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六章 往事如煙
林林聽了之後,不由眼眶發紅,鼻頭發酸.

只見鬼王楚非正滿臉哀傷的吹奏著那把骨笛.

陣陣陰氣隨著這哀怨的曲子飄散到宮門外,卷起一道道旋風吹向那棵枝繁葉茂的老槐樹.

引得那槐樹枝葉颯颯,似是靈有所通一般,漸漸的飄落一地的槐葉.

一縷青風悄然自樹上悄悄鑽入到宮門中,隨著笛聲不住的圍著鬼王打漩.

而蘇林林則一直沉侵在莫名的哀傷之中,難以自拔.

倒是雪生跟本不受那笛聲所擾,瞪大眼盯著那縷清風,一點點的隱沒到鬼王身體之中.

心里不由暗歎不己:看來,這家伙還真的跟那靈槐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.

想到這里,不由看向躺在地上的楚懷西,只是不知這家伙到底是什麼來頭.

"蘇姑娘,蘇姑娘!"就在蘇林林悲傷的不能自己之時,突然聽到有人叫她,不由心神一震.

待她回過神時,只見雪生滿臉驚訝的盯著她問:"你怎麼了?可是想到以想那些不好的回憶?"

關于跟李長風之間的恩怨,蘇林林也曾跟他提及過.

蘇林林抬手抹去臉上的淚水問:"我,這是怎麼了?"

"可能被鬼迷心竅了吧."雪生指了指同樣滿臉哀傷的吹著骨笛的鬼王說:"剛才,你有什麼發現嗎?"

蘇林林神色木然的搖搖頭:"沒有,我可能受這笛音所迷惑,一心只想著,"

說到這里她不由停下:"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?"

雪生面現得意之色:"那當然,這鬼笛聲還影響不到我,想我也是堂堂修靈門的少主,"

"得了,一個怕鬼的修靈門主,有什麼好得瑟的."蘇林林不客氣的打斷他壓低聲音問:"發現了什麼?"

雪生這才收斂神色,帶她行至宮門口,掀開帷簾一角指著滿地的槐樹葉子說:"喏,你自己看."

蘇林林吃驚的看著撲簌簌往下落的靈槐葉問:"這,是怎麼回事?"

雪生搖搖頭說:"我也不知道,反正自從鬼王吹響那骨笛開始,這樹葉就開始往下落了."

說到這里,他指著靈槐樹繼續說:"你看到沒有,這靈槐樹上有股清靈之氣隨著笛聲進入宮中來了."

蘇林林一臉茫然的搖搖頭:"我只看到槐葉不斷往下落,別的什麼也沒看見."

雪生不由輕歎一口氣接著說:"我還注意到從靈槐樹上離析出來的那股清氣,全都沒入鬼王身體里了."

還有這等事?

蘇林林神色一凝,不由心頭大駭:"我們得立刻阻止他!"

為什麼?

雪生一臉不解的看著她問.

不待蘇林林回答,只聽那刺耳的笛聲嘎然而止.

"蘇姑娘,你的戒心實在太重了."鬼王手里拿著骨笛,朝他們緩步而來:"我仍楚王室嫡系子弟,自幼便與老懷靈元相通."

說到這里,他滿眼悲憫的看著窗外的老槐樹說:"我怎麼忍心取它的生機來重塑法身呢?"

哦,原來是這樣.

雪生不解的看著他問:"你說剛才老槐樹有意助你起死回生?"

鬼王楚非點點頭:"是啊,二百年前我被人暗算而亡,一直是老懷最大的心結,他認為當時是自己疏忽,才會讓那奸妃有機可乘."

說到這里,他苦笑著搖搖頭:"其實,當年想我死是的父王,他同樣也是得槐靈相認為主之君,縱然老懷有心救我,卻也無有能力啊."

"這麼說,是那棵老槐樹自願耗盡生機想要你複活,那你為什麼不願意?"雪生不解的問:"你不是還想著爭到楚王君位嗎?"

聞言,鬼王楚非滿臉哀傷的說:"二百年過去了,那些我所在意的人跟當年的子民都不在了,而且,我的仇人們都己經死了."

說到這里,他一把拉開帷簾,看著落葉紛紛的槐葉說:"老懷仍佑我西楚之靈,不能因為我一私之願,毀了整個國本."

這話倒也在理.

不知是不聽到的話之故,原本落葉紛紛的槐樹,突然一片葉子也未掉下.

見狀,鬼王楚非才又拉上帷簾,滿臉痛苦的捂住被陽光灼傷的鬼面:"嘶!我一定要找到槐靈!"

"你能想的開最好,我想懷靈應該就在他身上."蘇林林深吸一口氣,快步來到依然昏迷倒地的楚懷西跟前,伸手到拉開他的衣襟,從他懷里摸出一根干枯的槐樹枝.

"槐靈?"她剛一拿出來,鬼王楚非立刻激動不己伸手欲搶,但卻被蘇林林極快的閃過手說:"你現在仍鬼體,不宜接觸這等至陽之木."

至陽之木?

雪生不解的看著她手里那根干樹枝問:"槐樹不是屬陰嗎?怎麼這玩意兒是至陽木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這截槐枝里之前曾寄養著槐體靈元,得日光精華所練化,慢慢的修成至陽之體."

"蘇姑娘說的對,陰陽本就是一體."鬼王十分贊賞的看著蘇林林說:"可惜,這截至陽之木早己失了生機."

蘇林林從懷里那出一個玉盒,小心把那根干枯的槐枝放進去,然後遞給鬼王楚非說:"你既然為楚王君之後,這東西自當由你保管."

鬼王楚非激動的接過玉盒說:"蘇姑娘真是心懷坦蕩之人,待尋到老懷之後,我一定盡力助它幫你們離開靈云島,盡量把你們傳送到想去的地方."

聞言,雪生不由驚然出聲L"什麼?你之前說的大結界縫隙,只是靈云島跟外界的?"

鬼王楚非一臉理所當然的模樣:"是啊,難道,你們不想出去嗎?"

想,可我們想回到另一個世界里去.

"算了,我就知道是這樣的結果."蘇林林拉住滿臉失望,還要湊上前跟鬼王討說法的雪生說:"我想等到找到老懷,還真的可能得到些有用的消息."

雪生滿眼失落的問:"你怎麼能肯定,那棵老槐樹知道些什麼?"

蘇林林笑著搖搖頭:"我不肯定啊,不過,樹老成精,老懷都活了兩千歲,想必一定見多識廣,對咱們的世四界有所耳聞呢."

你們的世界?

鬼王不解的看著他們問:"你們不就是靈云島外的嗎?還有什麼世界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