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五章 氣機玄妙
"不如,我們找一家去問問,這村里到底發生了什麼事"雪生看著離槐樹最近的一家說:"我這就過去打探下."

想到老槐樹不知道時候才能恢複生機,他們肯定要留在大陽村一段時間.

所以,蘇林林上前交待他說:"你最好找家能夠借宿的,這樣,也省得再多麻煩找地兒住."

雪生點點頭道:"好,那我去街口那家看看,看著院子挺寬敞的."

說完,飛身朝街口跑去.

雪生在門口敲了幾下,里面沒從應,他便試著叫門:"家里有人嗎?"

結果,還是沒有人應.

真是奇怪,他大聲叫了幾回,也不見有動靜.

于是,心下一橫,飛躍上牆頭.

啊!

一看到院子里的境像,嚇的他大叫出聲,差點從牆上掉下來.

蘇林林等人聽到動靜後跑過來:"怎麼了?是不是這家人出事了?"

雪生驚魂未定的吸一口氣:"你們進去看看吧,實在太嚇人了."

蘇林林正疑惑之時,楚非上前一掌破開大門.

雖然己經有了心情准備,但看到院中這一幕時,蘇林林還是嚇的往後驚退幾步.

怎麼會這樣?

只見打掃的十分乾淨院子正中擺了張漆黑的大方桌,上面放著一桌子血淋淋的人手,腳,腿.

這還不是最可怕,最讓人發憷的是圍在桌前的五個人,都沒了腦袋,但依然動作緩慢的撕扯著桌子上的血肉,往空著的口腔里塞.

嘔!

楚懷西一時忍不住扶著門框吐了起來.

云三兒嚇的跑出去老遠:"這真是太嚇人了."

只有修練了兩百年的楚非,一副神定氣閑的模樣:"這里發生了什麼事?"

說完,只聽蘇林林輕呼一聲:"快去其他人家看看."

結果,他們跑了好幾家,幾乎都是如此慘狀.

這村子實在太嚇人了.

"這簡真就是鬼村啊."看了十幾戶之後,云三兒不由感歎道.

楚非冷哼一聲說:"這村里一個鬼也沒有."

"你,不就是個嗎?"雪生隨口接話道.

楚非輕咳了聲說:"呃,就我一個吧."

"那他們怎麼都成這樣了?"楚懷西素著臉小心問道.

楚非神色迷茫的搖搖頭:"我,也不清楚."

其實,從他踏入這個村子時,就感覺到這里跟他有種莫名的聯系.

所以,當老靈槐說是它吩咐這個村里人給他香火供奉時,他一點也不覺得驚奇.

只是,剛才看到那些無頭人時,他心里仍然有種說不出的暢快之意.

當然,這個他是絕對不會說出來的.

這時,只聽蘇林林歎了口氣說:"我們只能在這兒等老懷醒過來了."

因為大家都受不了一院子死人吃慘肢的詭異之境,所以,大家就在老槐樹下面安頓下來.

幸虧蘇林林得了王老道兒的儲物袋兒,所以,在半夜下起雨時,還搭起一坐油布氈棚,大家都擠在一塊兒.

不過,這頂氈蓬實在在小,大家只能勉強的擠在一起.

除了陳生之外,其他人都不敢靠楚非這個鬼王太近.

因為,雖然他盡可能的收斂自身的陰氣,但對于生人來說,身上還有一股讓人恐怖的氣息.

"蘇姑娘,你說這棵老靈槐什麼時候,才能再開口?"雪生把頭探出去,看著大雨中的老槐樹問.

蘇林林回過神:"這個我也不敢肯定,至少得等它再生新葉吧."

說到這里,她有些顧慮的看向楚非:"你說,大陽村的這些人,咱們既然看到了,"

"現在不能輕舉妄動."楚非朝她看過來:"想必你也發現了,這個村子的氣機十分懸妙."

氣機?

她想起來從一開始他們掉到這里時,蘇林林就查覺到這個村子的氣息不對.

有種讓人窒息的感覺.

現在,村子變成這副模樣,那氣息反而淡了很多.

這會楚非要是不提,她幾乎都沒想起來.

于是,她點點頭說:"恩,當初,地裂沒有發生時,我們剛到這村外,就感覺到一股讓人十分壓抑的氣息."

楚非神色鄭生歎了口氣:"按說,有老靈槐在這里鎮著,這村子滋生些陰氣倒是正常,怎麼可能會有這般古怪的氣息?"

"陰氣跟邪氣不都一樣麼?"雪生不解的看著他問.

楚非十分生氣的哼了聲:"陰氣跟鬼氣相通是沒錯,但是邪氣那是邪魅之物所發出的氣息,跟正當修鬼道之人沒有一點關系.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也有些赧然:其實,之前她也以為陰氣跟邪氣是一種東西.

說完,他不由恍然道:"你倒是提醒了我,之前一直弄不清大陽村這股氣息是什麼,這麼來說應該就是邪氣."

啊?

這才是邪氣?

這麼說來,跟陰氣是有所不同.

陰氣只會讓人感覺到陰森恐怖,而邪氣則讓人從心底不舒服,壓抑.

但總的來說,都不是什麼好氣機.

"這麼說,莫非這村里有什麼邪物不成?"蘇林林試著問道.

楚非十分贊同的點點頭:"應該是這樣,不然,身為楚王室之後的陳生,明明呆在陳家村,老懷為何偏偏在大陽村落根?"

而且,

他突然看向蘇林林:"你從老懷本體上取下來的金釘呢?"

蘇林林從懷里掏出來結他:"你是不是懷疑那邪物跟這根釘子有關?"

楚非點點頭:"從一始你取出金釘時,我就有所懷疑,縱然是五行相克,但老懷畢竟己修練兩千年了,區區一根金釘怎麼可能會斷了它的生機?"

"所以,老懷實際上並沒有死透嘛."雪生故意頂了句.

氣的楚非狠狠瞪他一眼,接著說道:"所以,我懷疑這釘子絕非尋常之物."

蘇林林點點頭:"其實,我也有同感,只是看不出它有何不同."

楚非認真打量好一會兒手里的金釘,才開口說:"你說的對,這根釘子看上去沒有任何特異之處,怎麼就能輕輕松松的置老懷于死地?"

莫非,它本身帶著五行之力?

蘇林林順口問道.

五行之力!

楚非不由雙目一凝,難道這枚金釘以金精所練?

金精?

蘇林林連聽都沒聽說過,卻聽楚非激動的說:"一定是這樣!不然,怎麼也不可把老懷傷成這樣的."

那它還能恢複了不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