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三章 蕭條之意
說到這里,陳生從懷里拿出一片己經干枯的槐樹葉子:"聽母親生前說,當時一位身著麻衣的老者,自天而降,用一片槐樹葉,把那些追殺女祖的人全部殺了."

聞言,楚非不由雙眼一眯,盯著陳生遞給他的那棵干枯的槐樹葉子陷入沉思.

當初,在他咽氣之前,明明身在別宮,里面沒一顆草木,但卻有一片槐葉落到臉上.

難道,是靈槐在暗中護住他的後人嗎?

只聽陳生帶著重重的哀傷之意說:"女祖帶人在陳家村安家之後,風平浪靜的過了一百多年.直到三十年前,--"

三十年前,原本平靜的陳家村,一夜之間被人屠戮一空.

"我記得自己明明被一柄長劍刺穿了身體,但再次醒來之後,身上只有一片槐葉,胸口連一絲傷口都沒有."陳生滿眼不可思義的說:"之後,我好像忘記以前的種種,被人帶到西楚王宮."

聽他說到里時,楚懷西不由連連搖頭:"不對,你說慌,我們明明打小就在一起的."

陳生苦笑一生說:"不,當初,那個人為了能讓我混到你身邊,把你的那個伴讀殺了."

說完,他閉了閉眼說:"我不是楚生,我本名就是陳生."

"一定是老懷,肯定是他在竭力保護我楚王室一脈不絕."楚非忍住心頭的酸楚,抬手欲摸陳生的頭,但想到自己仍是魂體屬陰,怕會傷到他便又縮了回來.

陳生敏感的看向他:"老祖,您親自前來尋老槐,可是西楚王室出問題了?"

"我還好好的呢,西楚怎麼可能出問題."楚懷西滿臉憤怒的看著他說:"是誰殺了楚生?"

楚非淡淡的看他一眼:"蠢貨,到現在還聽不出來嗎?肯定是定靈山那幫道士干的."

"他們把楚王室整成這樣,到底有什麼目的?"楚懷西憤恨的叫道.

目的?

蘇林林忍不住插嘴:"會不會跟老懷有關?"

楚非抬頭看向她:"你是說他們想取代楚王室統治西楚?"

"他們現在不是做到了?找這麼個傻瓜取代我,三十年不設朝會,組個什麼內閣出來,己經完全把西楚王權架空了."楚懷西十分憤怒的說.

楚非輕笑一聲:"你能肯定自己坐朝,就能守住西楚?"

楚懷西想到自己被人設計困在陳家村三十年,頓時泄了氣:"那現在我們--"

"當然是先找到老懷."楚非淡淡看他一眼說:"放心吧,無論怎麼樣,楚君之位都是你的."

只他這麼說,楚懷西緊揪著的心才算放下來.

既然陳生的身子己經明了,他極怕鬼王楚非要廢了他,推陳生上位.

必竟,他一直口口聲聲的說陳生才是楚王室正統血脈.

"我也不知道老懷在哪兒,其實,我根本就沒見過他."在楚非的追問下,陳生十分遺憾的搖搖頭.

沒想到線索又斷了.

眼下,只能往大陽村去碰碰運氣了.

拿定主意之後,蘇林林給一臉迷茫的陳老皮,留下一粒能夠讓他恢複記憶的藥丸.

便隨著楚非等人前往大陽村而去.

"你不跟我們一起走嗎?"云三兒特意落後一步,見吞下藥丸的陳老皮遲步不前,不由出聲問道.

陳老皮神色哀傷的看他一眼說:"你們先去大陽村吧,我再去看看二愣子."

聞言,云三兒輕歎一口氣:"我跟你一起去吧."

"云三兒,你還挺念舊的嘛."楚懷西冷笑一聲,回頭看著他說.

云三兒苦笑一聲:"我又沒有王位要繼承,也不關于老懷的下落,能掛心的也只有咱們幾個老伙計了."

聞言,跟楚非並排走在前面的陳生突然回頭,沖他深施一禮:"都是我連累了諸位!"

楚懷西輕輕擺了擺手說:"這都是命中注定的,走吧,楚生,我不怪你."

說完,長歎一聲對陳老皮說:"我素與二哥不合,想來他也不想見我,今天就不去跟他再道別了."

怎麼聽著話里都有股子蕭條之意.

楚懷西當初再怎麼討厭這個地方,有多想逃離出去,但這里必竟是他呆生活過三十年的地方.

現在回想起來,在陳家村的三十年中,村里這幾個人對他幫助良多.

雖然,己經死去的陳三曾有心非理于他,但他也曾無微不至的照顧了他十年.

之後,怕陳三再打他的主意,陳二愣子還特意去告誡過陳三數次.

只是自那之後,他總覺得這些人都對他不懷好意.

現在想想真是可笑,在家陳家村這幾個人中,就屬他生的瘦弱,要是他們真想對他不軌,怕是他不會有後面那二十年的安穩日子.

思來想後,竟然對這個厭惡了幾十年的村子,生出些許不舍來.

至于陳生,這里本來就他出生長大的村子,但是回想到當年的那場浩劫,他反而想著要離開.

最好再也不回來.

因為,在那個惡夢般的夜晚,父母親人一個個在他眼前死去.

但他卻連凶手的面目都沒看到,更別提給他們報仇了.

住在這里,會讓他時時想起那件慘痛往事.

至于以後的去向,他心里卻是一點思量也沒有.

"陳生,你以後還叫楚生吧,依然跟著我做貼身侍衛吧."就在這時,只聽楚懷西淡淡的聲音傳入耳中.

陳生抬頭看向他,良久才鄭重的點點頭:"好."

就在他們說話的機會,幾人出了村子,來到之前突然斷開的裂谷邊.

"大陽村不見了!"看著眼的巨大裂谷,陳生不由驚叫出聲.

蘇林林看著深淵對面,輕輕搖了搖頭:"應該村子還沒全陷落下去,只是,我們怎麼過去?"

聞言,大家都有些作難.

卻見楚非自懷里拿出那枚骨笛,抬手輕輕一撫,那笛子立刻變成八尺來長的巨笛.

"快上來,我帶你們過去."楚非招手叫大家上去.

這時,蘇林林才想到她的大金刀,也可以帶人過去.

不過,見大家都顫巍巍的爬上骨笛,她也跟著跳了上去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