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一章 陳家村由來
打定主意之後,蘇林林從玉瓶里倒出一粒藥丸遞給陳生:"你把這個服下,有可能會助你想起以往的事情."

對于她的話,陳生還是十分信服的,他接藥丸直接吞了下去.

"水,陳老皮,你趕緊去倒杯水給他沖下去."楚懷西見他生吞下食指肚兒大小的藥丸,梗的脖子一直伸著,連忙叫身邊的陳老皮去倒水給沖下去.

陳生連連擺水:"不用了,我能吃的下去."

說完,只覺得眼前的人又陌生了幾分,隨著一股子清靈之氣沖向腦門,似乎有很多往事一波波的湧上心頭.

但是,他卻怎麼也記不起來.

頭腦中一下子湧入太多,極為陌生的事情,讓他頭痛欲裂.

見狀,蘇林林立刻從儲物袋里拿出一棵黃心果塞他嘴里:"你含住醒醒神."

陳生咬住酸澀無比的黃心果之後,紛亂的記憶才算漸漸清停下.

看著閉著眼,呼吸綿長的陳生,蘇林林朝一眾緊張的盯著他的人說:"黃心果有甯神靜心之效,他睡著了."

聞言,雪生無比驚奇的看著她:"蘇姑娘你這一手醫術,真是出神入化啊,剛才還跟打了雞血般激動的不得了,這一眨眼的功夫竟然睡著了."

蘇林林輕舒了口氣,對一臉緊張的楚懷西說:"你不用擔心,看樣子他還真能想起往事呢,"

"希望他也能想到老懷的下落."楚非也有些期盼的說.

倒是一邊的陳老皮一臉的不可思義:"這,到底是怎麼回事?"

"你想知道自己是誰嗎?"云三兒笑嘻嘻的看著他問.

陳老皮不解的問:"我能是誰,不是陳老皮嗎?"

楚懷西輕哼聲說:"你去年不還是陳四兒嗎?怎麼又變成陳老皮了?"

啊?

我竟然是陳四兒?

陳老皮也開始迷茫了:"對哦,今天陳二愣子也叫我陳四兒呢."

蘇林林抬眼看著他問:"你可想回忙起之起自己的身份,然後,離開陳家村,回到原來的地方?"

離開陳家村啊?

陳老皮不由猶豫起來:"我在這里生活了三十年,早己經習慣了."

說到這里,他十分堅定的搖搖頭:"我都黃土埋半截身子的人,還能活多少年?不折騰了,就跟哥兒幾個呆這陳家村過了."

"可是,我跟陳老黑,陳生,不久就要離開陳家村兒了."云三兒有些傷感的看著外面說:"這個地方也很可就此荒廢了."

啊?

你們都要走了?

這下,陳老皮心里也有些動搖了,他之所以不願離開這個破舊而封閉的村子,除了習慣這樣的生活之外,還有就是這村里還有他們幾個人在.

如今,要是這些人都離開的話.

那麼,村里就只剩下他跟陳二愣子了.

而陳二愣子如今又變成--

一時間他心里也是煩亂如麻.

"其實,猛的離開生活這麼多久的地方,我心里也很不舍,"云三兒深吸一口氣說:"雖然楚王宮金碧輝煌的."

"那是屬于我的宮殿!"楚懷西惡恨恨的盯著他:"你個盜國賊子!"

云三兒嘿嘿一笑:"對,對,我正要說呢,那必竟不是我該坐的位子.就因為怕露餡啊,我這三十年來不敢讓任何人近身伺候."

"你還把本屬于楚王的權利拱手讓出去了."楚懷西氣憤的補充道.

云三兒十分光棍的承認:"對,是這樣的,我本不懂得治國,也怕一旦沾染上權勢的滋味兒,以後無法抽身."

聽他這麼說,原本對他恨之入骨的楚懷西,不由疑惑的問:"抽身?你處心積慮的謀奪我君王之位,"

"不,不,我早說過了.我是被定靈山那個老雜毛以身家性命相逼,才不得己假扮楚君的."云三兒十分激動的叫道:"誰願意天天孤零零的守著個棵槐樹,呆在那冷冷的宮殿里啊."

若真是這樣的話,之前他還真是錯怪他了.

不過,被迷混三十年,呆在這窮鄉辟嚷之地,他心里的怨恨之氣仍然很重.

"說真的,你應該去恨那個定云山的老雜毛啊."云三兒見他仍然氣哼哼的看著自己,不由出聲道:"是他一手把咱們這三十年的人生給攪各成這樣了."

楚懷西紅著眼問:"是誰?"

"就是你之前請來對付我們的那個定云山的長老."云三兒不假思索的說:"那時候我雖然一時沒記起自己的身份,但親眼見鬼王把他殺了."

說到這里,有些害怕的看了眼一直隱于黑斗蓬里,緊守著熟睡的陳生的楚非.

"你說,他叫楚生?"云三兒的話才落音,只見楚非轉過頭看著有些發愣的楚懷西問.

聞言,他立刻點頭回道:"是啊,他也性楚,從小他就一直在我身邊."

他這麼一回頭,蘇林林不由眯起眼:這相貌跟躺在床上昏迷不醒的陳生,竟然十分相似!

再仔細一看,她才發現陳生跟楚懷西的五官也十分相似,只是臉型不同而己.

怪不得第一次看到還是陳老黑的楚懷西時,她會感覺有點似曾相似之感.

不過,因為陳生留著一臉的邋遢胡子,頭發也是亂蓬蓬的,楚懷西那時候雖然穿的破爛不堪,但一張白淨的容長臉收拾十的分乾淨秀氣.

沒想到這倆人還是出自--

看楚非這神情,蘇林林心里突然升起一個大膽的念頭.

她意味深長的看了看楚非跟楚懷西問:"陳生,是不是也是楚王室之後?我看他跟他們長的挺像的."

"是的,他本就是王室之後."楚懷西十分肯定的說:"不然,當年父王也不會讓他來到我身邊."

聞言,楚非眼神一眯,看向陳生的目光更加柔和.

聽說他們都有家人,而且還是出身王候世家,原本打算在陳家村終老的陳老皮也不由意動.

他悄悄拉了下云三兒問:"你可知道我的真正身世?"

可能是鬼王楚非把村里的游魂都擊散的原故,一直對堅信自己出自陳家村的陳老皮也不由動搖了.

聽到他的話之後,蘇林林輕笑一聲問:"你若想知道自己的過去,問別人是沒用的,只有自己真切的想起來才行."

聞言,他又有些退縮:"我,呆在這里都己經習慣了.吃喝不愁也算自由."

"哼,你所謂的吃喝不愁,是我每隔一段時間,從外面弄些米糧,畜牲進來才能保住一絲性命."云三兒笑著說:"我以後離村很不會再回來了,你們怕是要斷絕生計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