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四章 背後搗鬼
蘇林林好奇的問.

楚非點點頭:"我從來到陳家村,就發現這村有只陰魅,只是見它沒有出來作歹."

"而且,我還急著找到老懷,所以就沒再意."楚非輕歎了聲說:"誰知,這東西竟然趁我離開之時,又回來取了陳二愣子的性命."

啊?

原來陳二愣子是被陰魅所殺.

見蘇林林一臉疑惑的模樣,他接著說:"氣血皆損,一聽我就知道是那只陰魅干的."

所以--

楚非輕輕一招手,只見一柄把掌大小的銅鏡突然出現在手里:"喏,這就是陰魅."

竟然是面鏡子.

蘇林林等人好奇的湊過去,卻見楚非握住手掌,將那面大家都沒有真切的銅鏡收入手心.

"這面離魅仍是由陳家村的陰氣附在這枚銅鏡上,天長日久滋養所生."楚非緊纂住那枚銅鏡說:"因為本體是面鏡子,所以,只要跟它打過照面之人,都會被他複制成為陰靈."

聽他這麼說,大家不由十分警惕的往後退幾步.

"那它現在還,"雪生剛一開口,便被楚非打斷:"如今,它被我所封,但是你們還是不要靠近為妙."

說完,便疑惑的盯著他:"你確定真的沒有在陳家村現出過妖體?"

"當然!"

"我想起來了!"

雪生跟蘇林林幾乎同時叫出聲.

楚非不由眯起眼看向蘇林林:"你想到了什麼?"

"雪生當初在帶我過村頭那道深淵時,曾經化為獸體過."蘇林林不假思索的應道.

聞言,雪生神色一怔:"對,只有那麼一回."

深淵?

楚非聽到這個詞,神色驟然凝重起來.

見狀,蘇林林不由開口問道:"怎麼,有什麼問題嗎?"

良久,才聽他說:"看來,事情遠沒我想的那麼簡單."

他說話時,一股清風吹過,輕輕帶起他的袍角.

看著他猶自凝力不動的身子,蘇林林驚訝的問:"你竟然恢複了修為?"

"恩,我本來就沒折損多少修為,只是身上陰氣失了些,不過在陰靈玉里修練這麼久也己經恢複了."楚非隨口應道.

說完,怕蘇林林沒聽明白,接著解釋道:"我之前不過是故意了示弱于陰魅,就是為引它出來,一舉擒拿."

"可惜,它竟不是大陽村的幕後黑手."楚非輕笑一聲說:"不過,倒于那邪物有一定的淵源."

聞言,蘇林林好奇的問:"你說,陳家村的這個陰魅,跟大陽村設邪陣困住我們的邪物,是一伙的?"

楚非點點頭說:"若是雪生真的是在深淵前被複制本體的話,十有八九是這樣."

"那,你好好審下那個陰魅,到底是誰在背後搗鬼?"雪生忍不住插嘴道:"反正那個鏡子留著也沒用,問出來還能有個防備."

楚非白他一眼說:"如今我手上的這個銅鏡上,幾乎沒什麼陰氣了,要想審出什麼來,根本不可能."

啊?

那怎麼辦?

"車到山前必有路,現在陳家村明清就行了."蘇林林笑著打圓場說:"至于大陽村,我們目前也不去,以為再從長記憶."

說完,她一臉疑惑的看向楚非:"我剛才聽到楚懷西的聲音,莫非--"

"不是,這陰魅一直以妖體出來作亂,至于楚懷西的叫聲,我也聽到了."他神色凝重的說:"而且,跟過去老遠,卻什麼都沒追查到."

他深吸了口氣說:"所以,我也不知道他到底怎麼樣了."

聽他這麼說,大家心不由凝重起來.

蘇林林試著問道:"會不會是大陽村那個邪物,也追過來了?"

聞言,楚非不由目色一深,接著又搖搖頭道:"不可能,陳家村的氣機極盛,雖是滋養陰氣的絕佳之地,但是,對于那種邪卻有克制之效."

換而言之,大陽村的邪物根本不敢來.

只他這麼說,大家都松了口氣,看著外面的太陽都更回燦爛了.

說到太陽--

蘇林林看著身形如了松的楚非不由驚問:"你,現在都能立于大陽光下了?"

楚非看著她點點頭:"這還要感謝你的陰靈玉滋養."

聞言,蘇林林拿起腰間的玉板認真打量一眼問:"這東西還有這等奇效?"

"哈哈,至少對鬼王以上的陰魂有用."楚非笑著說.

說完,朝她深施一禮以表謝意.

"既然陳家村暫時沒事,我就放心了."深吸一口說.

雪生見他懷里還抱著一摞碗,不由催道:"那你趕緊去把鍋碗洗了吧."

云三兒連聲應合著,小跑著往小灶房去了.

"這家伙倒是挺勤快的嘛."雪後看著他的背影說:"當三十年的君王,一朝被拆穿還能這麼快適應.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也不由應合:"的確難得."

嘴上雖然這麼說,但是心里還是有些詫異.

不過,有這麼個勤快人收拾著,大家都覺得很不錯.

雪生一門心思幫她給陳生做木腿兒,蘇林林有空則炮制靈草,在給陳生抓好幾服藥後,順帶著配出幾味常用的靈藥丸.

虧得王老道兒儲物袋里什麼東西都有,她才能輕松配制藥丸.

陳老皮幫云三兒收拾完家務之後,就湊到她跟前來幫著搗藥,磨粉.

"你們這些陳家村兒的人,倒是都挺勤快的."雪生抬頭看著他說.

陳老皮咧了咧嘴說:"哎,大家都得自己謀吃食,啥活兒都得干的."

說著,看了眼正在院子里忙活的云三兒說:"四哥以前可算是算村兒里最懶的了,沒想到這一恢複了神智,倒是勤快不少.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抬頭看向云三兒問隨口道:"對了,你以前是干什麼的?"

"啊?我不都說了嗎?"云三兒愣了下應道.

蘇林林拍拍手上的藥粉兒問:"我問的是被定云山的修士抓來之前,你是干什麼的?"

云三兒把手里的掃除立在牆邊:"云家的分支的紈绔子弟唄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拍了拍腦門:"瞧我,竟然把這茬給忘了."

云三兒有些不解的問:"你問這個干嘛?"

"還不是看你現在這麼勤快,又有一手好廚藝,心里好奇唄."雪生笑著調侃道:"看著還真不像是大家的公子哥兒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