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二章 量議離村
楚非輕輕搖頭說:"他們,不,你們本就是只有一口陽氣吊著的活尸,若是沒有食物,便會自動長眠些時,消耗極少."

聽他這麼說,陳老皮驚的頭皮發麻:"我,不是人了?"

"就像你說的,黃土堆到脖子根了."云三兒不客氣的說:"我本身要到閻王殿報到的,還是蘇姑娘一手給拽回來了."

蘇林林點點頭看著他說:"他說的沒錯,你若是依然呆在這村里,也活不了太久了."

"你上次不是說,吃了開的靈藥,我們就沒事了嗎?"陳老皮激動的看著蘇林林問.

她輕呼了口氣:"是的,但現在陳家村的地氣己泄.你們還要繼續服藥才行."

"請蘇姑娘把以後要用的藥留下,我是絕對不會離開這里的."這時,門口突然傳來陳二愣子的聲音.

蘇林林抬頭看向蒙著頭臉,滿身戒備的盯著他們的陳二愣子說:"你身上己經開始尸化,若是再不離開這里,怕是活不過三天."

"就算死,我也要死在這里."陳二愣子十分堅定的說.

說完,看向陳老皮:"四哥,你不是說過,一直會陪我守著村子的嗎?"

陳老皮張了張嘴,不知該如何應答:他雖然不舍得離開陳家村,但卻更不想死.

見他這般,陳二愣子長歎一聲,轉身絕然而去.

二愣哥!

陳老皮驚叫一聲,奔出門外.

卻聽陳二愣大聲喝住他:"你還好好的,出去吧!"

"我陪你一起守住陳家村."陳老皮激動的跟上去叫道.

誰知,他剛攆上陳二愣子,便被他一把推回來:"老皮,四哥,現在你也不知道該叫你什麼."

他緊緊抓住陳老皮的肩膀說:"只是,這陳家村真的呆不住了,你既然還有救,就跟他們走吧."

"二愣哥,你也跟我們一起走吧,蘇姑娘醫術高明,一定能治好你的."陳老皮十分誠執的說:"咱們出去後,不管什麼身份還是老伙計."

陳二愣子轉過頭不看他:"你走吧,別想那麼多,"

說到這里,他語氣哽咽的道:"咱們老哥們三十年的情誼,我一直都會記住的,但是陳家村我也是真的舍不掉啊."

說著,轉過頭看向蘇林林:"蘇姑娘是可信賴之人,你一定要跟著她,千萬別被人算計了."

"二愣子,你咋就這麼倔呢?"云三兒滿眼不解的看著他:"以前在村里時,你不是最想出去的嗎?"

聽他這麼說,一直沒出聲的楚懷西也忍不住勸道:"二愣子,你不用擔心出去沒地方去,我現在仍西楚國君,念在咱們三十年相處的情誼上,我也一定會給你們個好出路的."

聞言,陳二愣子笑了聲說:"真沒想到,咱村里最沒出息的陳老黑,竟然會是一國之主,好,你們出去好好過日子.再見."

說完,頭也不回的拔腳奔向村子深處.

我一定會守住陳家村的!

當他的身影徹底看不見時,傳來一聲歇斯底里的吼聲.

"他這是入幻己深啊."楚非輕籲了口氣說:"我一來到這里,就出手把維持這人村子幻境的幽魂都收了,他卻還沉侵其中."

蘇林林卻心有所感:不管是現實也罷,幻境也好,他畢竟在這里生活了三十年.

可能從骨子里己經習慣了這種生活罷.,

再看失魂落魄的陳老皮,何嘗不是如此呢?

只是,在他心里性命還是最重要的罷.

"我這是在哪兒?"就在大家都為陳二愣子感慨不己時,一直昏睡著的陳生突然醒了.

一聽到他的聲音,楚非立刻轉身奔至他的跟前關心的問:"你好了嗎?"

陳生呆呆的看著他,良久才激動的叫道:"父親?"

父親?

聞言,楚懷西驚然轉身:"楚生,你不是說從來沒有見過你父親嗎?"

陳生這才看到他,不由身子一僵,接著迅速起來躬身拜倒在他跟前:"見過我王.剛才屬下,"

"快,塊起來!你能記起以前的事就好."楚懷西激動的扶住他.

這時,卻聽楚非看著陳生問:"你剛才叫我什麼?"

陳生盯著他出神了片刻才小聲應道:"您,不是我父親嗎?"

楚非突然大笑出聲:"哈哈,想我及冠之年便被害身死,怎麼可能會有骨血留下?"

聞言,陳生先是一愣,續而普通一聲跪倒在地:"老祖在上,請受後人楚生一拜!"

後人?

楚非驚訝的看著他問:"你說什麼?"

"你真的成了鬼王?"陳生激動的看著他問,

楚非神情呆滯的點點頭:"是,你--"

"那先祖可記得女祖陳瑤?"陳生滿含期待的看著他問.

陳瑤,瑤兒--

楚非激動抓住他問:"你是陳女官之後?"

"是,我聽父親說女祖就是位女官."陳生十分激動的應道.

聽他這麼說,楚非驚喜不己的仰天大笑:"天佑我西楚!沒想到當年我楚王室還留下一脈後人!"

說完,他目光慈愛的看向陳生:"孩子,這此年你受苦了,快說說當年都發生了什麼?瑤兒她--"

"女祖當年離宮之後,得一位高人暗中指點,帶著十幾個下人,來到這陳家村."陳生看著外面日漸明朗的村子,開始講起當年的事來.

原來,當初身為楚王儲的楚非,十八歲時跟王後宮中比他大兩歲的女官陳瑤一見鍾情.

當年,為了能明正言順的娶她為妻,他謝絕了王後給他選的數名權臣貴女.,

因為有了心上人,連身邊曖床侍女也沒收過.

"我為了怕瑤兒日後被人所詬病,當初我們在一起的事,防的極嚴,只有瑤兒手下幾個侍女知道."楚非滿臉笑意的回憶起當年的美好歲月.

可能正因為這樣,才在無意間給楚王室留下一脈最正統的後人.

蘇林林等人從陳生口中得知,當年身懷六甲的陳瑤,在宮中幾個侍女,以及原來忠于楚非的十幾個侍衛的保護來,離開楚王宮.

雖然,出了楚宮,但很快被新王的追兵攆上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