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一章 舊事原由
蘇林林微笑著點點頭:"恩,夠用,你們正好趁著手兒,把葉子都摘下來吧."

云三兒兩人應了聲,隨便找個筐子,十分麻利的摘起艾葉兒來.

"蘇姑娘,我忙完了."這時,雪生拿著個熱毛巾出來,一看到云三兒兩人,不由吃驚的問:"你們這麼快就割回來兩大捆艾草?"

云三兒十分得意的點點頭:"當然了,我們哥兒倆對這村里地界兒熟,知道哪長的多,直接過去不就割回來了?"

雪生隨口贊了句,看著蘇林林手里的木棍兒問:"這樣子能當腿腳用嗎?"

蘇林林瞪他一眼問:"你小時候沒見過踩高蹺的?那可比我這細多了."

雪生撓撓頭說:"我還真沒風過,說起小時候,我什麼都不記得了."

哦?

蘇林林挑了挑眉:"要不要也給你來一顆醒神丸?"

雪生笑著擺擺手:"這倒不用,我自從九歲那年開陰陽眼被厲鬼嚇到一回後,之前的事兒都記不起來了."

聞言,云三兒左右看了眼,見楚非不在附近,還是壓低聲小心的問:"那你怎麼不怕鬼王?"

"是啊,一開始楚非可是暴戾無常,陰氣極重的,也沒見你多害怕啊."蘇林林抬眼看著他問.

雪生自己也疑惑不己:"說的也是啊,我現在好像不怕鬼了."

噗嗤!

蘇林林不由笑出聲:"要不,等楚非休養好出來,你挑釁他試試?"

"那我才真是活膩了,沒事去鬼王的茬,不嫌命嗎?"雪生笑著自我調侃道.

難得有雪生跟云三兒兩人話多,時不時說幾句俏皮話兒,才逗的一直苦著臉的陳老皮心情開朗些.

不過,蘇林林還是敏銳的查覺到他有些不對.

于是,在他端來摘好的艾葉時,順口問道:"你是不是有什麼心事?"

聞言,陳老皮猶豫半天才伸出手:"蘇姑娘,你看,我手上--"

蘇林林緊盯著他手心那塊殷紅的血斑,臉色極難看的問:"這是血蝴蝶,你可是作過什麼,"

"我,什麼也沒做過!"陳老皮普通一聲跪下:"二愣子死時,手心里就有這塊血斑,蘇姑娘求你救救我吧."

蘇林林吸一口氣說:"這血蝴蝶斑一般都生在後背上,極少有長在手心里的."

除非,

不可能啊,陳老皮被困在這陳家村幾十年沒出去.

"你手上這血斑是什麼時候開始長出來的?"蘇林林神色凝重的看向他.

陳生顫的聲兒說:"就,就這兩天."

聞聲跑過來的云三兒也立刻張開手心.

認真看了幾眼才暗自松了口氣.

心里暗道:幸虧他昨夜沒去動陳二愣子的尸體.

當時,看著陳二愣子渾身上下沒一塊好皮肉,而且,整個身子好像被什麼抽光了血一般,十分可怕.

所以,當陳老皮喊他幫忙埋人時,他僅過去幫忙挖了個墳坑,人則是陳老皮一個給扛過來的.

"蘇姑娘,你說,他是不是被陳二愣子給傳染了啊?"云三兒心懷僥幸的問道.

蘇林林搖搖頭應道:"血蝴蝶斑並不會傳染,生在背上的話,可以用雄黃草加石灰膏塗抹三日即可結痂."

說到這里,她不由頓了下:"但,若是生在手心里,那就意味著,是有厲鬼來討血債."

啊?

此言一出,陳老皮不由心驚的癱倒在地:"蘇姑娘救我!我真的沒有做過什麼啊."

蘇林林神色輕淡的說:"我是救不了你,不過--"

說到這里,她緊盯著陳老皮問:"你要是坦白的話,倒也不是沒有法子躲過一劫."

聞言,陳老皮突然掩面而泣:"我,真的不是故意的."

接著,他說出當初村里陳老三幾人的死,都是因為他跟陳二愣子而起.

"當時,陳老三對我垂涎己久,另外那兩個人也幫他想要動我跟二愣子."陳老皮臉憋的通紅,良久才吐出一句話:"為了不被他們--我們倆早就想辦法,准備收拾他們一回."

所以,在蘇林林他們進村那天,他跟陳二愣子哄騙陳老三幾人,服下一種生長在墳地里的藥草.

"那是我們意外發現的,可以讓人麻痹一時的草藥."陳老皮從懷里拿出一支干枯的草藥遞給蘇林林.

麻黃草?

蘇林林一見這干草,立刻激動的接過去:"怪不得當初那三人,心脈完全阻塞住了,一點都不通."

當時,她還以為是他們年輕大了,血脈較弱,而且中毒太久所致.

沒想到卻是因食用麻黃草之故.

至于之前她判斷他們中毒,不過是中了這村子原本因氣場封閉,從而經久不散的尸毒.

但也正是這些尸毒,讓他們在僅留一口氣的情況下,在陳家村又活了三十年.

可以說,陳家村若無外人來擾的話,絕對是個極佳的活尸培養寶地.

當然,這只是她的推測而己.

"誰會專門收集這麼些個活尸,都弄到這兒來啊."雪生聽了她的話,十分驚訝的問.

蘇林林歎了口氣:"那只有等老懷恢複生機再說了."

"你們真的尋到老懷了?"陳老皮激動的問.

雪生十分失望的點點頭:"是啊,就是陳老皮說的那顆大槐樹,只可惜沒打聽到我們想問的東西,他就不行了."

"你說的什麼話?"蘇林林瞪他一眼:"老懷不過是重了重創,需要修養一陣子而己."

雪生深吸一口氣:"如今連鬼王都不是那玩意的對手,我怕我們以後連大陽村都難進."

云三兒好奇的看著他們問:"你們在大陽村,"

"遇到些麻煩,不過,我相信很快就會好的."蘇林林不想說太多,隨口應道.

陳老皮根本無心聽他們談論這個,他見蘇林林一直不提如何如何幫他治好手心的血蝴蝶斑,不由著急的問:"蘇姑娘,我手上的,"

"沒事兒,你是因為間直害死了陳老三,而且還吃了他的肉,所以才會被他的怨靈記恨."蘇林林說到這里,輕笑一聲說:"但他就算再怎麼不甘心,也不敢動鬼王跟前的人."

聽她這麼說,大家才恍然大悟:只要楚非出面,十分輕松就能幫陳老皮驅除手心的血蝴蝶.

"多謝蘇姑娘提點!"陳老皮感激不己的跪下不住的扣頭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