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三章 毫不忌諱
剛才那個女道士的法器打中她數次,蘇林林雖然身受重傷,但卻強撐著沒有表露出來.

所以,一喚出大金刀她就沒動過身子.

直到那青衣女子出去,實在撐不住才跌坐下來.

幸好大金刀早開了靈智,而且能跟她自如交流,不然這回就吃大虧了.

早知道這女道手里這麼多法器,她就不逞能跟她硬拼了.

很快,那個青衣女道再大金刀的威逼之下,帶著神色迷茫的陳四兒進來.

"好了,人我帶來了,你快把這破刀收回去."青衣女道把陳四兒推到蘇林林很前,又些忌憚的沖她叫道.

她話剛一出口,便被抵再身側的大金刀重重嗯砍上一刀.

啊!

青衣女道嚇的尖叫一聲,卻聽蘇林林慢悠悠的說:"放心把,你還活著."

捂著被砍的血淋淋的手臂,那女道嚇的渾身發抖:"這位女俠,剛才是我有眼不識泰山,求你高抬貴手,"

"你剛剛下黑手害我時,怎麼不高抬下貴手?"蘇林林冷眼看著她說.

她雖然沒打算要這女道的命,不過,也得讓她吃點苦頭.

不過,她還沒出手,大金刀就替她教訓了下這無知女道.

"你畢竟殺了我師弟,我要是不盡力替他報仇,怎麼能再師門抬起頭?"那女道小心防著大金刀,一臉委屈的說.

蘇林林輕笑一聲:"殺你師弟,是他找死,也怪不得旁人."

你,

那女道剛要出口大罵,卻見大金刀晃了皇刀身,不由驚然住口.

見狀,蘇林林嘴角微翹:"今天我不想惹下太多因果,你在打斗時暗算于我,剛才也中了一刀,咱們算是扯平了,走吧."

走?

青衣女道張了張嘴:"我,我還沒把竹林居的鬼王收了呢."

"你走吧,別再進宮被我碰到."蘇林林不耐煩的喝道.

如今雪生種傷,她還要鬼王留下來護身呢,怎麼能讓她輕易帶走了.

聞言,青衣女道還要再開口,確被大金刀挑起後被衣服丟出老遠.

"那可是鬼王,而且是厲鬼之王,你當心被它吃了."被扔出去時,那青衣女道不甘心的叫道.

蘇林林看著從通靈玉扳中出來的鬼王楚非:"她是?"

"她們是天師一門的人,我們鬼道的克星."楚非毫不忌諱的說.

蘇林林收回大金刀說:"這我知道,她們為什麼以前沒收了你?"

楚非看著大開著的宮門說:"之前,就是天師一門的人把我困再竹林居,我也答應過他們只再那里修行,不踏入楚宮一步."

"看來是你違背了誓言."蘇林林神色淡然的看著他說.

楚非點點頭:"我當時的確是被執念所控,想著回到楚宮奪取一本該屬于我的君位."

蘇林林挑了挑眉:"怎麼,現在想通了?"

"聽蘇姑娘良言相勸,我才明白過來,過去的怎麼都不可能再回來."楚非輕輕推開頭上的風帽,第一次真正露出,一直隱于朦朧鬼霧中,那極為模糊的容顏.

就在兩人說話之時,只見楚懷西親自領著一位女修士從外面進來.

"蘇姑娘,這位是定靈山的仙師,你,"楚懷西一看率先出來的鬼王楚懷,不由愣住:"你,是叔祖大人?"

收斂了暴戾之氣的楚非,五官相貌跟楚懷西三十年前離宮的父親極為相似.

所以,這麼清清楚楚的看到他的真容之後,楚懷西才會這麼竟訝.

楚非沒有理會他,而是轉頭朝屋里守著雪生的蘇林林說:"蘇姑娘,你看這個修士還行嗎?"

蘇林林放下手里的靈藥,看著那個滿臉怒色的女修說:"只要是引氣入體成功的修士就行."

"你練氣幾層?"楚非看著那女修問道.

那女修盯著他看一眼問:"你就是鬼王?"

楚非輕輕抱拳應道:"不敢當!"

聞言,那女修突然從懷里掏出一張靈符,飛快激發打向他.

"小心!"蘇林林輕喝一聲,大金刀應聲而出,一刀斬落那個封鬼驅邪靈符.

楚非身子一晃,往後退幾步,對蘇林林說:"蘇姑娘刀下留情,這孩子有緣踏入修真之途不易,且莫斷了她的前程."

聞言,被大金刀逼的後退連連的女修厲聲喝道:"誰要你假惺惺的可憐我!哼,今天縱然不能為師父報仇,"

"你省省吧,要不是你師父出手狠辣,非要我朋友的命,也不會被楚非失手打死."蘇林林輕哼一聲說:"再說了,你既然知道鬼王的身份,那麼也該清楚你師父手里那根骨笛的來曆."

聽她提到骨笛,那女修不由神色一頓:她當然知道師父那件上等法器,正是由兩百年前的那位廢太子--也就是眼前這個人的臂骨所煉制.

沒想到最後這法寶竟然被其鬼魂所奪.

她剛想到這里,就聽蘇林林淡聲道:"你師父拿人家的骨頭為法器攻擊我們,死在他手里一點也不虧."

說起來他那個便宜師父也算是倒黴.

"憑什麼你們硬撞王宮,犯下死罪,我師父依楚王之令出手,就得搭上性命?"那女修氣憤不己的指著她叫道.

蘇林林嘴角微微一翹:"因為不敵于人,該死."

你們才該死!

女修滿臉憤恨的盯著她說.

蘇林林一步步走到她跟前:"呵呵,我們是不是該死,你說了不算."

說著,從懷里拿出一個儲物袋:"如果你不按我說的做,那麼,你一定會死."

聞言,那女修不由後退一步,苦笑一聲說:"我既然來這里,就沒打算還要活著回去."

"如果你按我的說做,絕對可以活著出楚宮."蘇林林遞給她一張紙:"你要做的很簡單,就是按這紙上的藥名,把里面的靈草藥取出來."

女修愣了下,在鬼王楚非巨大的威壓之下,才不得不接過她手里的紙.

只見上面只有數味靈草.

這個女人到底是什麼意思?

就在她思忖之時,蘇林林又把手里的儲物袋兒給她:"靈草藥就在這里面,取出來之後,你就能走了."

那女修拿著儲物袋兒遲疑了下問:"你為什麼不自己取?"

我要能取還找你來干什麼?

說著,她看了眼手上的儲物袋兒:"這只是最普通的存儲袋,你雖身無靈力,不過也是能用的."

能用?