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二章 怨念極重
"你為什麼殺心這麼重?"蘇林林把身上帶著的靈草都倒到面前的小幾上,邊炮制邊問.

殺心?

鬼王楚非神色迷蒙的說:"我只有為君的仁心,善心,決心,定心,怎麼可能有殺心?"

聞言,蘇林林拿起一味靈草細細分出入藥的部分:"你還想著要登上國君之位嗎?"

鬼王楚非十分堅定的說:"是的,我不甘心,當年我就要登上王位了,僅差一點點就戴上了王冠.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看著他:"原來,做楚王君己成了你的執念."

是執念嗎?

鬼王楚非呆呆的看著宮外的木槿花樹,他從記理時就被告知是將來的一國之君,童年的一帆風順,少年的戰戰兢兢,但是他的目的從來沒有變過.

一朝被廢,他甚至不知道人生該何去何從了.

"我若不為楚王,該做什麼呢?"楚非目光渙散的看著宮外問.

蘇林林輕輕放下炮制好的靈藥:"有時候,有落著不僅僅只為了成就一件事,何必強求要做楚王君?"

"那我該做什麼?"他不解的問道.

蘇林林輕吐一口氣說:"報仇."

這兩個字是她下意識說也來的,因為,支撐她決心入道的原因的就是報仇.

報仇啊.

鬼王楚非苦笑道:"我的仇人都死了,還去哪里報啊?"

蘇林林輕笑一聲說:"那你現在還活著嗎?"

我--

鬼王楚非不由神色一震:"你是說讓我在鬼界找那賤種報仇?"

蘇林林一臉理所當然的說:"既然你們都鬼,那就去找鬼報仇啊,干嘛非得死盯著楚王君位不放呢?"

"你,說的有道理."鬼王楚非一臉恍然的說:"是啊,我一定要找到楚習那個鬼坯,還有那妖妃的魂魄,讓她看著他的寶貝兒子魂飛魄散."

這就對了嘛.

蘇林林輕呼一口氣:"恩,不過你怎麼說也算是西楚的皇室之祖,在去報仇之前,是不是先把老懷找到,以防國亂?"

聽了她的話,鬼王楚非當即應下:"你說的有對,我曾是楚太子,當年一心想著當政之後,造福一國之民."

說到這里,他又朝外面的木槿花林看了眼:"如今找到老懷,也算是為楚國做一件大事吧."

老懷關系著西楚國柞穩定,若是槐靈一直不能歸體,就怕時日久了,靈槐本身枯萎會引來其它勢力的覬覦.

所以,蘇林林認為當務之急,除了找到老懷之外,找出真正的楚王室後人也是必不可少的.

很顯然鬼王楚非也想到了這點兒.

他皺著眉頭說:"那個楚懷西且不論是不是王室血統,僅他活尸之體就不能堪為一國之主."

蘇林林點頭應合道:"那就必須得找出真正的楚王室正統血脈了."

鬼王楚非歎了口氣道:"我楚王室血脈一直都比較單薄,況且,自從兩百年前,就被那妖妃亂了國體,怕是很難再找到真正的皇室後人."

蘇林林輕呼了口氣說:"這下等我們找到老懷,不就迎刃而解了嗎?"

"那倒是,老懷世代守護著我們楚王室一脈,只要它出面一定能找到真正的楚王血脈."鬼王楚非十分認同的說.

見他終于被說服不再打楚王君位的主意,並決定隨他們一起找老懷,蘇林林這懸著的心才算踏實下來.

這個鬼王怨念極重,而且喜怒無常,戾氣沖天.

若是不安撫住的話,恐怕單憑她手里的通靈玉板無法控制住他.

而且,蘇林林也沒想過要真正的控制他.

這樣,雙方目的達成一致,那就最好不過了.

蘇林林邊炮制靈草,邊聽鬼王楚非跟她說起以前在楚王宮的舊事.

良久,她才突然開口問道:"對了,陳四兒去哪兒了?"

陳四兒?

鬼王楚非愣了下才回過神:"我剛才見他鬼鬼祟祟的在木槿花樹林邊,便把他捆在樹林里了."

啊?

蘇林林撫了撫額頭說:"我們要想找到老懷了,就只能靠他了,你現在快去把他松開繩子帶回來吧."

鬼王楚非應了聲,立刻朝外面奔去.

很快,他便面色陰沉的跑回來說:"陳四兒不見了."

什麼?

陳四兒怎麼不見了?

蘇林林疑惑的問:"是不是宮中侍衛給他解開,"

"不可能!"鬼五楚非打斷她的話說:"我是以厲鬼索捆住他的,沒人能解的開,除非,"

說到這里,他滿現驚駭之色:"難道,那個天師沒死?"

怎麼可能?

蘇林林瞪大眼說:"當初是我親手殺死的他."

"原來是你這妖女殺了我師弟!納命來!"蘇林要的話音剛落,只見一道清色的身影從天而降!

不是吧,原來楚王宮還有這等厲害人物?

見鬼王楚非化為一道陰風躲入通靈玉板之中.

蘇林林只得提起全部精神迎了上去.

她雖本領不及雪生,但也習練過林氏功法,竟跟那青衣女斗得不相上下.

幸好,這女子雖然驅邪之術了解的,但對付她這個大活人,那功夫就有點不濟.

很快,便被她出其不意的用大金刀困住.

"說吧,陳四兒在哪兒?"蘇林林手持金光閃閃的大金刀,指著她的眉心問道.

那青衣女子有些膽怯的看著她應道:"你,找他干什麼?"

蘇林林把手里的刀鋒往前推進一寸,閃著金光的刀尖直砥住她的眉心細嫩的肌膚.

從眉心傳來的冷意,讓那青衣女子身子一顫,下意識往後退一步.

但令人驚訝的是對面那女子並沒有動,但抵在她的眉心的刀鋒也沒變絲毫.

這下,她才真的害怕起來:"他,他就在外面."

蘇林林收回大金刀淡淡的說:"把他帶進來."

她剛一收手,那青衣女子立刻從腰間抽出一把軟劍,只是那劍才一出,便被飛過來的大金刀斬落在地.

"別耍花樣,快把人帶進來."蘇林林神定氣閑的看著她說.

最讓人的驚訝的是,那把大金刀竟然樣是有靈智一般,鋒利的刀鋒一直指著她.

蘇林林看著那青衣女子出了宮院子後,才重重吐了口氣,扶著門框慢慢坐下.

沒想到這個女道兒還真有兩下子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