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七章 邪物迷惑
那樂聲來自何處?

這時,蘇林林才發現其他三人也都一臉沉迷的盯著遠方.

不過,三人臉的表情卻各不相同.

楚懷西臉上是無以複加的憤怒之色,雪生是哀傷驚懼,陳生面現絕望.

難道大家聽到曲子都不一樣?

她正要出聲喚醒他們,卻被楚非止住:"別動,讓他們自己醒來,不然,神識可能受傷."

蘇林林立刻躲到一邊問:"到底是什麼東西這麼邪氣?"

楚非握緊手里的骨笛說:"我也不知道它是何底細,不過,應該是器靈."

器靈?

蘇林林好奇的問:"是什麼古物成精了嗎?"

楚非笑著應道:"可以這麼說吧,不過,我也不能確定."

"咦,雨停了啊."這時,雪生率先醒了過來.

看著依然神色呆滯的楚懷西兩人問:"他們撞邪了?"

蘇林林沒好氣的說:"咱們剛才都撞上了."

雪生深吸一口氣:"那就好,我剛才實在是太傷心了."

說完,見蘇林林跟楚非肩而立,心里頓時有些吃味兒:"那個,鬼王,你以後沒事可千萬,"

"放心,我根本不會吹笛子."楚非十分干脆的回道.

啊?

雪生不解的問:"剛才我明明聽到了,"

楚非輕笑一聲:"這把靈器既然做成了笛子,中要激發它,法器本身就能發動音攻."

哦,原來是這樣.

怪不得之前,楚非拿出來時,笛子也奏出了曲子.

"不過,剛才你們聽到的,並不是這笛子的音攻,而是被邪物所迷惑,所聽到內心最為不願面對的情緒."楚非看了眼蘇林林,十分認真的解釋道.

原來是這樣.

她最不願面對的--原來不是失子之痛,而是無能為力.

無力改變命運,無力為兒子報仇,無力在強敵面前脫身.

所以,她才必須在變強,才會一心想要踏上修真之路.

聽了楚非的話,雪生有些沮喪的低下頭.

當天色微明之時,楚懷西跟陳生才相繼清醒過來,看著他們精神極度憔悴的模樣,蘇林林給每人一顆益補精神的藥丸.

幸虧之前在楚宮中沒事制了不少靈藥丸,她只是隨手配制一瓶補神丸,沒想到還真派上用場了.

吞下藥丸之後,兩人才慢慢恢複精神.

這時,只聽楚非激動的指著老槐樹說:"大家快看,老槐樹又發新芽了."

看來,昨晚那場雨水來的還挺應時.

正在老槐樹生息被金精所創之時,很快下了場雨水,天降甘霖,水潤木,生是生發之意.

他的話剛落音,只聽從老槐樹中傳來一聲極虛弱的聲音:"上天憐惜,留我一線生機."

聞言,楚非十分激動的叫道:"老懷,你沒事真是太好了."

老槐樹頓好一會兒才出聲:"沒事了,還要多謝蘇姑娘出手搭救."

蘇林林連稱客氣,剛想問它關于回到原來世界之事,結果卻聽它說:"我要體眠一段時間,你們趕緊離開吧."

"哎,老懷,我們還有事要問你呢!"雪生急切的叫道.

回應他的只有風吹起落葉聲.

蘇林林也試著叫了兩聲,同樣沒有就回應.

看來,還得在這兒等些時.

楚非面帶歉意的看著她說:"真不好意思,老懷,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打斷他道:"算了,我們都等這麼久了,也不差這些時."

"再說了就算現在老懷清醒著,他也可能不知道我們想要的答案."蘇林林苦笑著說.

雪生滿臉失落的問:"那我們接下來怎麼辦?"

這個讓人感覺極不舒服的村子,他是一點也不想呆下去了.

蘇林林也很發愁,倒是楚非十分堅定的說:"老懷既然讓我們暫時離開,說明這里真的很不安全,咱們先回陳家村呆些時,待他恢複生機了再來."

眼下只能這樣了.

至于村里那些詭異的死人,他們也不打算去動.

決定之後,蘇林林幾人立刻動身離開大陽,誰知,沒走幾步卻發現整個村子都消失了.

這是怎麼回事?

一眾人看著眼前茫茫無邊的雪地,不知該如何下腳.

很快大家都凍的受不住,打起寒戰來.

幸虧王老道兒的那個儲物袋子里存著幾件厚實的棉衣,蘇林林拿出來每人發一件禦寒.

"咱們是被困住了嗎?"雪生呼了口冒著白煙兒的熱氣問.

楚非輕哼一聲:"不然,你以為呢?"

楚懷西跺著腳說:"這是什麼地方,這麼冷啊."

蘇林林則彎腰抓起一把雪,冰冷刺骨的雪花在手里許久都沒化開.

她撒開手,卻見手心里隱隱有絲絲紅意.

若是不經意去看,根本發現不了跟之前有什麼不同.

但對于自己的手掌,蘇林林絕對不會看錯的,她心里一緊,輕輕按了按掌心,只覺得手心有些僵.

"蘇姑娘,你的手受傷了嗎?"這時,雪生縮著脖子湊過來問.

蘇林林握起手掌,抬頭看他一眼說:"沒事兒."

這一眼看到他眼角落下一片花,但卻迅速消失了.

恩?

蘇林林忍不住伸手接了片雪花,但卻未見消融.

"嘿,你倒挺有興致呢."雪生笑著調侃道.

說著,也學她伸出手接起學雪花來,蘇林林狀似無意的注意著落到他手里的雪花.

果然,雪花剛落到他手上,就不見了.

但是,她看的真真切切,雪生手上沒有一絲水漬.

而且,他的手心仍然細膩溫潤如玉.

落在他手上的雪花去哪兒了?

她心里想著手不自覺抬起抓住雪生的手,手指輕輕按向雪花消失的地方.

雪生只覺的心頭一顫,直愣愣的盯著她:"蘇姑娘,"

"這些雪花融到你身體里了."蘇林林十分嚴肅的看著他,同時收回手:"這些根本不是雪."

啊?

雪生心底泛起一股失落之意:"不是雪?那會是什麼?"

不待蘇林林回答,就聽楚非應聲道:"是邪氣!"

邪氣?

這時,正學著他伸手接雪花的楚懷西急忙甩手:"真是太可怕了!那些雪入手即化,那不是邪氣入體了."

聞言,陳生也嚇的整個身子埋入棉衣中.

楚非目光慈愛的看他一眼說:"沒用的,這些雪不過是些微邪氣,關鍵是我們己經被困在這邪物之中了."

啊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