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九章 血氣盡失
蘇林林松了口氣說:"命的話,我盡力一定能保住,只怕這雙腿是要廢了."

聞言,楚非長歎了口氣說:"只要能為我楚王室留最後一支血脈就行."

聽他這麼說,雪生不由好奇的問:"如今楚懷西下落不明,陳生又成這樣了,以後楚王誰來當?"

"不如,還由我來扛著?"這時,只見云三兒隨眼睛通紅的陳老皮一起踏入大門:"你們可算回來了.找到老懷沒?"

雪生看了眼神似色晦暗的楚非說:"呃,你們怎麼了?這兩天陳家村太平不?"

"昨夜上又起大霧了."只聽陳老皮抽了抽鼻子說:"二愣子去了."

啊?

陳二愣子死了?

聞言,蘇林林不由一愣:"他是怎麼死的?你們也節哀順便."

云三兒抹了把眼淚兒說:"可能正如蘇姑娘所言,昨晚那大霧一起,他渾身血氣盡失,不多時便咽氣了."

血氣盡失?

蘇林林眼神一縮:"我之前說他還有三日壽命,的確不假,但是因為他食死尸,體內己然滋生出腐化之氣,的產生尸毒侵入血脈之中."

但是,也不會是氣血盡失啊.

他應該是臉色烏紫,渾身潰爛中毒而亡才對.

說實話,縱然陳二愣子願意出村,她也無力救他性命了.

所以,當日他說要留下陳家村時,蘇林林並沒有出言勸阻.

而且,從那日他現身之時起,蘇林林己然認定,那晚在陳老皮家毀掉她設陣法的人就是他.

不過,她實在不明白,那晚陳二愣子為什麼要拔除她布下的防護陣法.

而且還有意扭轉生死陣門,從而讓陣法重重反噬害她.

"蘇姑娘,多謝你出手救我們."正當她想到這一點時,只見陳老皮突然跪下朝他磕了三個響頭.

驚得她手一頓,然後握緊正為陳生炮制的靈草,伸手另一只手去扶他:"快起來,我只是會些醫術,見死不救也非醫者之心."

聞言,陳老皮不由痛哭出聲:"你一定很不解,二愣子為啥這麼快就死了吧?"

蘇林林挑了挑眉,手下用力把他拉起來:"你坐下來慢慢說."

陳老皮捂著心口說:"你當初誠心救我們,但是二愣哥我們心里卻認為是你們進村害的我們不得安甯."

說起來還真是這樣,蘇林林他們兩個一進村,原本活的好好的村民,都突然中毒倒下了.

而且,還有三個人死了.

所以,當時,陳二愣子他們醒過來之後,雖然為雪生的一身妖力所震攝,口頭上承認他們仍是自己的救命恩人,但是心里卻是跟當時的陳老黑一樣.

都認定是蘇林林他們進村害死了陳老三幾人.

"于是,二愣子才把素來與他不對頭的陳老三的兩條胳膊一條腿卸下來,假說是後山獵野味兒,叫神智一直有些不清陳生煮了給你們吃."說到這里,陳老皮不由低下頭.

這件事兒他雖沒插手,但卻是知道的.

本來,他們以為蘇林林兩人是道家之人,吃了人肉之後,以後修行一定會有報應.

但沒想到陳生雖然神智不怎麼清醒,但煮的人肉卻是美味兒無比.

他們自己也都忍不住饞嘴吃了不少.

不過,看著雪生吃的歡,陳二愣就放心了.

至于蘇林林的話,縱然沒吃但她必竟好心救下他們這些人,也算是積德了.

聽他說到這里,蘇林林不由出聲問道:"你們既然打算放過我,卻為何又把我布下的陣法給破壞了?"

"因為,他,"陳老皮指著云三兒說:"陳四兒之前說過,你埋下的那些玉石都很值錢."

聞言,云三兒連連擺手:"我可不知道陣被破的事兒啊,我那天一直裝死,誰知道睡過去了.待到天快亮時才醒過來,然後趁人不注意悄悄回的楚王宮.對于陣法之事,根本就不知情啊."

陳老皮看他一眼說:"我們都知道你有門道出去,我也沒說那晚上你參于其中了啊."

"這就好,你可不能往我頭上潑髒水了."云三兒警惕的瞪了陳老皮一眼說.

雪生不耐煩的推他一把,問陳老皮:"你是說你們那晚上之所以毀掉蘇姑娘的陣法,僅僅是為了求財?"

陳老皮點點頭:"是啊,我們這些年被困在陳家村不敢出去,一應用度都是拿東西跟陳四兒換來的,但是最近一年多來,可能因為老了,大家干活打獵都有些力不從心."

說到這里,有些生氣的看向云三兒:"掙的東西連換鹽吃都緊張."

聞言,云三兒有些不自然的別過頭,摸了摸鼻子說:"你別說的我好像,"

"想來你也坐三十年的君位,竟然心量小到這等地步."雪生看著云三兒嘖嘖出聲:"連鹽都不舍得給人夠."

云三兒有些無奈的搔搔頭:"我往這里帶點東西也不容易啊,定靈山的老雜毛一直都盯著呢."

"況且,他們拿來用來換糧食油鹽的東西,也都被那老東西收走了."云三兒十分委屈的說:"我也沒落到一分一毫."

這時,蘇林林突然想到一個問題:"你之前說那老修士以性命相脅,逼迫你不得不往返于楚宮跟陳家村兒,是用什麼手段脅迫你的?"

"我要是在他定的時間內,沒呆要他指定的地方,就會喘不過氣兒來."云三兒撫著胸口說:"有回我不想來陳家村,差點憋死在楚宮里."

原來是這樣.

說到這里,他十感激的對蘇林林說:"多謝你們殺死他,我才算擺脫他控制."

雪生指了指一直在照看著陳生的楚非說:"喏,是他把那老修士干掉的,你過去好好謝謝他吧."

云三兒還真朝楚非深施一禮,正准備出聲,卻見他擺了擺手:"不必多禮."

然後,焦急的看向蘇林林:但見她雖然跟人敘著話,但手上卻沒停下了,正十分熟練的炮制著給陳生配制的靈草藥.

"好了,雪生你去生火把靈藥熬上吧."很快,她把手里一枝靈草放到玉盒里,隨口吩咐雪生道.

待雪生把玉盒拿外面去了熬藥之後,蘇林林又看向云三兒跟陳老皮兩人:"你們去外面割兩捆艾草回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