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七章 戒律困果
這廂兩人邊忙著制藥,邊聊天倒也算熱鬧.

只說楚懷西一個人呆呆的坐在前殿的禦坐之下,看著下面空蕩蕩的朝堂,心底異常寂寥.

宮中守衛生的話言猶在耳:"王上,您三十年前就下聖令,把王家大事都給內閣處理,關閉了朝堂."

呵,怪不得陳四兒那個假安坐三十年君位,都沒人發現.

原來,他早把權利交了出去.

如今,國中大事都由內閣十二位大夫決定,他這個楚君王,完全被架空了.

自己費盡心力回到宮中,得到的竟是這個結果.

楚懷西心不由湧起一股憤恨之意:他整整在陳家村昏昏沉沉的過了三十年,決不能接受這樣的命運.

"你想奪回屬于自己的權利嗎?"這時,一個十分空靈的聲音傳入耳中.

他驚然看向殿門口,不由失聲叫道:"父王!"

"我不是你父王."那人身形如風般靠近他說:"身為帝王,不能撐權,的確是王室的悲哀."

楚懷西從禦坐上直起身子,張大眼盯著他:"你,你是那位叔祖?"

楚非微微一笑:"你不用怕,我現在很清醒,絕對不會傷害你的."

聽他這麼說,楚懷西面帶疑惑的看著他問:"你,為什麼要幫我?"

"因為,我也要你幫忙啊."楚非看著他說.

我?

楚懷西連連擺手:"我真的不知道怎麼回陳家村啊,也不知道老懷的下落."

"那你就好好想想吧."楚非留下一句話,又飄然離去.

"我有什麼好想的?"對著依然空蕩蕩的大殿,楚懷西滿臉憤怒的吼道:"我連自己為何會落到這步田地都不知道."

聽了他的話,己行至殿外的楚非不由一愣,繼而輕歎了口氣,朝蘇林林他們所呆的宮院而去.

一路上雖然遇到不少侍衛,但他們卻都對他視而不見.

這讓楚非十分不解:"你們都是干什麼的?"

他終于忍不住,找到一個穿著侍衛統領服的人問.

那小將領嚇的渾身發顫:"大人,我們只負責守護宮中財物."

"財物?那楚王的安危,你們都不管?"楚非一臉不可思義的問.

這個侍衛統領磕磕巴巴的說:"只有禁衛軍才是負責王上安全的."

聞言,楚非一把推開他,心里暗歎一聲:楚國王權定是旁落于外了.

看來,老懷的失蹤絕對大有文章.

想到這里,他不由加快腳步.

待他來到那個隱于後宮深處的宮院外時,看著宮牆外那頂高塔,不由輕笑出聲:楚懷西真是好算計!!

原來,這個宮院緊臨著宮外的離恨塔.

而天師一門就在離恨塔中修行.

天師一門最擅長收妖驅鬼,把他們安置在這里,就算楚懷西不出去跟他們報信,天師一門也定然能查覺的到.

而這個宮院,本能就是前朝為關押一名妖妃之地.

哼,真沒想到楚懷西倒有幾分聰慧.

在性命難保之時,還能想出這等計策,若是坐上一國之君,定然不甘心權利旁落.

罷了,眼下還是找到老懷要緊.

"怎麼樣,楚懷西還是嘴吧?"蘇林林笑眼看向他問.

楚非輕輕搖頭:"他看來是真的不知道."

那也有可能吧.

眼下只能指望這回春丹藥有奇效,能成功挽回陳四兒的性命.

"你說楚懷西為什麼要害死陳四兒?難道只是怕他取代自己繼續做王君嗎?"雪生撓了撓頭問.

蘇林林輕笑聲說:"這只怕僅是一方面而己."

"他若知道陳家村的話,一定會來找我們的."楚非看著宮門說:"他如今處境也不好,恐怕己經被人查覺到,不是原來的楚王了."

哦?

蘇林林神色一凝:"你是說,他之所以被送到陳家村,還有什麼陰謀不成?"

楚非冷哼聲說:"權利,是會讓人瘋狂的."

之前,楚懷西明明說是老懷把他流放到陳家村的,如今怎麼又扯出這麼些東西?

聽了楚非說的他從見過楚懷西之後的所見所聞,蘇林林心里也不由唏噓:看來,是有人不想讓他們找到老懷啊.

也可能她之前真的是冤枉楚懷西了.

那個天師門的女弟子,很可能不是他請來的.

那麼,這股勢力的目的到底是什麼?

"那些人只想能夠保住現在手里的權力,繼續架空君王."到底是出身王族之人,楚非一針見血的說.

要真是這樣的話,他們的對手倒也不可怕.

反正他們也不貪什麼權勢,只想著找到老懷離開而己.

如今,最怕的就是定靈山那些修士也參合在其中.

不過,一般的修真者,對于凡俗權利都不太熱衷吧.

她才想到這里,就聽楚非皺著眉頭說:"這事十有八九中定靈山那幫老東西逃不開干系,能算計到老懷的,一般人跟本做不到."

"呵,不是說修士一心只求大道長生嗎?"雪生挑了挑眉問:"難道,也貪戀世俗權貴?"

楚非輕呼一口氣說:"雖然我也聽說過有修真大能可長壽至千歲,但是,我們這靈云島上,這幾百年來,修為最高的也不過活到百歲而己."

那就是還沒有修至築基的修士.

怪不得定靈山那些人不敢輕易再來惹他們.

以鬼王的實力對付個築基中階的修士都不在話下,更別說他們一群練氣修為的人了.

蘇林林服下一顆補氣養血的藥丸,然後把剩下的都分類裝到玉瓶中.

"喏,這個是你的,拿著,兩個時辰服一粒."裝好之後,順手丟給雪生一瓶.

看著她手里的玉瓶,楚非突然眼神一眯,然後轉身朝外面奔去.

"他又怎麼了?"雪生嘴里含著一顆藥丸問:"難道,也去找藥吃了?"

蘇林林不由笑出聲:"呵,你別亂說,小心惹惱了他,我可不管."

雪生吞下藥丸笑道:"做鬼其實也不錯啊,你看,不用吃不用喝,還用不著睡覺.省了多少事兒?"

"修為高的修士也能辟谷修行."蘇林林白他一眼說.

雪生不以為意的說:"那不還得死命的修行嗎?更兼要守一堆的戒律困果,那有當鬼來的逍遙自在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