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八章 迷失神智
蘇林林輕哼聲說:"那你當鬼不就得了,早知道我就不苦勁巴力的救你了."

聽她這麼說,雪生連連擺手:"不,不,好死不如賴活著.呵呵,再說也不是每個死人都有幸能修成鬼王的."

是啊,楚非怎麼就這麼巧修成鬼王了呢?

不過,這個疑問就在她心頭一閃而過.

很快,就被火爐上的靈藥異像吸引了全部注意力.

這次異像雖沒有之前在竹林居熬的那次讓人震撼.

但也足以引人入勝,所以,蘇林林跟雪生被牢牢吸引了全副心神.

就連生機將斷的陳四兒,也受靈藥異像影響,竟然不自覺的從地上坐了起來.

蘇林林只覺得全身如沐春風般,舒暢輕松.

待她回過神時,驚見外面天色己經暗了下來.

"你醒過來了?"聽到動靜的楚非,自門檻外轉頭看過來:"天黑了."

蘇林林看了眼依然沉侵在藥香之中的雪生問:"你什麼時間回來的?有沒有看到靈藥異像?"

楚非慢慢搖搖頭,十分遺憾的說:"我回來時,你們好像都己經入定了,並沒有看到什麼異像."

"哦,那真是太可惜了,這副靈藥蘊含著無盡的生機,"說到這里,她才驚覺楚非並不人,不由有些尷尬的說:"呃,你出去干什麼了?"

卻聽楚非笑笑說:"其實,你不用顧及我的,說實話跟你在一起時,我有時候也以應自己是個正常的人."

說到這里他不由失笑:"雪生說的對,能活著做人,誰會想當鬼呢?"

"是啊,我說的可都是肺腑之言."這時,剛醒過神的雪生接著說道.

蘇林林回頭瞪他一眼說:"你說什麼都對."

雪生正要反駁,看到楚非不由尷尬的摸了摸鼻子說:"對啊,你剛才去哪兒了?"

楚非耷下眼皮說:"我去了往日母後住的宮殿看看."

"哦,可有什麼收獲?"雪生好奇的看著他問.

只見楚非失落的搖頭:"沒有,那座宮殿被改成了處園子.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出聲安慰:"畢竟過去那麼久了,宮中有所變化也正常,你也別太傷心了."

"我早就沒有心了."楚非苦笑一聲:"不過是去看看而己."

如今,就算這副身體,看著雖于常人一般無二,但實院上也不過是一個虛影兒而已.

只是,他法力強大,可以讓自己凝出與實體無異的身體來.

但從本質上來說,他只是個沒有血肉的鬼影.

不知冷曖,沒有饑飽.

只有感識是真的,所以,聽到的看到的就格外的真切.

特別對于蘇林林的一言一行,都了若指掌.

她從一開始就不怕自己,縱然在他最為暴戾的時候,她都是一副神定氣閑的模樣.

若她是個修士也就罷了,偏偏她身上沒有一絲靈氣.

更重要的是,在她的言行舉止中,都沒當他異類來看.

仿佛,他根本就不是令人輕視而又恐怖的鬼,而是一個再尋常不過的人.

若說她心懷仁慈呢?

當初在竹林居為了放他出來,一眼不眨的就殺了宮中的天師.

但若說她冷血無情,在這里她又苦心勸自己不要禍害西楚子民.

如今,只盼陳四兒服下靈藥之後,能順利帶他們到陳家村,找到老懷的下落.

至于,如今西楚誰來執掌朝綱,于他而言都無所謂.

靈云島就要不保了,他也無心去關注這個了.

"藥湯熬好了,你給他灌下去吧."蘇林林對發覺內傷痊愈,而激動不己的雪生說.

她也十分高興,因為被天師門女道所擊中的暗傷也好了.

沒想到這個回春丹藥湯,竟有這等奇效.

聽到她的話之後,楚非也不由轉過頭,一眼不眨的盯著陳四兒.

只見雪生給他灌下幾口湯藥之後,一直閉著眼的陳四兒眼皮跳了幾下.

他立刻奔上前,緊盯著他說:"他動了!"

"哪動了?"雪生端著碗問.

楚非根本沒有理會他,而且看著湊過來的蘇林林說:"我剛才看到他眼皮動了動."

"好,雪生,你感緊把剩下的給他灌下去."蘇林林十分激動的說.

雪生邊應聲邊麻利的掰開陳四兒的嘴,把剩下的藥湯一股腦灌了下去.

待碗中澄明的湯藥見底時,陳四兒終于張開了眼:"這是哪兒?"

蘇林林盯著他恢複明靜的眼睛問:"陳四兒,你怎麼知道從狗頭嶺能回到楚王宮?"

"我當然知道了,是定靈山長老特意交待的,哎,你是誰啊?"說完,他才恍過神,十分警惕的看著蘇林林問.

"你的救命恩人."蘇林林極力掩住躍雀的心情,神色平淡的應道.

恩人?

陳四兒疑惑的打量她一眼問:"你,就是跑到陳生家的那個外人?"

蘇林林點點頭:"確切來說,我是個大夫,救了陳家村里的幾個人."

"既然有外人進來了,你現在又出現在楚王宮,一定是知道陳家村的密秘了吧?"陳四兒倒是很配合的坐起來問.

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問:"什麼密秘?"

陳四兒抬手往臉上一抹,然後輕輕揭下一層極薄的面膜,隨手丟掉說:"我不是楚君."

"恩,這個我們知道."楚非激動的上前盯著他問:"你知道怎麼進入陳家村嗎?"

陳四兒微微一愣:"你們要去那個鬼地方干嘛,若非迫不得已,我無論如何也不願去那個地方的."

蘇林林有些不耐煩的問:"你只要告訴我們怎麼通過陣法到那里就行."

陳四兒長出一口氣說:"好吧,要通過陣法進入陳家村很簡單,只要圍著老槐樹正繞三圈後,然後在樹身上輕扣三聲即可.不過,"

說到這里,他故意停頓了下:"你們手里得拿一片靈槐葉."

原來這樣.

"那怎麼回來呢?"雪生接著問道.

陳四兒深吸一口氣應道:"拿著那片槐葉,包一撮狗頭嶺上的黃土,默念回宮即刻.當然,如果你們能保持神智的話."

本來,大家都十分高興能打探到進入陳家村之法,不過聽他這麼一說,心又沉了下來.

蘇林林看著他問:"你是說,只要進入陳家村,變會迷失神智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