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六章 相提並論
大家最關注是這個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:"金精自帶著金屬性的嗎?"

楚非點點頭說:"這可是難為難得的練器之材,可惜我現在不在輪回,沒法用."

哦,那不如給我吧.

蘇林林伸手拿過來說:"給我的大金刀進補也不錯."

聞言,楚非十分爽快的說:"恩,你手上那柄靈刀一定會喜歡的,你給它吧."

果然,喚出大金刀這後,它一見這根金釘便十分激動吸了過去,然後,化為一道留光飛遁而去.

呵,這家伙能主動練化了啊.

雪生一臉羨慕的說:"你什麼時候要是有個趁手的兵器就好了."

蘇林林白他一眼說:"你一身的妖力,強悍無比,還要什麼法寶啊."

"那我也不能一直破命上吧?"他苦笑一聲:"只可惜我機緣太差,"

楚非冷冷的看他一眼說:"你機緣不知多好,才能遇到蘇姑娘這樣的絕世仙醫,最起碼不用擔心以性命了."

聞言,雪生嘿嘿笑道:"那時,跟著蘇姑娘,我可能多好幾條命呢."

聽他這麼說,楚非悄悄看了眼神色平靜的蘇林林,心底生出一絲黯然.

若不是人鬼殊途,他倒可能跟她成為至交好友.

但是,一旦她從老懷這里打探到想要的消息,怕是要離開靈云島了.

他縱然為鬼,也一定要守住靈云島,護住西楚子民.

也許,身為鬼王本來就該是孤獨的吧.

兩百年來,無論是同為魂體的鬼類,還是人都沒人待他如尋常朋友一般.

只有蘇林林非但不怕他,還能帶動著身邊的人也拿他當成朋友來看.

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,楚非發現自己也很喜歡這份跟朋友在一起的感覺.

雖然那個雪生總有意無意的針對他,挺招人煩,還有楚懷西性子又懦又心比天高,但是他仍然很喜跟他們一起說說笑笑,吵吵鬧鬧.

是他這兩百年修行太孤獨了嗎?

如今有人陪在身邊,感覺竟是這般美妙而溫馨.

"哎,你身邊不那麼冷了啊."這時,雪生好奇的盯著他:"哎呀,要不是你這身黑斗篷提醒,我幾乎都把你當成正常人了."

蘇林林白他一眼說:"楚非能說能笑的,本來就是個正常人嘛.你自己還一身妖氣的,現在倒開始嫌棄人家身上陰氣重了?"

"呵呵,我這不是能吃能喝嗎還?"雪生撓了撓頭笑道.

"切,光會吃喝有什麼用?"蘇林林瞪他一眼:"你咋不說你還能拉撒呢?"

噗嗤!

楚懷西忍不住笑出聲:"蘇姑娘言語精辟!"

一邊的陳生也出聲附和:"是啊,我感覺老祖其實跟我們也差不多."

雪生輕哼一聲:"是跟你們差不多,本來,你們就是活尸之體,被蘇姑娘以靈藥重新激發生機,等于是起死複生,跟鬼區別不大."

聽他這麼說楚懷西就不樂意了:"我們怎麼能跟,鬼王老祖相提並論?"

雪生輕噓一聲說:"你還真以為自己多正常啊,不過是半死人罷了."

蘇林林聽他這麼說,不由嗆聲道:"你自己也不是個正常人,還好意思說別人."

聞言,雪生嘿嘿笑著說:"你還別說,咱這一群人里,就你一個是正正當當的人."

是啊,他這麼一說,蘇林林心里也是一驚:自己身邊竟然連個真正的人都沒有.

不過,她也懶得糾結這些,因為忙活了一整天,早己餓的不行了.

其它的可能非同一般人,看上去都沒有要吃東西的想法.

于是,她就自己從王老道的儲物袋兒里,拿出一塊之前的烤好的肉干吃起來.

隨著一股干香味在窄小的蓬子里散開,除了楚非之外,其它人都眼攙的看過來.

雪生更是直接伸手:"蘇姑娘,你吃的什麼,好香,能分我一點兒嘗嘗嗎?"

蘇林林隨手掰下一點兒遞給他:"喏,嘗嘗吧."

見狀,楚懷西不由笑出聲.

雪生有些尷尬的說:"其實我也餓了,能多分一些不?"

"不能,"蘇林林把一塊肉干塞到嘴里:"我己經吃完了."

看著雪生十分郁悶的神色,就連一直沒有出聲的陳生也忍不住笑起來.

正在大家心神放松之時,頭頂突然一空.

接著,細細的雨滴打到頭上臉上.

"誰,誰動了我的雨蓬?"蘇林林最先出聲喝問.

但回應她的卻是一陣挾裹著細雨的冷風.

就在風起之時,楚鬼身形如水般突然散開,化為一道道陰風呼嘯著朝那股疾飛而去.

蘇林林立刻拿出一把巨大的紙油紙撐起,立在干枯的老槐樹下,緊張的看著兩股冷風糾在一起.

"楚非呢?"雪生十分自然的跟她擠在傘下,不解的看著遠處一股股糾在一起的旋風問.

蘇林林見楚懷西跟陳生兩人還淋著冷雨,便又從儲物袋里摸出一件蓑衣給他們:"你們湊合著避避雨吧."

一臉懵懂的楚懷西愣愣的接過蓑衣問:"剛才咱們的油氈蓬去哪兒了?"

"被人奪去了."蘇林林十分平靜的說.

陳生有些磕磕巴巴的問:"那,人呢?"

蘇林林看向正斗著激烈的兩股冷風:"跟楚非在打架吧."

啊?

這時候他們才發現楚非不見了.

雪生十分驚訝的看著她問:"你能看到他們?"

蘇林林搖搖頭:"看不見的,他們都是靈體,不過,能感覺得到."

說著,她不由皺起眉頭:"那東西太厲害了,只怕鬼王不是對手."

她的話音剛落,只見一支白色的骨笛子突然出現在的眼前,接著,一曲十分哀傷的音調緩緩傳來.

隨著那曲聲傳來,她感覺好像陷入到無邊的困境之中,掙紮無果,暗無天日.

漸漸地心里積滿了怨恨悲哀之意.

待一曲終了,蘇林林很久才回過神,只見楚非一身白衣的立在面前.

"那個東西被你打跑了?"蘇林林拭去眼角的淚痕問道.

楚非微微一笑:"恩,那個邪物被鬼笛擊退了."

說完,他盯著蘇林林打量良久才出聲:"你能看到它?"

蘇林林神色茫然的搖搖頭:"看不見,只是能感覺得到."

聞言,楚非松了口氣:"那家伙邪性的很,你最好不要去關注它."

說完,他揚了揚手里的骨笛說:"我剛才並沒有吹響它,但是,你們皆沉侵在哀曲之中了."

哦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