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一章 終年不落
他不由神色一凝,轉頭看向一臉興奮之色的楚懷西:"你說什麼?!"

嚇的楚懷西身子一顫,立刻躲到蘇林林身後:"我,說什麼了?"

蘇林林神色不悅的看向鬼王楚非:"你不能好好說句話啊?他剛才說這片木槿花終年不落."

她心里急著趕緊到楚懷西給他們安排的宮院里,給如今依然昏迷不醒的雪生配制靈藥.

不過,一想到自己無法取出儲物袋里的靈藥,她心里就煩亂不己.

所以,根本沒有心情去關注什麼不落的木槿花.

沒想到這個鬼王楚非倒是對片花樹林興趣十足.

他聽了蘇林林的回答之後,肯本沒在意她話中的刺兒,如一陣風般沖向那木槿花樹林.

見狀,一臉心驚色的楚懷西求助似的看向她:"蘇姑娘,他,"

"管他發什麼瘋,你趕緊帶我們去那什麼宛安頓下來."蘇林林不耐煩的打斷他的話.

這時,只聽陳四開口說:"蘇姑娘,我,在這里看著他."

蘇林林不由認真打量他一眼,見他神色清了許多,只是眼中還帶著股迷蒙之色.

"你可是起以前的事兒了?"這時,楚懷西滿臉驚詫的看著他問:"你真的敢跟那鬼,呃,我叔祖呆一起?"

陳四兒定定的看他一眼,突然笑道:"他說,我們都不是人,哪麼又有什麼可怕的呢?"

不是人?

楚懷西十分震驚的看向蘇林林:"這,不可能,他胡說的,是不是蘇姑娘?"

蘇林林正擔心著雪生的安危,見他突然停下來,不由十分生氣的說:"你難道不知道自己是什麼?快點,帶我們找個地方安頓下來再說."

"哦,好,好."見她滿臉不悅之色,楚懷西立刻加快步子說:"前面就是清靈宛,是宮里最僻靜的宮院,"

不等他說完,蘇林林便背著雪生越過他往前飛奔而去.

楚懷西看了眼立在木槿花樹林邊的陳四兒,吸了口冷氣急忙跟著蘇林林跑過去.

"快打開宮門,請蘇姑娘他們進去."楚懷西沖著守著宮門的侍衛清喝一聲,那些人趕忙伏身行禮.

蘇林林懶得等他們墨跡,直接沖過去,一腳揣開緊閉的宮院大門飛奔進去.

見狀,楚懷西朝那守門人冷哼一聲:"關上宮門守著!"

便緊隨她朝宮內跑過去.

那個女人,到底是什麼來頭,竟敢讓國君親自相陪,還一臉的不客氣.

就在守門侍衛暗自嘀咕之時,蘇林林己經推開一間宮室,奔進去小心把雪生安置在一張軟塌上.

"蘇姑娘,你看這里還行吧?"剛把雪生身子放平,就聽緊隨其後進來的楚懷西小心翼翼的問道.

蘇林林從胸前的包袱里取出丹鼎放在一邊,隨口應道:"還可以,你有事先去忙吧."

"呃,好,我這就出去,不打饒蘇姑娘給雪生大人醫治了."聽了她的話,楚懷西輕吐了口氣兒,立刻朝外面跑去.

誰知,剛踏出房門,就聽蘇林林揚聲叫住他:"楚懷西,你最好安穩點,不然,就算我不出手,你那位高叔祖也不會放過你."

"是,我一定穩穩妥妥的呆在楚王宮中,姑娘但有吩咐,必定竭盡全力幫你達成."楚懷西立刻轉身朝她深施一禮:"不過,我那位高叔祖喜怒無常,我怕--"

蘇林林回頭淡淡的看著他說:"你不用怕,我一定會看著他,暫時留著你的命."

"多謝蘇姑娘大恩,如果沒什麼事兒的話,我,"楚懷西直起身子就要離開.

卻只蘇林林說:"我還真有一件事兒需要你幫忙."

一聽她說要幫忙,楚懷西心里不由咯噔一下:這位的忙肯定不好幫,但是,他又不能推辭.

不等他開口問,就聽蘇林林直接說:"你去幫我尋來個修士來,一定要有些法力修為的,盡快!"

找個修士?

你們剛剛才把人家的師父給殺了,這會兒怕是沒有修士願意進宮吧.

他一向定靈山的那些修士心懷忌憚之意,如今定靈山的大長老折在楚宮,他還沒想好如何給人交待呢.

這會兒又要他去請個修士來,這實在有點--

見他遲遲沒有應下,蘇林林回頭輕笑一聲問:"怎麼,不敢去請那些修士?"

楚懷西面色一紅,喏喏的說:"我,這才剛接手楚王宮,對定靈山的仙人們還,"

"你只管派人去請,如果他們不來,我就叫鬼王去滅了定靈山修真之輩!"蘇林林滿眼帶笑的輕聲道.

聽她這麼一說,楚懷西不由雙目一亮,隨即飛身而出:"多謝蘇姑娘指點,我這就派人去請."

這家伙倒也不苯.

"蘇姑娘,你真的想要我把定靈山那幫狗修士屠盡嗎?"楚懷西前腳才出去,就見鬼王楚非滿臉躍躍欲試的看著她問.

他突然出現在面前,嚇的她差點沒拿住手里的靈藥.

蘇林林喂雪生飲下一口靈泉水,把手里的靈藥放在玉盒中,直起身子說:"我哪有這麼暴戾,不過是給楚懷西提個醒罷了."

定靈山她才頭一回聽說,跟那幫修士無怨無仇的,剛才之所那般跟楚懷西說,不過是教他去威脅那些修士進宮來幫忙罷了.

沒想到卻被鬼王楚非給聽了個正著.

聽了她的話,鬼王楚非一臉失意的說:"我還以為很快就能大開殺戒了呢."

蘇林林淡淡的看他一眼:"現在雖為鬼王,但也不可亂了因果倫常,濫殺無辜小心落得魂飛魄散的下場."

聞言,鬼王立刻收起渾身陰氣,口中連連稱是.

不過,目中的暴戾之色卻更深了.

看他身上隱而不發的暴戾之氣,蘇林林不由暗自歎氣:一開始以為能在兩百年內修至鬼王之階,楚非一定是順應天道而為.

沒想到這家伙竟然是個殺心極重的厲鬼.

不過,這世道不比前世天道不開,縱然有些傷天害理事兒發現,也可能蒙蔽過天道依然可得善果.

她雖然來到這個世界不久,但卻有幸見過天降雷劫之威,逆天而行必然遭譴,縱然是落入鬼道的楚非,也不能例外

所以,他才一聽到蘇林林說要他滅了定靈山的修士,就激動不己的跑來確認的原因.

以他的能力想去殺個人,簡直易如反……

但無故尋事殺人,可是有違天道之舉,一旦真的造下無邊殺孽,恐怕會引來天道大劫.

他己修至鬼王之尊,自然明白這個道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