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八十章 巧施醫術
"我去吧."不等陳老皮兩人手身,就見楚非有些飄忽的身子立起來說.

誰知,蘇林林十分認真的搖搖頭:"不行,你身為鬼體,又是鬼王之尊,若是沾了艾葉的話,"

"我不怕,那玩意還傷不到我."楚非打斷她的話往外飛去.

"但是,你碰過的艾葉就不能用了啊!"蘇林林不由提高聲音沖他叫道:"回來吧,好好照看著陳生就行."

聞言,楚非才一臉沮喪的奔回來.

看看陳老皮兩人快步離開大門,楚非滿臉失意的說:"我真是沒用."

"若是不你燃燒修為帶我們出來的話,大家可能都活不成了."蘇林林抬頭看著他說:"別擔心,我一定盡力救回他的."

對于楚非的心事,蘇林林十分清楚:他希望身為自己直系後人,楚王室正統血脈的陳生,能夠入主西王宮.

但是,陳生如卻生死未明.

縱然能保住性命,也是個站不起來的廢人.

自古西楚王室為王者不得為殘.

就這一條他就無法推陳生上位,若是楚懷西還在,他還能從長記憶.

可以讓他代理楚王之位,然後為待陳生得子之後再慢慢培養成人.

而今,楚懷西也出事了,西楚國卻不可無君.

見他滿面愁容的模樣,蘇林林不由開口:"你不用愁,剛才云三兒的話也不無道理,你可以考慮下,讓他繼續扮楚王."

"是啊,反正楚國大事都是那十二位重臣處理,楚王不過是個空殼子"雪生接著說道.

楚非抬頭盯著他不悅的說:"楚王不能只是空殼子."

聞言,雪生輕哼一聲:"眼下縱然陳生的腿好好的,你能保證他就會當好一國之主?"

"我會,從旁輔佐."楚非神色堅定的說.

他剛說完,卻聽正在查探陳生傷勢的蘇林林驚叫一聲:"他的腿不能留下了!"

楚非立刻轉身,驚見陳生那兩條露在外面的小腿竟然只剩下干巴巴的皮抱著骨頭.

蘇林林毫不避諱的把陳生的褲腿全部撩起來,只見從大腿中部以下,血肉全部化為腫水積在皮下.

"他的腿必需馬上截斷."蘇林林神色鄭重的對楚非說:"不然,性命難保."

楚非滿臉痛惜的點點頭:"你說的沒錯,他腿還在繼續惡化,蘇姑娘拜托了."

得了他的同意之後,蘇林林立刻吩咐雪生燒一大鍋開水,她又從王老道的儲物袋里翻出一壇烈酒.

然後,又親自找出一床乾淨的被褥鋪好,叫出大金刀一刀下去將陳生兩條病腿砍斷.

在血彪出的瞬間,蘇林林飛快的撒上止血靈藥,然後用准備好的烈酒噴上去,再以綿布條層層包紮上去.

楚非驚訝的看著她一氣呵成的動作,只在眨眼間,陳生的腿便被止住血了.

"你把這里清理下吧."熟練的給陳生包好斷腿之後,蘇林林這才舒了口氣對楚非說.

話音剛落,楚非輕輕一抬手,帶著一股陰風把那根斷腿卷了出去.

雪生聽到動靜進來看時,只見陳生己經躺在另一張乾淨的床上了.

蘇林林一看到他,不由出聲問道:"水燒開了嗎?"

"呃,還沒有."雪生摸了摸鼻子,看著躺在床鋪上的陳生問:"他的腿切了?"

蘇林林點點頭說:"恩,己經斷了."

聞言,雪生認真看了眼她的手:"怎麼沒一點動靜呢?"

"他本來就昏迷著,能有什麼動靜,你趕緊去看著燒水吧."蘇林林朝他擺擺手說.

待雪生出去後,只見身形飄忽的楚非從外進來,看著依然昏迷的陳生擔心的問:"他沒事兒吧?"

蘇林林看了眼門外正熬著靈藥說:"性命應該保的住,只怕是醒來無法接受斷腿的事實."

聞言,楚非苦笑一聲,正待坐下,卻驚然發現自己身子一挨到椅子便散了.

"你還是去休息會兒吧,陳生由我看著就行."蘇林林看了眼外面明亮的天色說.

楚非身為鬼類,本來在白天陽氣升騰之時,對其傷害很大,如今他又折損大半修為.

所以,看上去實在快要撐不住了.

聞言,楚非看向她腰間掛著的通靈玉板,不待他出聲,蘇林林便十分體貼的拿起來:"你不如進這里面休養些時?"

楚非朝她深施一禮:"多謝蘇姑娘好意."

說完,化為一縷陰風鑽入那塊通靈玉板之中.

當雪生端著一大盆滾燙的熱水進來時,只見蘇林林正拿著一根木棍慢慢雕刻著.

"你准備給陳生做條拐棍嗎?"雪生放下手里的熱水,好奇的看著她問.

蘇林林輕笑著搖搖頭:"那有這麼短的拐棍?我准備給他按兩條腿."

啊?

用木棍當腿啊?

蘇林林挑了挑眉:"怎麼,不行嗎?按個木腿兒總比沒有強吧?"

"這木腿能走路嗎?"雪生滿臉質疑的問.

因為之前她給王老道兒做的木腿兒十分成功,他帶上之後健步如飛,一點看不出是假的.

所以,蘇林林十分自信的說:"當然能用了.要不我做它干什麼?"

這可是極為難得紫陽木,若非機緣巧合,她也得不到這東西.

不過,這回能給陳生做兩條木腿兒,還得感謝王老道兒,他把之前她砍下來的紫陽靈木大小樹枝,都給收到儲物袋里了.

當然,其中還包括蘇林林的兩張面具.

說起這面具,她也只在云嶺帶過幾回,之後,就現也沒戴過.

真是白瞎了王老道費的一番功夫了.

不過,那面具至幻作用太強,她真的不敢再戴了.

"你別盯著我干活了,趁著水還熱趕緊的去拿毛巾泡了,撈出來給陳生擦幾遍身子."蘇林林遞給他一條毛巾,隨口吩咐道.

雪生十分不情願的接過毛巾說:"這活兒不是應該--咦,鬼王怎麼不見了?難不成是陰氣不夠凝不形,散了?"

蘇林林忍不住笑出聲:"你小心他出來收拾你,在閉關修練呢."

"這才對嘛,身為一只鬼,大白天的就好好趴著別出來."雪生輕哼了聲,不情願的准備給陳生擦身.

見蘇林林沒有要回避的意思,便打算把陳生搬到里屋去.

誰知,剛要下手卻聽蘇林林說:"他剛切了腿,不易挪動,還是我出去吧."

說完,抱著手里的木棍刻刀來到門簷下坐定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