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九章 再探陳家村
陳四兒點點頭:"那里是個鬼村,村里三百多口人,在一夜之間全部慘死,所以,住著數百無法超度的鬼魂,但他們都認為自己還活著."

說到這里,他看向蘇林林:"你可能也從陳生口中聽過,所謂陳家村的往事,不過都是那些不甘心的怨念幻化出來的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好奇的問:"那你怎麼不受那里的幻術所控?"

陳四兒搖搖頭說:"怎麼可能會不受影響,我又不是鬼王,能搞定那些鬼魂."

"其實,我就是鬼王."楚非淡淡的插話道.

聞言,陳四兒一臉震驚的看著他:"真的?!"

接著,他立刻又搖搖頭笑道:"你別蒙人啊,我聽定靈山那位長老說過,鬼王凶煞之氣沖天,性子暴戾無比.你怎麼可能,"

"他的確是鬼王."雪生打斷他的話問:"你說的那個長老?"

楚非深吸一口氣說:"若我沒猜錯的話,就是被我在竹林居殺的那個."

"什麼?!"陳四兒激動不己的看向楚非:"你真的把那老修士殺了?"

楚非點點頭:"恩,他己經死了."

聞言,陳四兒滿臉驚喜的叫道:"太好了,我終于解放了!"

見狀,雪生正要問個清楚,卻見楚非己行至宮門口:"我們先去陳家村,找到老懷再說."

聽他提到老懷,蘇林林邊扶起陳四兒跟上去邊問:"你知道那棵老槐樹的靈體在哪兒嗎?"

陳四兒十分干脆的應道:"不知道,我就知道這麼多.不過,既然那老雜毛已經死了,我也就不藏著掖著了,你們到了之後去問問陳生,他之前是楚懷西的侍衛,可能會知道."

恩?

以前不是說陳老皮是楚懷西的護衛嗎?

蘇林林才問出口,就聽陳四兒笑笑說:"那個楚懷西能記起來自己是誰就不錯了,哪會知道誰是他的侍衛?"

"你之前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呢."雪生推開扶著他的蘇林林說:"你明明會走還讓人攙著?"

陳四兒嘿嘿一笑:"我這不是在地上躺久了,腳軟嗎?"

說完,身子一怔:"你們這就去陳家村啊?那我--"

"你也跟著唄,萬一我們遇到什麼狀況,你這個大明白人也能指點一二啊."雪生轉身扣住他的肩膀笑道.

見狀,陳四兒嘿嘿一笑:"那是當然,怎麼說蘇姑娘也是我的救命恩人,再怎麼著我也得陪你們走一趟."

這家伙倒挺識趣兒.

雪生放開他笑笑說:"這樣最好,走吧."

幾人腳步飛快的穿過一道道宮門,不過片刻功夫便來到那棵千年老槐樹跟前.

"你們又來這兒作什麼?"一看到他們進宮院,立在老槐樹下的楚懷西滿臉戒備的問道.

蘇林林朝他微微一笑:"自然是有事兒了,怎麼,還不叫這些人退出去?"

聞言,楚懷西立刻朝滿眼畏懼的盯著他們的兵將擺擺手:"你們都出去吧."

那些兵將一聽到他的吩咐,飛快撤了出去.

這些人不過是奉命來護衛的,都知道宮里這幾個人十分厲害,還有個鬼王隨身帶著,一言不合就大開殺戒.

當然,這不過是宮中人以訛傳訛而己.

見所有人退出去之後,楚非微微抬起手,只聽砰!的一聲宮門緊閉.

嚇的楚懷西身子一顫:"蘇姑娘,你們是要,"

"嘿,陳老黑,別怕他們不殺你."見他嚇成這樣,陳四兒不由笑出聲.

聞聲,楚懷西這才注意到他.

他驚訝的盯著那張極為熟悉的臉:"陳老皮?"

恩?

蘇林林不解的看向陳四兒:"你到底是誰?"

只見他十分尷尬的抓了抓頭發說:"我,其實叫云三兒,陳老皮不過是化名."

"那陳四兒呢?"蘇林林目光深沉的看著他問.

沒想到自己之前的判斷竟然是錯的.

只聽陳老皮干笑一聲說:"他現在成了陳家村的陳老皮唄."

"哎啊,陳家村就幾個人,你們還玩這個?"雪生輕嗤一聲問.

聞言,陳老皮摸了摸臉:"其實,我們一直生活在幻境之中,大家的身份都不是固定的."

楚懷西滿臉鄙夷的看他一眼說:"除了你們四個人,我跟陳生可從來沒變過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驚訝的問:"你也知道他們幾個經常互換身份?"

楚懷西點點頭:"以前總覺的有些不對勁兒,沒想到竟然是真的."

就在他們說話之時,楚非己經來到大槐樹根前:"走吧,趕緊找到老懷才是關鍵."

"你們,要去陳家村?"楚懷西驚訝的問.

聞言,陳老皮走上前拉住他說:"是啊,不如跟我們一起去看看?"

"我,"他剛一開口,只聽雪生說:"陳老皮說的有道理,走吧,你也跟我們一起去陳家村兒看看."

楚懷西身子一晃,雙眼噴火的盯著陳老皮:"算你狠."

雖然十分不請願,但有在雪生強大的威懾力面前,也只得乖乖就范.,

一眾人依照陳老皮的方法十分順利的通過陣法,來到狗頭嶺.

站穩腳步之後,蘇林林忍著頭暈,從懷里摸出一瓶藥丸,給每人發一顆:"這是辟邪定神丸,大家每人有一顆,就能守住靈台清明."

說完,她率先吞服一顆.

眼見雪生眼也不眨的也跟著吞下,陳老皮跟楚懷西才小心把藥丸放入口中.

微涼的藥丸一下肚,頓時精神一振,暈呼呼的頭腦也清明起來.

"哎,蘇姑娘,你這藥真管用啊,我到現在還記得自己是誰,再也不用跟陳四兒打架彼此了."陳老皮吞下藥丸之後,笑著打趣道.

楚懷西滿臉嫌惡的看著狗頭嶺外的那一大片荊棘林:"這可怎麼過去?"

"走過去嘍!"陳老皮嘿嘿一笑:"你別當兩天王君,就變嬌貴成這樣了吧,我做三十年國君,都不怕,你怕啥?"

聽他這麼冠冕堂皇的說出盜自己國君之位,楚懷西氣就不打一處來:"你這竊國賊子,竟然還有臉說出來."

陳老皮邊往前走,邊滿不在乎的說:"這有啥不能說的?我還真不想過當什麼國君呢,每天還得往這鬼地方跑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