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五章 燭火供奉
以後,還有的是時間去報仇.

"你對定靈山的修士了解多少?"就在他思緒翩然之時,突聽得蘇林林開口問道.

定靈山啊.

他低下頭良久才開口:"我母親的外家,就出自定靈山."

哦,原來還有這麼一層淵源.

那定靈山的修士竟然還拿他的尸骨做法器?

這也太不地道了吧.

不過,不等蘇林林問出聲,楚非接著說:"只惜我姥姥雖然出自修真世家,但卻一生都未能入道,所以才會下嫁至云家."

蘇林林挑了挑眉:"修真世家?"

楚非點點頭:"是啊,定靈山的宗家,仍傳承近千年的修真世家,在整個靈云島地位都十分超然."

"那,你殺了那個老修士,豈不是跟他們結下仇怨?"蘇林林有些苦惱的說:"那些修士會不會再來找我們的麻煩?"

只聽楚非輕笑一聲:"那個老家伙手里既然拿著骨笛,說明在定靈山那群修士當中,地位定然不低,我想一時半會他們還不敢來惹咱們."

說到這里,他不由挑了挑眉:"你要想知道他在定靈山什麼身份,直接找楚懷西過來問問不就行了?"

我才懶得知道這個呢.

只要確定沒人來打攪就行了.

必意配制回春丹方極耗精力,而且,在炮制靈草之時,稍有慎就無法入藥.

當年,為讓她牢記這味丹方,以及炮制之法,老叔整整教她三年,從她四歲開始記事,一直到七歲,不斷的在門檻上添畫靈草,反複的跟她講解.

直到這味靈方不知不覺的刻到她心頭方才作罷.

希望這味靈丹之方,真的能夠起死回生吧.

雪生飲下湯藥之後,蒼白的臉色恢複了些許血色.

蘇林林麻利的清洗丹鼎之後,接著開始熬制回春靈藥,待靈藥依順序入鼎之後,她才松了口氣.

一松懈下來,便感覺到十分疲累饑渴.

想到吃食跟鍋碗都在另一個儲物袋里,正要拿出來滴血認主,誰知,心念一動儲物袋里的東西竟然一一出現在腦之中.

她試著伸手進去,結果十分順利的拿出個小鐵鍋.

"恭喜你,終于引靈入體了."雪生神色有些暗淡的說.

蘇林林十分高興的擺擺手:"我那有那天大的機緣啊.不過,是讓一個儲物袋認主罷了.沒想到別的也能用了!"

說著,急忙從懷里掏出王老道之前遺失的那儲物袋,伸手進去一探,一把撈出她之前在鬼谷做的那張面具.

"這是什麼東西,怎麼這麼難看."雪生看著蘇林林手里,那塊造型奇物的木塊笑道.

蘇林林瞪他一眼說:"這是我做的面具."

"這怎麼也跟面具扯不上邊吧."一旁的楚非不由笑出聲.

蘇林林輕哼一聲:"你們什麼眼光,連面具都認不出來."

雪生止住笑問道:"你做這面具有什麼用?"

用初,可大著呢.

她只笑笑說:"我也是隨手刻畫而已."

說完,從儲物袋里拎出半只剝洗乾淨的靈鴿,丟入添滿靈泉水的小鐵鍋里煮上.

接著,又從儲物袋里掏出油鹽,香葉等佐料丟進去.

看的雪生兩個眼神發直:"這是誰的儲物袋啊,里面什麼都有啊!"

要是帶著出門肯定餓不著.

一般修士都不重吃喝,儲物袋里都是修真用品,極少吃喝之物.

看這蘇林林一樣樣往外掏各式的吃喝用品,鬼王楚非一臉的羨慕:"我已經幾百年沒吃過東西了."

"那你都吃什麼?"蘇林林好奇的問道.

她雖然在鬼谷呆過很久,但是真正的鬼這沒見過幾個.

更沒有深刻的交流過,所以對他們的生存方式也十分好奇.

聽她這麼問,楚非不由一愣:"我?燭火供奉吧."

你還能吃到香火?

雪生驚訝的問:"你不是以大罪被處死,沒有位列宗廟嗎?"

聞言,楚非心里也十分迷茫:"是啊,我能感覺到,那些香火並非後世族人所獻."

"香火供奉只會讓你沐浴天道之恩,漸漸平息心里的暴戾之氣,慢慢皈于守護之責,"蘇林林皺著眉頭看向他:"怎麼可能讓你凶煞之氣變的那麼重?"

從恢複神志的楚非可以看出,他本性溫和大度,並非嗜殺之人.

但是之前剛遇到之時他渾身戾氣非常重,連面目都十分模糊.

她一直認為楚非之所以變成這樣,跟他的遭遇有關,不過,今天聽他說常年享受香火供奉.

這樣的話,兩百年多大的怨氣也該磨平了啊.

蘇林林心里正疑惑之時,只聽雪生好奇的問:"哪是誰這麼好心,一直供奉你?"

楚非神色迷茫的搖搖頭:"我也不知道,不過,若沒有那些香火,我怕是早就入輪回去了."

聞言,雪生不由雙目一亮:"看來,是有人想要你留下啊."

聞言,蘇林林心里不由一沉:"你說,是不是,"

"蘇姑娘,不好了楚王宮被定靈山的修士圍困住了."不等她說完,就聽楚懷西慌里慌張的跑進來叫到道.

蘇林林抬眼看著他問:"不是你特地請來對付我們的?"

聞言,楚懷西不由一愣:"我,我怎麼可能,"

"怎麼不可能?剛才那個天師門的人,不就是你找來的?"蘇林林封住他的話輕淡的說:"我本來念再當初再陳家村,你好心帶我們出來的份上,有心讓你做穩楚王之位."

說到這里,她看了眼藥香四溢的丹鼎說:"你真以為我救不活陳四兒?"

這下,楚懷西不由臉色大變:"蘇姑娘,我真的沒有做過這些."

"我才懶得管你做過什麼,眼下,你只要老老實實的守住楚宮,別讓什麼人來打擾我們就行."蘇林林笑笑說:"到時候,我能保證楚君之位還是你的."

得到這句話之後,楚懷西才面臉踟躕的躬身離開.

"你怎麼知道那些人是他找來的?"楚非不解的看著她問.

蘇林林笑笑說:"猜的,他跟咱們可不是盟友,楚宮被困跟我們有什麼關系?"

雪生一臉恍然:"也是,我們幾個可能打不過他們,跑還是能跑的掉."

其實,蘇林林之所以跟楚懷西保證不動他的君位,就是怕被圍困住的話,根本跑不掉.

沒想到這還真是楚懷西搞的鬼.

他的目地只是要做牢西楚君位而已,只要承諾給他就行.

"這家伙要是救不活,怎麼辦?"雪生看著形同死人的陳四兒問.

蘇林林皺了皺眉:"那就只能去找楚懷西了."

"你說,他也知道如何去陳家村?"楚非眯著眼看向她.

蘇林林點點頭:"我感覺是."

聞言,他深吸一口氣說:"要不,我去嚇嚇他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