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六章 機緣巧和
蘇林林擺擺手說:"現在先不動他,我們還得靠他來穩住定靈山那幫修士呢."

聞言,楚非方才又坐下來,看著藥香嫋嫋的丹鼎問:"你會練丹嗎?"

"不會啊."蘇林林抬頭看著他問.

楚非笑著搖頭道:"既然不會,你手里怎麼會有丹爐?"

原來,這個鼎叫丹爐啊.

蘇林林十分驚訝的說:"你怎麼知道這玩意兒?"

雪生神色平淡的說:"定靈山的那幫人,曾拿我的頭發入爐練過丹藥."

你還真的渾身是寶啊,死後骨頭連器,毛發竟然也能入爐練丹.

不過,這是什麼邪丹,竟然以死的頭發入爐,想想怪嚇人的.

蘇林林這麼想著就問出了聲.

楚非神色茫然的搖頭道:"我也不知道,不過,你並非丹師倒還能用的了丹爐,這一手醫術也是極為了得."

蘇林林苦笑一聲,並沒有應聲.

她的一手醫術本就得自李長風這個修士所授,所以,能用丹爐練藥那也算是水到渠成之事.

倒是雪生指著那丹爐問道:"那你知道這種丹爐有何神奇之處嗎?"

楚非淡淡的搖頭:"不知道,不過只見過修士用過,想來一般的醫者都用不了吧."

"他說的對,我之所以用這個丹爐熬藥,主要原因所有藥材都是靈草,必需要用丹爐方能鎖住靈氣."蘇林林深吸一口讓人心神勃發的藥香味說.

雪生十分疑惑的看向蘇林林:"你倒還真跟修真有緣呢."

蘇林林笑笑說:"可能吧."

這時候她突然想到,也許當初三叔帶她到青山村,連字都沒教過她認,就是為了躲開修真界的是非.

自從見識到修真界之後,蘇林林才明白這個世界有多危險殘酷,遠非平淡而普通的凡人生活所能比的.

不過,她這一生可能注定都不會過上安穩平靜的日子了.

除非能讓兒子複生.

但這個希望實在太過于渺茫了.

"蘇姑娘,你們到底是什麼地方的人?怎麼會來到我們西楚的?"這時,忽聽楚非好奇的問道.

蘇林林輕吐一口氣,笑著應道:"我們本是蒼桐的人,機緣巧和之下才會來到這里."

聽她這麼說,楚非也沒再追問,只是目光沉沉的說:"我恐怕靈云島跟外面的大結界,快要崩潰了."

哦?

大結界?

蘇林林好奇的問:"你說靈云島跟外界不通?"

為什麼要設立結界孤立起來?

只聽他深吸一口氣說:"靈云島是千年前我西先祖跟東原國的老祖,為避開亂世之禍,帶著一眾族人遷徙到這里的."

當初為了避開那場浩劫,兩家人以家族重寶請一位金丹大能,給靈云島上設下一層結界,以隔絕于外世.

原來是這樣.

"如今千年己過,雖然我們王室每隔三十年都會以靈石填初陣法,但是畢竟時日己久,結界經諸多風雨,怕是支持不了太久了."楚非輕歎一聲說.

原來是這樣.

想來這靈云還是個世外桃源啊.

只怕那結界一旦被破,島上就不會再平靜了.

雪生砸了砸嘴說:"要是沒了大結界守護著,靈云島怕是要有一場劫難啊."

他被俘至此界三年多,雖然平日里只在白露村周邊活動,但也見多妖邪橫行,修真者霸道冷酷之事.

定靈山那些個修士,連他都打不過,莫說這島被大妖發現,就是來幾個邪修,就得有滅頂之災.

聽他這麼說,楚非驚訝的看著他問:"你說,千年前的那場浩劫,還沒平息?"

雪生搖搖頭說:"之前有沒平靜過我不清楚,反正現在世道很混亂."

楚非深吸一口氣,站起來說:"我去找楚懷西問問,定靈山的那幫人,到底想干什麼."

看著他離開的鬼影,雪生輕笑一聲對蘇林林說:"沒想到這家伙,竟然真的轉性兒了."

蘇林林呼了口氣,看著緊閉的宮門說:"我總覺得他之前是被人刻意的控制了."

真的?

雪生驚訝的看向她:"你連鬼不對勁兒也能查出症結?"

蘇林林瞪他一眼說:"胡扯什麼,我也只是猜測而己."

"只怕是那個在背後控制他的人,會對咱們不利,"她思忖著說:"你得趕緊恢複妖力,不然,真到那一步,咱跑都跑不了."

聞言,雪生模了模鼻子問:"你都看出來了?"

"廢話,你的身體從一開始就是我調理的,有沒有妖力,我怎麼可能不知道?"蘇林林白他一眼說:"你還記得妖體修練方法吧?"

雪生伸了個懶腰,笑嘻嘻的說:"那得到晚上了,現在修行不了."

蘇林林沒有應聲,而是拿出懷里余下的五個儲物袋,開始一一打探起里面的東西來.

這一看之下,竟然發現不少寶貝兒.

竟然不少修士都有隨手收集靈草的習慣,這讓她又找到不少比較少見的靈草.

而且,還有十數顆妖獸內丹.

最關鍵的是,還找到幾瓶一階靈丹.

不過,都是引靈入體之後的修士才能用的辟谷丹,跟補靈丹什麼的.

根本沒有他們這些凡人能用的.

剩下的就是各種法寶靈器,這些東西蘇林林更用不了.

倒是有幾顆上等靈玉,她一拿出來大金刀就激動不己.

于是,她就拿兩塊給它滋補了.

因為之前買丹爐,雪生把所有儲物袋兒都搜刮了一遍,所以沒有一塊靈石留下來.

當然,他自己手里的幾個儲物袋里,倒還有幾十塊.

蘇林林把這些東西都歸到一個儲物袋里面,然後,從王老道的儲物袋里找出一罐密,一個小石磨.

開始制做藥丸來.

雪生見蘇林林十分熟練的把各類藥草磨成粉,按不同的比例混在一起,然後倒入蜂蜜調和.

不由大感興趣:"蘇姑娘,讓我也幫你磨藥面兒吧."

"行啊!"說著,她又從儲物袋里拿出一個石臼:"喏,你把手邊那味白蠟草搗碎."

雪生看著眼前瞬間多出的大堆,看上去十分堅硬的木殼,心里不由有些後悔:"這得搗到什麼時候去啊,"

蘇林林翻起眼皮看他一眼說:"不急,你慢慢搗,越碎越好."

聞言,雪生只得認命的干了起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