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八章 走出邪陣
那怎麼出去呢?

蘇林林有些緊張的看向楚非:"這些邪氣入體之後,"

"會漸漸控制住我們的身體."楚非截住她的話說.

聞言,雪生不由大叫:"這不是太可怕了?我們得趕緊想法出去."

楚懷西也不由點頭:"是啊,可是,怎麼才能找到出路呢?"

說著,求救似的看向蘇林林,卻見她也是一臉焦急的看著楚非.

對于這個前後轉變極大的鬼王先祖,楚懷西從了心底還有些害怕,他怯怯的看他一眼.

但見斗篷下那張極為清俊的臉上沒有一絲波瀾.

"走吧,咱們先到前面看看,那里風雪好像更大些."良久,楚非才側頭對蘇林林說.

蘇林林對這個完全不懂,聽了他的話立刻點點頭:"好,咱們就到前面去看看."

一行人來到前面楚非所說的那個小雪堆邊停下,只見他振臂而起,身子飛起之後,化為無數虛影朝四面八方分散而去.

雪生目瞪口呆的看著他瞬間消息于無形問:"他這是在,"

"找出路幫我們脫困吧."蘇林林輕聲應道.

陳生則是一臉崇拜的看著消失于眼前的先祖.

不過片刻功夫,隨著一陣陰風挾裹著雪粒吹來,一身黑衣的楚非再次凝成真身落在眾人面前.

他深吸一氣,看著一眾人說:"我剛才己打探明了,我們現在被困于一件邪器之中."

啊?

被法寶收了?

這是蘇林林聽到他的話後,心底浮起來的第一個念頭.

雪生不由緊張的問道:"哪我們會不會被這邪物會克化了啊?"

楚非輕輕搖頭說:"不會的,我一定會破開這邪陣,安全帶你們出去的.,"

說完,從懷里取出一支血紅長燭,口出一團黑火將起點燃.

隨著這黑火騰起,蘇林林等人只覺得四周突然暖和了些,只是,沒人注意到楚非那極為凝實的身體微微虛了分.

"這是什麼法術?"陳生十分好奇的問道.

楚非目光慈愛的看他一眼說:"這是我的本命鬼火,可指引大家離開邪陣."

說著,手持紅燭于前面開路:"你們都跟緊了,千萬別回頭."

蘇林林等人依其言而行,緊隨著楚非頂著越來越大的風雪往前走.

雖然前面風雪很大,但是楚非手里的燭火卻文絲未動.

只是,他前行的步子卻是越來越輕.

"這風雪也太大了."一行人中身質最為嬌弱的楚懷西緊喘著氣說.

見狀,蘇林林後退兩步,伸手扶住他:"堅持住,一會兒就能出去了."

雪生正要回頭,只聽前面楚非沉聲道:"莫回頭!"

于是他便放慢腳步,待楚懷西他們趕上來時,一把抓住他甩到背上:"來,我背你."

說著,背起滿臉驚訝的楚懷西與蘇林林並肩而行.

就在這時,他們身後突然傳來一聲驚呼:"救命!"

是陳生!

蘇林林下意識要回頭時,只聽前面傳來楚非嚴厲的喝止聲:"莫回頭!"

聞聲,她不由身子一震,深吸一口氣往前繼續走去.

"我們就快要走出邪陣了,大家一定要守于靈台清明,記住我的話,千萬不要回頭."楚非的聲音穿透風雪傳入大家耳中.

他剛說完,只聽身後傳來一陣陣驚叫,救求聲.

"蘇姑娘,我好像聽到楚懷西的聲音了."雪生突然對蘇林林說:"他不見了."

蘇林林側目看他一眼,心里不由一沉,但神色十分靜的說:"那是幻覺,他不在你背上的嗎?"

"真的?我怎麼感覺不到?"雪生十分疑惑的問.

蘇林林沉聲道:"你別回頭跟著楚非走就行了."

說著,朝他靠近一些:"咱們離的近些,省得走散了再被迷惑."

她剛說完,就見走在前面的陳生突然回頭,接著,身子定住從腳往上飛快凝成冰.

不等她叫出聲,就見一直行在前面的楚非倒退幾步,把手里的黑焰紅燭塞到他手里,然後扛起他飛快往掠去.

蘇林林跟雪生兩人各自運起功力緊隨其後.

"蘇姑娘,你看,楚非的身子好像有些飄散."就在飛奔之時,雪生看著眼前,好像隨時都會被風吹散的楚非說.

蘇林林也注意到了這點:楚非所過之處,腳印從深到淺,現在己然完全看不到了.

他是在燃燒自的修為來給他們指路啊.

看著身子越來越飄忽的楚非,蘇林林也越來越緊張.

最後在他身子幾乎變成透明之前,她們終于沖出邪陣,但是一眼看過去,卻見前方正是橫在大陽村與陳家村之間的深淵.

再往前踏一步就掉下去了.

楚非放下陳生,收回燃燒大半的紅燭說:"我如今鬼氣不繼,無法帶大家過去--"

"沒事,我己經召回了大金刀,可以帶大家過去."蘇林林喚出大金刀,正准備載眾人上去,卻聽雪生驚叫道:"楚懷西呢?"

這時,蘇林林才發現楚懷西真的不見了.

"蘇姑娘,你不是說他一直在我背上嗎?"雪生驚訝的看著她問.

楚非淡淡的看他一眼說:"她是怕是你回頭,你若回頭的話,我是絕對不會救你的."

聞言,雪生滿眼感激的看向蘇林林:"多謝,"

"你不用謝我,我當時只是以為那是幻覺而己."蘇林林苦笑著說:"沒想到他真的不見了."

說完,看著昏迷不醒的陳生一眼:"走吧,此地不宜久留,我們還是先到陳家村再作打算吧."

蘇林林心里雖有些不忍,但也明白再回去找楚懷西基本是不可能的.

所以,恨心催動大金刀帶他們飛流過深淵,回到陳家村,來到村口陳生家,拋卻心底對楚懷西的那絲愧疚,開始給陳生把脈看病.

"蘇姑姑,陳生怎麼樣?"見她皺著眉頭把手指從陳生手腕上挪開,楚非立刻擔心的問道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他體內有股極寒之息,虧得你及時封住他的心脈,不然,恐怕神仙也回天乏力了."

聽她這麼說,楚非總算松了口氣:"那他能治好嗎?"

蘇林林點點頭:"保住他的性命倒是不難,難的是,",

她看了眼陳生依然僵直的雙腿,欲言又止.

"能保住命就好!會有什麼後遺症嗎?"楚非的心又提了起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