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二章 各人往事
蘇林林一把拉起他說:"以後不要總動不動就跪的."

"對了,陳老皮我記得你前天也吃了那個醒神丸,想起來三十年前自己是干啥的了嗎?"這時,只聽雪生好奇的問道.

聞言,陳老皮頓時低下下,臉上紅通通的.

云三兒推了推他,也跟著起哄:"是啊,我也很好奇呢,快說來聽聽."

蘇林林也是一臉好奇的看著他.

見實在躲不過去,陳老皮才開口嚅嚅的說:"是,我以前是在楚館里做樂師."

"楚館是什麼地方?"蘇林林好奇的問道.

雪生也是一臉懵懂的模樣.

見他們這般反應,陳老皮不由松了口氣,卻聽云三兒在一邊壞笑著說:"楚館吶,是跟青樓相對的風月佳地中啊."

聽他這麼一說,陳老皮的頭垂的更低.

這下大家可都明白過來,他不好意思說的原因了.

雪生十分心驚詫的說:"世間還真有這等,不堪,呃奇怪的地方啊?"

"咱們西楚吧,達官貴族間,男風還是比較盛行的."云三兒一副了然于胸的模樣.

蘇林林瞟他一眼問:"還沒說你的真實身份是什麼呢?"

云三兒嘿嘿一笑:"看來,你們真的不是咱們靈云島的人,不然,一聽我這姓氏就該名明白,我仍西楚最為顯赫的貴族--云家之後."

哦?

那豈不是鬼王的外家?

聞言,云三兒不由摸了摸頭:"我當年在族里不學無術,對于先祖之事並不清楚."

"你是旁枝吧."雪生一釘見血的說:"所以,根本沒必要知道族中祖先的顯赫曆史."

被他說中的云三兒嘿嘿一笑:"你說的不錯,我家在族中只能算是旁枝中的末枝."

這人倒是坦蕩,對于身世也毫不避諱.

"對了,老皮,你原本叫什麼名子?"云三兒轉眼看著陳老皮問道.

陳老皮張了張口說:"皮令先."

聞言,云三兒不由驚叫出聲:"你就是那云胡樓中,千金難求一曲的皮官人?"

這句話算是徹底扒開了陳老皮的底,他滿臉尷尬的點點:"過獎."

聽了云三兒的話,雪生好奇的打量幾眼形容有些萎縮的陳老皮.

發現他生得五官秀致,雖然看著年過五旬開外,但細細打量之下,眉目間還有股說不清的風流之態.

這廂,蘇林林也不由暗道:怪不得他會被陳老三掂記上,原來,是這等出身.

看來,相貌清秀文弱的楚懷西,當年也沒少吃虧吧.

所以,他才時刻都想著離開這個地方.

只是,如今他被遺失在那邪陣之中,怕是凶多吉少.

相到這里,她心里不由又升起一股重重的愧疚之感.

當初,若是她們回頭去找--

可是,那時候明明看著前面領路的楚非身形己不在凝實,而且,也怕雪生回頭折在其中.

"蘇姑娘,對了,楚懷西怎麼沒有跟你們一起回來?"這時,云三兒才突然想起來少了個人.

不待蘇林林開口,只聽雪生十分沉重的說:"我們回來之時誤入邪陣之中,還是鬼王楚非拼力帶大家出來的.只可惜楚懷西沒能成功走出來."

聞言,陳老皮十分驚訝的問:"他是死在大陽村了嗎?"

蘇林林搖搖頭:"目前只能說生死未卜."

雪生歎了口氣說:"怕是凶多吉少."

聞言,陳老皮閉了閉眼說:"前天,不如叫住他留在村里了."

云三兒則是一臉慶幸的說:"虧得我沒跟著,不然很可能也回不來了."

雪生十分贊同的說:"還真是這樣,我跟蘇林林都有功夫在身,陳生有鬼王護著,你要是也跟去的話,怕是真的回不來了."

跟大家說話的機會,蘇林林己經把艾葉清洗乾淨晌著.

云三兒好奇的問:"蘇姑娘,你要這些艾葉做什麼?"

"等下做成明淨香,用來去邪氣."蘇林林隨口應道.

說著,看向丹爐中熬的靈藥對雪生說:"這藥熬好了,你慮出來一會晾涼後給陳生灌下去."

雪生苦著臉應了聲,便跑去忙活了.

云三兒看了眼天色說:"快到晌午了,不如我跟陳老皮去灶房做點吃的吧?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也才感覺到肚子饑餓的很,于是從儲物袋兒里拿出一塊靈鹿肉,半袋子白面給他們:"你們看著隨便做點吃的."

云三兒兩人歡喜的拿著肉面去了灶房,蘇林林則繼續拿起未雕刻完的紫陽木打量起來.

"要不,我來幫你雕刻吧."這時,雪生拿著個空碗從屋里出來.

蘇林林丟他說:"你想法做個好站立的腳吧."

雪生點點頭說:"放心吧,我雖然不擅長做木匠活,不過,肯定比你做的好."

"那就好.我去灶房看看有能吃的東西沒."蘇林林快步朝灶房而去.

她一進屋就見云三兒正在揉面,陳老皮則在灶下燒火煮粥,兩人配合的十分默契.

"蘇姑娘,灶房煙大灰多,您還是先出去坐會歇歇吧."云三兒笑著給她舀出一碗燒開的熱水:"你先喝點水潤潤口."

蘇林林接過來吹了吹說:"好,我看你們這配合的也挺好,就出去等著吃了."

說著,端著碗就出去了.

她才踏出灶房,就聽到堂屋里傳出一聲驚叫:"啊!我的腿呢?"

聞言,蘇林林快步來到堂屋,只見陳生雙手捶床痛哭不止.

蘇林林放下手里的熱水,靜靜的看著他不語.

當初身陷邪陣之時,楚非反複叮囑他們不要回頭,可是陳生最終還沒能守于靈如清明回了頭.

他這一回頭的代價就是一雙腿.

若不是鬼王出手拼盡全力相救,可能就是一條命了.

相比下落不明的楚懷西,他也算是幸運了的.

"你別嚎了,你的腿腳沒了,但是命還在呢."雪生拎著木腿進來:"楚懷西如今還迷失在邪陣里,生死不明呢!"

聞言,陳生才算漸漸止住哭泣叫道:"連腳都沒有了,我活著還有什麼用?"

"你活著啊,作用可大著呢!不然鬼王也不會耗盡修為也要救下你了."雪生磕了磕手里的木棍說:"他還指著你能延續西楚王室血脈呢."

見他這麼說,陳生才驚然問道:"我王,楚王呢?"

雪生輕歎一聲:"迷失在邪陣里了,十有八九再也出不來了!"

"真的,哪先祖呢?"他朝四周打量一圈,都沒看到鬼王,十分擔心的問道.

"他還休養,你不用擔心."蘇林林看著他說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