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四章 儲物袋認主
蘇林林雙目一亮:"怎麼用?"

女修隨口應道:"只要讓這儲物袋兒認你為主即可."

怎麼認主?

"認主十分簡單,只要滴上一滴心頭血即可."女修又把儲物袋丟給她:"我是不會為滅師仇人做任何事的."

暈,我又沒殺你師父.

反而是他把雪生打成重傷.

蘇林林腹誹兩句,才開淡淡的開口道:"多謝道長指點,還請稍等片刻,待我取出靈草藥之後,再送你離開."

聞言,那女修高昂著頭道:"呵,還不相我?你隨便吧."

蘇林林懶得跟她多口舌之爭,十分利落的咬破食指,擠出一滴血融到手里那個藍色儲物袋子上.

隨著血跡泅開並化為無形,她抻手探入儲物袋兒.

那個十分巨大的藥房突然出現在頭腦中,她激動不己的飛快找到需要的靈草,心念一動,便拿出來了.

沒想到真的成功了,怪不得之前在鬼谷王老道兒沒有入道時,也能從儲物袋兒里取物.

原來,只要讓儲物袋子認主就行了.

這個女修雖然無理,不過倒是幫是她的大忙.

所以,蘇林林十分鄭重的沖她行了個禮說:"多謝道長,請!"

聞言,一直小心關注著楚非的楚懷西,十分有眼色的上前帶著那女修離開.

就在女修轉的瞬間,一陣大風刮過,正好吹起她身上寬大的道袍.

蘇林林不由眼神一凝,正要開口叫住那女修,卻見那她抬腳如風般奔了出去.

"蘇,蘇姑娘."正當她抬腳欲追出去時,只聽身後傳來雪生微弱的呼聲.

蘇林林身子一頓:算了,當務之急是先治好雪生的內傷.

打定主意之後,她立刻來到他身邊,燃起小火爐邊炮制靈藥,邊給丹鼎預熱起來.

這時,一直盯著那女修的楚非也走過來,看著她問:"蘇姑娘,你剛才是不是看了什麼?"

聞言,蘇林林心里一沉,繼而又松了口氣問:"看出什麼?"

"她腰里的佛塵吶."楚非似笑非看的說.

蘇林林手下一頓,抬頭看著他問:"你,也認得那柄佛塵?"

"呵呵,不認識,我剛才不過是見你盯著它看而己."楚非輕笑一聲,在他們身邊坐下.

雪生警惕的看他一眼問蘇林林:"這個鬼王,轉性了嗎?"

"再怎麼轉也入不了佛道的."楚非自嘲的笑笑說:"我現在不過清醒而己."

還是清醒點好,至少不那麼嚇人了.

雪生暗自嘀咕一聲,努力撐著身子坐起來,看著呆在院中間的陳四兒問:"他又被打暈了?"

蘇林林輕笑著搖搖頭:"誰知道他又受什麼刺激了,剛才被那個女道帶回來後,就一直那個樣子了."

"他怕是快要不行了."楚非神色凝重的說:"我去把他弄過來,蘇姑娘你趕緊給他看看,還有沒生機."

說著,飛身到院里拎著陳四兒丟到蘇林林跟前.

蘇林林把最後一味靈藥投入到丹鼎中之後,才拉過僵坐在眼前的陳四兒的手腕.

手指一搭上他的手腕,心下不由一驚:竟然沒有一絲脈息了.

再看陳四兒臉色發青,眼珠子早就散了.

她急忙把手指放在其鼻子下,結果,良久都不見有氣息.

難道,陳四兒真的死了?

那,為什麼他身上還有絲熱呼?

楚非十分擔心的看著她問:"怎麼樣?他是不是死了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不,我一定要救活他!"

說完,便拿出裝著靈草的儲物袋兒開始忙活起來.

陳四兒雖然暫時沒了氣息,心跳,但他體內還有最後一絲生機未斷,也是她之前所開的兩副靈藥之力強行激發的生機.

所以,蘇林林打算給他也配一副回春丹的靈藥湯.

以前聽老叔說過,這味藥可以起死回生.

只要有一絲生機在,服下之後就能從閻王手里逃脫.

至于陳四兒能不能被救回來,也看他的造化了.

"你確定他還能救的活?"楚非驚訝的看著蘇林林又拿出一個小鐵爐子問.

蘇林林邊炮制靈草邊說:"我盡量吧,要是他命中注定,今天從活尸變成死尸那也沒辦法."

呵!

楚非忍不住笑出聲:"蘇姑娘說笑呢,既然你出手,一定能救活他的.至少能讓他保持住活尸之態吧."

說完,不由歎了口氣:"當年,我怎麼就沒遇到像你這樣一個神醫."

"你說,你以前也沒死透啊?"蘇林林笑著問.

鬼王楚非苦笑道:"至少,我被人拆分骨肉煉制法器時,還有一絲意識."

這也是挺殘忍的,難怪他之前暴戾之氣那麼重.

"我尸骨被定靈山那幫修士拆下來之後,一身無用的皮肉,"說到這里他慘笑一聲:"我竟然還能記得這些."

沒死就被肢解,死後魂魄目睹自己的身體被錘煉成器,這種感覺的確夠悲慘的.

他停頓了會兒,才繼續說:"我那身被丟棄的碎骨皮肉,就是被一個長得跟剛才那個十分相似的女修,收拾起來埋入黃土的."

哦,原來是這樣.

蘇林林還以為楚非清醒之後,就你雪生說的突然轉了性呢.

不過,他目前這個樣子,比之前動不動就要爆的狀況實在好太多了.

"你這一生還真是夠慘的."雪生有些同情的說:"死後連個全尸都沒落下."

而且,幾乎全身的骨頭都被煉制成了法器.

楚非歎了口氣說:"是啊,只怕楚王室就我一個這般悲慘的皇子了."

所以,他當年才怨氣沖天,甯願化為厲鬼也不入輪回.

沒想到卻被天師一門合力鎮于竹林居.

如今有幸出來,再入楚宮卻己物是人非.

他本來有心借尸還魂,以了君臨天下之憾,未成想卻在那片木槿花林中,偶遇母後的遺念.

她說,希望自己能好好活著,千萬不要意氣用事.

西楚子民是無辜的.

是啊,他若有逆天而行,必將給楚國帶來無妄之災.

本來,他還心有不甘,但自從聽了蘇林林的話之後.

才完全放下了當年的執念.

讓他當年落得如許悲慘的人是豔妃跟楚習,他即便為鬼也要找他們追討.

若是這兩人也化為鬼族,他無論如何都要找出他們.

怕只怕他們已經墮入輪回.

罷了,他如今己修至鬼王,況且有蘇林林手里的通靈玉在,他也不用怕天師一門的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