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六十章 權利淵源
"雪生,你一定要撐住啊!"蘇林林驚然放開他的手腕.

蘇林林見他眼皮一塌,頭隨即歪到一邊.

于是,立刻出手封住他全身經脈,正准備找靈草給他配藥,卻聽身後的鬼王大聲吼道:"快說,你是怎麼拿到靈槐之元的?"

蘇林林一回頭,就見他單手卡住楚懷西的脖子提起老高.

楚懷西己憋的臉色發青,眼看就要被掐死了.

蘇林林想到他們之前也算有些淵源,而且,是她剛封了他的穴道,令其無法開口說話.

她可不能就眼睜睜看著他被殺了.

于是轉身過去解開他身上被封住的穴道,不悅的對鬼王說:"他現在能說話了,你快把人放下."

聞言,鬼王瞪著血紅的雙眼回頭看向她,蘇林林抬起手,那塊通靈玉板正被她緊緊的握著.

哼,鬼王瞬間收回渾身的陰森之氣,一把把楚懷西丟到地上:"看著蘇姑娘的面子上,我先饒你一命."

蘇林林滿臉不解的看著他問:"你不是要跟我們一起去找老懷嗎?怎麼又突然要殺他?"

鬼王看了眼門外被她殺死的天師,輕笑一聲說:"蘇姑娘,我只是想問他點事兒,並沒有想要他的命."

"你,是不是看中了他的身子,想借體還魂繼續做楚君?"蘇林林緊盯著他直接了當的問.

鬼王看著被她的話嚇的渾身縮成一團的楚懷西笑道:"說實話,蘇姑娘,這個身子我並沒看上."

蘇林林眉頭一挑:"哦,那你看上那個了?"

鬼王嘿嘿一笑,指著昏迷不醒的雪生說:"你能把他治好嗎?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目光一縮:"楚非,你真以為天師死了,就沒人能收拾你了嗎?"

"當然不是,蘇姑娘,別生氣呀,我只不過是開個玩笑而己."鬼王看了眼她手里的玉板,神色一變立刻轉了話頭:"你看,我們現在是繼續盤問去陳家村的路,還是,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,看著外面一片狼藉說:"這里死了兩個人,怕是很快就會引來其他不必要的是事非."

"蘇姑娘,不如先由我出面,把宮里先穩定下來,然後,再謀其它?"這時,只聽楚懷西十分小心的看著她說.

這倒不失為一個好辦法.

他們當初大張旗鼓的掠走楚王,己經讓楚王宮大亂,現在還國師跟那個白頭老道也都死了,消息若是傳出去,這西楚指不定怎麼亂呢.

最怕是再引來其它不必要的麻煩,所以,讓楚懷西出面,先把西楚穩定下來也是上策.

"你不怕他跑了?"鬼王見她一口應下,不由擔心的問道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有你看著,他能跑到哪兒?"

說完,上前背起己經昏迷過去的雪生說:"走吧,咱們先去宮里再作安排."

一聽說要到楚王宮里,鬼王頗有些不樂意,不過,到底還是被蘇林林說動:"你若真的想複生執掌西楚,最起碼也得知道現在的西楚國到是什麼樣了吧?"

"這些說蘇姑娘不反對我的想法了?"鬼王楚非十分激動的問.

蘇林林不置可否的笑笑.

對于誰來當西國君,跟她半文錢的關系都沒有,眼下她只想著把雪生治好,然後一起回原來世界去.

也算是了卻了他當初的救命之恩.

至于鬼王會不會殺了楚懷西借尸還魂,蘇林林才懶得管呢.

反正,在她眼里這倆家伙都不是什麼好東西.

原本,楚懷西是陳黑時候還不怎麼壞,但是他穿上那身象征著權勢的錦衣貴冠,就開始算計起他們了.

到底是這天下至尊的權勢迷了他們的眼.

原來,不管是人還是鬼,都逃不開對權利的貪戀啊.

看著楚懷西僅一聲令下,便見一隊兵將跑來,將之前還不可一世的天師跟那白發老修士的尸身抬出去.

藏身于一件寬大的黑斗篷里的鬼王楚非,隨楚懷西來到曾經十分熟悉的楚王宮,心里不由感慨萬千.

兩百年了,整整兩百年他都沒有再踏足這個曾經生長過的地方.

當初若不是被那奸妃陷害,他就是這一宮主,一國之君.

如今再光明正大的行走在西楚宮中,鬼王楚非心里那壓制了兩百年的渴望,再次被激發出來.

他自出生起便被父王封為儲君,自記理起就以未來君王的標准來培養,不管父母還是師長都教導他怎麼做個好君主.

楚非以為自己及冠之後,會順便的登上君位,造福一國之民.

沒想到這個本應順理成章的未來,被那個突然出現的妖豔女人給毀掉了.

在他十二歲那年,楚王出宮打獵之回來之時,突然帶回一個美豔無比的女人.

自此之後,楚王就把全副身心都撲在這豔婦身上,堪至還從外接回來一個十來歲的孩子,自稱是他當年遺失在外的王子.

自從這個王室私生子入宮之後,一向極看重他的楚王,幾乎沒跟他再說一句話,而是把全部的寵愛都給了那個孩子.

一開始他只是失落心酸,後來,隨著身邊人的私語,楚非開始害怕起來.

怕他自己王儲君之位不保.

幸而,王後出身自名門,有木靈一族為守護之靈,所以,雖然楚王一心撲在那豔妃母子身上.

但是,由于王後極為聰慧忍讓,小心帶著身為儲君的楚非守著東宮謹慎度日.

就這樣又過了八年,待他及冠之時,按以往慣例,楚王本該將君位傳于楚非.]

但就在他行冠禮那天,豔妃伙同左仆射那狗官誣告他叛國通敵,可恨楚王為豔妃所惑,連查都沒查就認定是他叛國.

為了救他性命,王後一力承擔了那莫須有的罪名,被當庭亂棍打死.

而他雖然一時保全了性命,但是兩年之後,當那個從外面撿回來的雜種登上君位的第一天,就命人給他灌下毒酒.

看著宮中開的正盛的木槿花,鬼王楚非不由纂緊拳頭:當初,他的母親就死在木槿花開的時候.

母後,她當年最愛的也是這朝開暮落的木槿花.

"蘇姑娘,你看這宮里最讓人稱道的就是這片木槿花林,常年花開不綴,實仍我楚王宮一道奇觀."這時,楚懷西的聲音突然打斷了鬼王楚非的思緒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