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九章 西楚君主
聽到鬼王的制止聲,雪生才意猶未盡的停下手,捏的拳頭看向被揍的鼻青臉腫的假楚王:"怎麼,想起去陳家村的路了嗎?"

假楚王呲著牙從地上爬起來,飛快奔至蘇林林身邊,滿眼恐慌的看著她說:"蘇姑娘,我真的什麼都想不起來了."

"蘇姑娘,你不是大夫嗎?給他開劑靈藥吃了,看行不行?"一直沒開口的楚懷西突然出聲道.

雪生立刻滿眼期待的看向蘇林林,卻見她緩緩搖搖頭說:"他之所以失智就是因為數被你打暈,要想讓他恢複記憶,只能給他一段時間平靜下來."

"你先滾出去,別在這兒嚇著他."鬼王一聽蘇林林的話,立刻指著雪生叫道.

雪生站起來,狠狠瞪他一眼,見蘇林林朝他點點頭,只得不甘心的走出去.

這鬼東西,早知道就不該把那個天師攆走,把你收拾了才好.

哼,看你還敢不敢對老子呼喝.

不過,眼下他不是那鬼王的對手,只得忍下一口氣蹲在竹樓門外,十分謹慎的守著.

再說蘇林林見林懷西從驚嚇中恢複過來,便沉聲問他:"你以之也在陳家村幾十年,他到底是不是陳四?"

楚懷西十分忌憚的看了眼朝他看過來的鬼王,緊張的咽了口吐沫,看著假楚王問:"四哥,家里還有鹽不?"

"有."假楚王不假思索的應道.

聞言,楚懷西十分肯定的指著他說:"是他,就是陳四兒."

蘇林林示意他接著問,楚懷西摸了摸下巴繼續問道:"你又朝狗頭嶺那去了嗎?"

"沒有,我只有十五月亮圓的時候才去."假楚王下意識的應道.

嘿,沒想到楚懷西還真有兩下子呢.

他一問,陳四兒什麼都應了.

見狀,鬼王不由激動的朝楚懷西叫道:"你快問他怎麼去陳家村!"

楚懷王身子一抖,立刻開口問道:"四哥,你去狗頭嶺干嘛了?"

"這個,不能告訴你."假楚王聲音一顫,眼神比之前清明言許多.

聽他這麼說,鬼王正要插嘴,被蘇林林抬手止住:"你別吭聲,讓他們兩個好好聊聊,或許就能問出來了."

見鬼王不再緊盯著自己,楚懷西才算安下心來,正要開口問話.

卻聽對面扮成跟他一模一樣的陳四兒突然開口:"老黑,你為什麼要穿我的衣服?"

"這明明是我的朝服,怎麼成了你的衣裳?"聽他這麼說,還叫他老黑,楚懷西就想到他假扮自己三十年.

不由氣就不打一處來:"你這個竊國賊,去拿鏡子照照,那張臉都是我的!"

這家伙竟然還敢質問我!

"楚懷西,別忘了叫你干什麼!"見他滿眼欲噴火的盯著陳四兒,仿佛要將他吃了一般,蘇林林不由冷聲提醒道.

坐在一邊的鬼王也十分不悅的哼了聲.

嚇的楚懷西立刻收斂怒氣,盡量平複心情對一臉疑惑的看著他的陳四兒說:"四哥,你這些年是怎麼從狗頭嶺出來的?"

聞言,對面的陳四兒不由神色一震,接著下意識的搖搖頭:"我不能說,一說出來君位就保不住了."

君位?

聽到這個詞,不但楚懷西,就連一邊的鬼王也十分憤怒:"都當我西楚王是什麼地方嗎?君位是誰想坐就能坐的嗎?"

他的話剛落音,就聽外面傳來一聲輕笑聲:"你真以為西楚王室有多厲害嗎?呵呵,沒了木靈守護,西楚王位還不就是誰想做就能做了?"

誰?

鬼王噌的一下子立起來:"給我滾,"

一句話還沒說完,只聽外面一聲重喝:"鬼太子,老夫敬你出自先朝王室,便許你在些修行,沒想到你竟然還敢出來摻和現世之事,今天,只怕老道兒要送你入輪迴了!"

"早知道你又跑來搗亂,我剛才還不如直接送你入輪迴!"隨著雪生的喝罵,一陣打斗聲響起.

因為天師的原故,鬼王一絲不敢留戀,化為一股陰風鑽入通靈玉板之中.

楚懷西則從聽到第一個聲音後,一掃臉上的頹廢之色,滿臉激動的欲開口應聲,結果,卻被蘇林林一個凌厲的眼神止住.

倒是陳四兒還算老實,一直穩穩的立在蘇林林身邊.

聽著外來十分緊張的打斗,蘇林林緊握著通靈玉板,心不由提的老高.

雪生原本就不是那白發老修士的對手,原本鬼王是他們的依仗,不過那個討人嫌的天師竟然是他的克星.

希望雪生能頂住吧!

此時,她的無比的後悔當初沒交待雪生結果了天師的性命.

不過,當時也不知道他會跑出去,這麼快又把那個棘手的老修士找來.

"呵,你這妖人倒是有點能耐,看我的靈葉刀!"只聽老道一聲呼喝,接著,一股巨大靈力挾裹著雪生被打飛進來.

眼看那修士就要踏入竹樓,蘇林林抬手封住楚懷西渾身數處大穴,身行如風一般直掠向門外.

不待老修士注意到她,雪生咬牙起身又擊向那打中他的靈器.

正准備分神去捉蘇林林的老修士正以自身靈力催動靈器,這下,被雪生全力一擊,不住後退數丈之遠,連忙聚精會神調動靈力再次催動靈器.

趁此機會,蘇林林飛身出去,一掌將被一眾道士扶著的天師擊殺.

這個人雖跟她無怨仇,但是他若不除,雪生今日怕是要命喪那老修士之手!

所以,蘇林林這一掌下手極重,直接拍向天靈蓋,天師當即斃命.

"鬼王,快去救人!"殺了天師之後,蘇林林大叫一聲,陰氣沖天的鬼王立刻現身,抬手捉住要擊殺雪生的老修士的脖子,只聽咔嚓一聲,直接扭斷了.

丟掉手里被殺死的修士,鬼王不由哈哈笑道:"這下可好了,再沒有不長眼的東西,隨便跑來煩我們了,看來,這西楚君位注定還是我的."

西楚君主?

難道他還想起死複生做楚王啊?

蘇林林也來不及思量他的話,見他殺了那老修士後,趕緊跑到雪生跟前擔心的問:"你怎麼樣了?"

說著,立刻抓住他的手腕,雪生滿臉欣慰的看著她,剛一張嘴,一口鮮血噴了出來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