把手里做成的藥丸裝到玉瓶里說:"是啊,所以,我們才不敢多留,趕緊的離開了大陽村."

"盡管這樣,還差點困在邪陣里出不來了."雪生心有余悸的接著說:"一想到大陽村,我心里都發憷.,"

蘇林林邊把裝好的靈藥收起,邊說:"是啊,不過我們遲早還得去一趟."

"你說,老槐真的知道回去的路?"雪生十分迷茫的問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如今,我們也只有這一條線索可用了."

聽著他們的話,陳老皮突然開口問:"兩位,真的不是這個世界的人?"

蘇林林十分坦誠的應道:"是啊,我們本是另一個世界的人."

雪生抬眼看著他:"你問這個干嘛?"

陳老皮低下頭說:"我只是好奇罷了,你們的世界有什麼不同?"

蘇林林沉思了片刻說:"跟靈云島倒是沒什麼不同,不過,跟外面--"

提到外面,她心里不由一動:之前,她跟雪生不正是從外面來到陳家村的?

而陳家村又有一條簡單的陣法通向楚王宮.

這時,她突然想起楚非曾說過的話:靈云島在一千年前妖魔大戰時,被一位金丹大能以陣法封住.

但是,自從三年前大陣因年久失修從而日漸薄弱,每隔三十年需進行一次修複.

而今,

想到這里,她不由看向大陽村方向:也許,那道鴻溝,並非偶然出現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