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七十章 陳生的身份
說到這里,他回頭看著氣得雙目發紅的楚懷西:"真的,這一切都是那個定靈山的長老逼我的,當初我也不知道,你就是楚王君啊."

他們在陳家村時,他不管是陳四兒的身份還是陳老皮的身份,對身為陳老黑的楚懷西,都很不友好.

甚至還欺負過他.

所以,再次踏足陳家村,讓楚懷西對他的憤恨之意更堪.

"對了,大家以後還是叫我云三兒吧."陳老皮笑嘻嘻的說:"陳老皮實在太難聽了."

楚懷西重重的哼了聲沒搭理他,正要往前走,卻被雪生叫住問:"老懷在哪兒?"

聞言,楚懷西身子一緊,嚅嚅的說:"我,其實我也不知道."

"你之前不是說,他在這里嗎?"雪生緊盯著他問.

那時,他不過是想禍水東引到云三兒身上,根本沒想那麼多.

蘇林林回頭看著他們說:"走吧,先到村里看看."

聞言,雪生才松開手.

楚懷西這才舒了口氣,快步行至蘇林林跟前.

在他眼里,楚非這個鬼王比雪生還要可怕,云三兒更是可惡之極,只有蘇林林還算正常.

關鍵是她能鎮住那兩個煞神.

有雪生在前面開路,他們十分順利的就穿過那片荊棘林.

一進入村子,蘇林林便感覺到有些不對勁兒:原來讓人十分舒服的感覺,變得十分陰冷難受.

看到她秀眉微微皺起,楚非不由出手將那些游離于村落間的游魂打散.

"蘇姑娘,你有沒感到越來越曖和了?"云三兒有些驚奇的看著,地上微黃的陽光說:"咦?村里竟然能看到陽光了."

說完,轉眼看到楚非披上一件黑色斗蓬,不由驚道:"明明己經曖和了,你又把自己包起來了."

雪生輕笑一聲說:"他是鬼王,不能見陽光的,"

鬼,鬼王?

云三兒身了一顫,看向渾身隱于黑斗篷中的楚非,只見他身形如風般漂向前去.

原來,這位真的不是人.

見他嚇的臉色青白,楚懷西幸災樂禍的說:"呵,你命這無知的東西,命還真大,小心被鬼王捏死!"

云三兒瞪他一眼,重重的哼了聲,趕緊往前跟上蘇林林的腳步.

"哎喲,那個穿著綾羅綢緞的不是陳老黑嗎?這麼一打扮還真顯白啊."這時,一個戲謔的聲音自前面傳來.

原來是留在村子里的陳老皮.

一看到他,云三兒便高興的跑過去問:"二愣子呢?怎麼就你出來溜達了?"

陳老皮上下打量他一眼問:"四哥,你可算回來了,剛才那個,"

說著,看向蘇林林:"原來,你們己經碰面了啊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一怔:"你說我們才出去一會兒?"

陳老皮點點頭應道:"是啊,你們早上不是跟陳老黑一塊兒去狗頭嶺了嗎?打哪遇見四哥了?"

早上?

這人是過糊塗了吧.

云三兒見她疑惑,上前打哈哈說:"在這村里,日子過的顛三倒四的,可是就比外頭的慢."

比外頭過的慢.

蘇林林看了眼滿臉不嫌惡的楚懷西:"你也這麼感覺嗎?"

楚懷西立刻恭謹的應道:"是,應該是這樣吧."

"帶我們去找陳生."楚非看著陳老皮沉聲說.

聞言,陳老皮愣了下,立刻小跑著帶他們到陳生家.

一路到云三兒還不住的嘀咕:"奇怪了,怎麼沒見二愣子出來?"

陳老皮瞪他一眼說:"平時也沒見你多待見他啊."

"那怎麼會,必竟二哥也經常來我這兒買鹽的嘛."云三兒笑嘻嘻的說.

就在他們說話的功夫,一行人在陳老皮的帶領下,來到位于村口的陳生家.

敲開簡陋的大門,陳生驚訝的看著蘇林林問:"恩人,你可算回來了,他們是--"

蘇林林笑著說:"我們有點事要問問你."

陳生邊殷勤的讓他們進來,邊問:"什麼事啊?"

"你知道老懷在哪兒嗎?"楚非踏入院子里問道.

老懷?

陳生抬頭看他一眼,神色迷茫的說:"村里沒有這個人啊."

聞言,蘇林林心里一陣失落.

這時,只聽一邊的陳老皮問:"你們是不是要找那棵老槐樹?"

"你知道在哪?"楚非轉頭盯著他問.

嚇的陳老皮身子一抖,指著外面大陽村的方向說:"我以前在大陽村兒,見過一棵很大的槐樹,不知道是不是你要找的老槐."

聞言,楚非淡淡的應道:"不是,我們是來找一個人.不是一顆樹."

老懷的本體還在楚宮中,它靈體化出來的很可能是人形.

"我們陳家村兒就剩下這幾個人了,沒有叫什麼老懷的啊."陳生有些迷惑的說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問:"哪村里有什麼不同尋常的地方嗎?"

"只有狗頭嶺.別的地方都樣,沒什麼不正常的."陳老皮搔了搔頭說.

雪生見他們問半天,也找不出什麼線索,不由提議道:"不如,我們去那個大陽村兒找找?"

蘇林林也跟著點點頭:"這倒是個主意."

"楚生,你真的不認識我了?"這時,只聽楚懷西一臉激動的看著陳生問.

聞言,陳老皮一臉驚訝的說:"老黑,你去哪弄這麼身富貴人兒的衣裳一穿,人也變傻了嗎?這是陳生,那來的楚生啊?"

楚懷西跟本不理會他,而是直盯著陳生問:"楚生,你真的不識的本王了嗎?"

"老黑,你這是什麼意思?"陳生滿臉不解的看著他問.

想到一開始她跟雪生重傷跑到這里,還是陳生心善心留他們,蘇林林決定幫他一把,于是,看著陳生問:"你真的什麼都不記得了嗎?"

"我怎麼會忘了你啊,恩人,是你救了我們這幾個人吶."陳生滿眼感激的說.

這時,只聽楚懷西十分失望的說:"整整三十年了,他肯定忘了我,忘記了西楚."

西楚?

陳生聽到這個詞後,突然雙手抱頭蹲下:"西楚,西楚,我,是誰?"

"你是楚生啊."楚懷西激動的叫道:"當年楚王身邊的侍衛."

我是侍衛?

陳生雙目迷茫的看楚懷西,搖搖頭喃喃的說:"不,你是陳老黑,楚王,我的主人是誰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