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四章 鬼王之迷
"嘿,我還是頭一回坐這等法定禦空而行呢,"雪生十分興奮的說.

蘇林林白他一眼:"穩住身子,別掉下去了."

她的話才落音,那骨笛就穩穩的落到了對面.

看著陷落大半的大陽村,幾乎家家門口都掛著雪白的挽聯,家家房門緊閉,顯的十分淒涼蕭條.

不過,大家的目光都被村正中間的那顆巨大的老槐樹吸引住了.

遠遠看上去,那棵巨木就像一個低頭沉思的老人一般.

老懷!

楚非驚叫一聲,飛身奔過去.

蘇林林幾人也緊隨其後跟了過去.

當他們來到老槐前時,只見楚非己伏身跪倒在那棵大槐樹面前.

看到陳生奔來,他輕呼一聲:"孩子,這,就是一直護著你的老懷,它的靈體化身."

聞言,陳生立刻跪下來,結結實實的跟這棵老槐樹磕了三個響頭:"多謝槐仙保佑."

他跪下之後,本來枝葉紋絲不動的老槐樹突然顫動起來,一片片槐葉如雨般落下.

是老槐靈再回應他們.

沒想到他們苦苦尋找的老懷,竟然變成了一棵樹.

"老懷,你怎麼變成這個樣子了?"楚非上前,抱住樹干難以置信的問.

回應他的卻是一陣槐葉的沙沙聲.

蘇林林看著這顆巨大老槐樹,心里不由犯嘀咕:怎麼說老懷也有兩千年道行了,據說靈體早己幻化成人形了,怎麼又會落地為本體呢?

正當她疑惑之時,就聽一道極為蒼老而悠遠的聲音傳來:"非兒,你雖為鬼體,但也小有成就,更難得的是渾身沒有陰厲之氣,實仍讓人欣慰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驚訝的看著眼前的老槐樹.

她這是第一次見識到成精的草木之靈呢.

隨著一陣枝葉沙沙聲,只聽老槐樹接著說:"看來,這二百年來,大陽村的香火沒白供啊."

什麼?

楚非滿臉震驚的抬起頭:"原來,我受的燭火供奉,是您一手安排的?"

燭火?

老槐樹高大的身軀顫了顫:"怎麼會是燭火?非兒啊,你現在難道修成厲鬼了?"

厲鬼?

楚非一臉不解的看著它:"就是燭火啊,有什麼不對嗎?"

"快,你們快去村尾那座神廟里看看,那里面可是點著紅燭?"老槐樹抖的更厲害了.

蘇林林還沒動,只見楚非化為一道陰風己不見了影.

她們立刻緊隨其後奔向村尾.

結果,來到那座簡單的小廟前,卻發現里面空空如也,別說香燭了,就連神位都是空的.

怎麼會是這樣?

楚非滿臉震驚的看著眼前那個髒亂的小廟說:"怎麼可能沒有供奉?我明明感覺到了."

蘇林林上前輕輕扒開堆在廟門口的紙灰,雜草,輕輕扣下落在神台下的一塊紅燭油.

果然,是紅燭供奉.

她認真聞了聞,這廟中的確沒香火之息.

楚非看著她手里那塊黑紅的燭油,原本黑白分明的雙目,漸漸染上血色.

"楚非!你想想靈云島的處境!"蘇林林見狀,立刻出言喝道:"想想我們來這里的目的."

老懷!

他底呼一聲,化為一陣陰風朝村中而去.

蘇林林跟雪生對視一眼,緊隨他之後奔了過去.

當跟在最後面的楚懷西和陳生跑到村中時,驚然發現原本還枝繁葉茂的老槐樹,突然間枯萎凋零成了干柴.

楚非滿臉血淚的跪在一地枯葉上,伏首于地久久不起.

見狀,陳生也上前跪下,求助似的看向蘇林林:"老懷,"

蘇林林也是一臉迷漫:"我們趕過來時,就看到這棵老槐樹變成這樣了."

早知道他們不都跟著去村尾神廟了,留下個人看著--

哎,老懷再不濟也有兩千年的修為了,就這樣還被禍害成這樣,縱然是留下個人看著,

蘇姑娘,你看這樹根怎麼有點不對勁兒?

蘇林林聞言,立刻往他指的地方看去.

只見樹根兒處隱隱閃著金光,于是,她走過去蹲下來認真盯著那點閃光的地方.

"是金釘!"她驚叫一聲,看向雙目通紅的楚非:"是有人要謀害老懷!"

聞言,楚非噌的一下站起來厲聲問:"是什麼人?"

蘇林林取出大金刀小心剜出那枚金釘遞給他:"就是這東西讓這棵老槐樹迅速失了生機的."

說著,她輕輕掰下一塊樹皮,輕輕用指甲掐了掐,十分驚喜的說:"老懷還有救!"

"當真?"楚非激動不已的看著她,雙目中的血色漸漸退去.

蘇林林點點頭說:"老槐樹有兩千多年的道行,不過這麼輕易就倒下的."

"蘇姑娘,我就不明白了,這麼小小的一根金釘,就能罷老槐于死地?"雪生十分疑惑的看著她手里的金釘問道.

蘇林林輕呼一口生說:"金克木,雖然老懷道行高深,但也架不住五行之屬."

"不過,"她微微一笑:"水也能生木,我手里正好有不少靈泉水,希望能給老懷添些生機."

說著,從儲物袋里拿出一個裝著靈泉水的玉葫蘆.

隨著她把靈泉水源源不斷的倒入樹根下,原本干枯的樹干慢慢開始泛青.

楚非身為靈體,老槐樹生機一起,他就十分敏銳的查覺到了:"蘇姑娘,老懷,他又活過來了."

說著,伏身朝她深施一禮.

見水澆的差不多了,蘇林林這收起用去大半的玉葫蘆說:"沒想到這小小的葫蘆,竟能盛這麼多水."

聞言,鬼王楚非不解的問:"我看你也不像是修士,為何身上這麼多修真之物."

蘇林林干笑一聲:"這都是好友所贈."

"蘇姑娘真是交友廣闊."楚懷西立刻上前笑著奉承道.

蘇林林本來打算來打老懷打探回到原來世界之事的,沒想到還沒來得及問,它就差點掛了.

現在只能跟楚非一起在這里守著,等他慢慢恢複些許元氣再說了.

幾人在老槐樹呆了半天,也不見大陽村一個人出來,蘇林林不覺有些奇怪:"村里怎麼一點動靜都沒有?"

雪生也應聲附和:"是啊,咱們來這兒都大半天了,怎麼一個人都沒見出來?"

之前,他們掉到這里時,明明見這村子很熱鬧的嘛.

楚懷西朝四周看了眼說:"大陽村怎麼這麼安靜?就算是村里遭了大難,都在家里守靈,可怎麼會連一點聲響都沒有呢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