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七章 王室辛密
說著,上下打量一眼:"這個半人半妖的家伙,可能是妖獸界的,至于蘇姑娘你--"

他皺著眉頭盯了半:"明明是凡人無疑,但為何手上會有我鬼界的靈玉?"

蘇林林拿出玉板看了看說:"也是機緣巧合所得."

"蘇姑娘這機緣真不小."鬼王雙目發光的看著她手里的通靈玉板說:"有這東西在手,就連鬼王都不敢近身."

蘇林林不解的看著他問:"你不是鬼王嗎?"

"恩."鬼王楚非點點頭.

蘇林林揚了揚手里的通靈玉板,來到他跟前:"你怎麼能靠這麼近?"

鬼王楚非十分警惕的後退一步說:"你,想做什麼?"

蘇林林笑笑說:"我只是順口問問而己."

"因為,你答應過讓我進入靈玉中過,所以,我才能靠近它."聽了她的話,鬼王楚非才放心應道.

原來,這塊玉板竟還大有來頭.

蘇林林想起當初在鬼谷時--

她終于想起來,那個給她留下兩條棉線的白衣人,雖然然氣息完全不同,但是蘇林林總覺得他跟那件,無人自動的衣服有著說不清的相似.

一件衣服,怎麼能跟個大活人相提並論?

蘇林林下意識的把這個念頭排出心頭.

況且,云嶺己經崩潰了,鬼谷很可能也隨之消失了吧.

不過,那個地方真的就再也再不到了嗎?

蘇林林心里總有著一絲期望,希望有朝一日,待她成功入道之後,能夠找到靈兒跟老林叔.

至于林婆,還是不要再相見了吧.

雖然她也曾待她如女,但她也可能害了靈兒跟老林叔.

所以,蘇林林有些不知道怎麼面對她.

若是老林叔跟靈兒都找到了還好說,若是找不到的話,最好還是不要見到林婆吧.

鬼王見她手握靈玉發起呆,不由好奇的問:"你怎麼了?"

蘇林林輕吐一口氣說:"沒什麼,你能從這根枯枝上,查到老懷的下落嗎?"

"不能,"鬼王搖搖頭回首看著依然昏迷不醒的楚懷西:"看來,得等他醒過來再說了."

雪生十分不滿的問:"你為什麼這麼恨他?"

鬼王楚非深吸一口氣說:"他長的跟當年的楚習一模一樣,一定是他留的孽種."

怪不得呢.

蘇林林上前看著躺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楚懷西說:"起來吧,我知道你己經醒了."

聽她這麼說,鬼王楚非不由上前,一把抓住楚懷西的衣領拽起來:"你這個孽障,竟敢在我面前耍花樣!"

"把他放下吧,別真給勒死了."蘇林林皺著眉頭說.

見她出聲,鬼王楚非才算松開手,一把把楚懷西丟到地上.

離開鬼王魔爪後,楚懷西嚇的連滾帶爬的跑到蘇林林身後,驚恐不己的問:"他,是誰?"

蘇林林不悅的閃過身子說:"別怕,是你的叔祖."

誰跟他有關系?

鬼王楚非冷哼一聲:"他不過是楚習那個野種的後代,跟我們西楚王室沒半點關系."

聞言,楚懷西驚駭不己的看向滿臉陰氣森森的鬼王楚非:"你,是當年的廢太子楚非?不,你不是早己經死了嗎?尸骨還被,"

"你自以為還活著嗎?"鬼王楚非一聽他說自個死了,不由暴怒不己:"不過比我多副殼子,多了口氣罷了.現在我就斷了你這口氣."

見鬼王楚懷西單手扭住楚懷西的脖子,差點給掰斷了,驚的蘇林林立刻上前拽住他的手臂道:"我們還得指望他找老懷呢,你可別把人真打死了."

聞言,鬼王楚非才不甘心的松開手,面目獰猙的說:"看再蘇姑娘有面子上,我先留你一條小命.說,老懷在哪兒?"

楚懷西緊喘了幾口氣兒,慌忙爬到蘇林林腿邊,才顫著聲兒說:"我,我也不知道老懷在哪兒."

什麼?

鬼王一聽他這麼說,又要上前抓他,嚇的楚懷西緊緊抱住蘇林林的大腿:"蘇姑娘,救命,求你救救我,我真的不知道老懷在哪兒啊."

見他嚇的渾身止不住顫抖,臉上盡是驚駭之色,不像在說謊話.

蘇林林忙抬手止住要沖過來的鬼王說:"你先平複下心緒,待會兒再好好問問他."

"好,那我就給蘇姑娘個面子,那個孽障,你給我好好想想老懷到底在哪."鬼王楚非惡狠狠的盯著楚懷西道.

蘇林林轉頭對嚇的癱坐在地上的楚懷西說:"你也好好想想老懷到底在哪兒,不然我也幫不了你."

聞言,楚懷西滿臉絕望的看著她說:"我,從記事起都沒見過老懷."

"胡扯!沒有老懷的確認,你如何能坐上楚王君位?"鬼王楚非十分氣憤的叫道.

他這麼一吼,嚇得楚懷西一個哆嗦撲到地上:"君位?對,我想起來了,當初我母親曾給我一枝靈槐樹枝兒."

說著,慌亂的扒拉著衣襟:"叫我隨身帶著,啊,我的靈槐枝呢?"

"在這兒呢."鬼王楚非難得平靜的,拿出裝著靈槐枯枝的玉盒:"你要找的就是這個吧?"

一看到他手里的靈槐枝兒,楚懷西連連點點頭"是,是,就這個,母親讓我隨身帶著."

母親?

鬼王楚非疑惑的問:"你娘是誰?她現在在哪兒?"

楚懷西一臉懵懂的應道:"是,是先楚太後啊,三十年前就駕崩了."

三十年前?

蘇林林不由神色一沉:"你不是說三十年前,是老懷把你送到陳家村兒的嗎?怎麼剛才說從來沒見過它?"

"它,它不就是老懷?"楚懷西顫著手指著鬼王手里的靈槐樹枝問.

聞言,鬼王楚非突然站起來,盯著他問:"你說的不錯,這是老懷元靈,也可以說是它.不過,如今槐枝己枯,很明顯它己經離開了."

說到這里,他目色深沉的問:"你說,這靈槐枝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枯萎的?"

"把我送到陳家村變成陳老黑之後."這下,楚懷西十分利索的應道.

難道--

老懷就在陳家村?

蘇林林跟雪生對視一眼,不約而同的出聲.

陳家村在哪?

鬼王楚非激動的說:"走,咱們這就去找它."

走?

蘇林林低頭看向嚇的瑟瑟發抖的楚懷西:"你知道怎麼回到陳家村嗎?"

"我,我不知道."他見鬼王又要發怒來抓他,立刻指著雪生說:"他,他帶走的那個假楚王知道!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