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五章 心懷疑惑
蘇林林到現在也想不通,楚懷西為什麼非要置他們為死地.

不管怎麼說,當初她也曾救他一命.

正如鬼王所言,他原本己經是死了,是她以靈藥為引,又慢慢激發了原本留下那口氣,讓身體慢慢又活了起來.

准確的說,是可以讓他這具活尸之身可以離開陳家村,這個固定的地方,到其它地方活動.

也就是說,雖然現在的楚懷西看著跟一般人無異,但嚴格來說,他還不算是正常人.

這一點鬼王楚非看到假楚王時己經說的很清楚了.

看著眼前一臉虛情假意的楚懷西,蘇林林心里早己把他當成一具尸體了.

因為,只要如今她手上有足以讓他失去那口氣的靈符.

不過,他的歸宿蘇林林並不打算插手,得看鬼王楚非的意思.

想到這里,她抬頭看了眼豔陽高照的天空,神色輕淡的對楚懷西說:"怎麼,楚王君既然稱我們為恩人,怎麼讓恩人立在當院,就是你的待客之道?"

聞言,楚懷西自知不敵,雖不情願但還是極為殷勤的讓她跟雪生進入戒備森嚴的殿內.

雪生環視一眼手持重械的兵士說:"叫他們退下去吧,免得看到什麼不該看的東西."

楚懷西身子一僵,看向蘇林林,只聽她冷冷的說:"叫人退下."

這下,他只得十分無奈的讓人退到殿外.

蘇林林看著緊守在宮門口的兵將淡淡的說:"楚王君,你這是不信任我們啊."

"是啊,你以為就憑這些蝦兵蟹真能保護得了你?我們只是不想認更多人知道你的底細罷了,奈何,你怎麼就不明白蘇姑娘這一片仁心呢?"雪生輕哼一聲,朝他握緊拳頭.

嚇的楚懷西大聲朝外邊叫道:"你們,都退到宮外去!沒有王本吩咐不得擅自入云宮."

看著急急退出去的兵將,蘇林林才轉過身對雪生說:"拉上帷布,這殿里的陽光太刺眼了."

雪生明白她是要放鬼王現身,立刻動手把殿內所有的帷簾都拉下來,並隨手關上了宮門.

"你們,想要做什麼在!"突然陰暗下來的房間讓楚懷西心里十分忐忑.

不等他說完,只見一道陰風自腦後襲來!

"啊!救命啊!"他突然感後頸一陣巨寒,接著身子被從提著凌空而起.

啪!

蘇林林震驚的看著被鬼王楚非,摔到柱上落下後趴在地上一動不動的楚懷西問:"他,不會被摔死的了吧?"

聞言,鬼王楚非冷哼一聲,上前把摔的半死的楚懷西提溜起來說:"他可沒這麼容易死!"

沒死就成,她還打算從他口中得知那老槐靈的下落呢.

雖然鬼王楚非己經答應告訴他們結界的裂縫,但是,她心里還是有點不踏實,越想越覺得他口中的大結界縫隙,跟他們所要去另一個世界沒有多大關系.

找到老槐靈的話,至少算是多一條線索.

而且,一想到被她塞到懷里的那兩根棉線,蘇林林的心不由沉下來.

她之前曾拿出來給鬼王楚非看來,他說根本沒見過這東西.

之前,她還以為是那個白衣人的到來驚擾了他,沒想到卻是因為雪生熬的靈藥異像,驚動了正在竹附近閉關的鬼王.

所以,她心里有種直覺,那個給他棉線的白衣人,一定知道如何帶他們回到原來的世四時八節.

只是,她還沒來得及跟他說句話,人就沒影了.

跟她心懷疑惑不同,雪生則一心想著靠鬼王的消息成功回到原來的世界.

自從恢複神智以來,他無時無刻不在想法回去.

若不是白露村里來了位無比的厲害的人物,他也不會慌忙帶著蘇林林遠遠的逃走.

不過,當初那股十分不友善的氣息,因為在渾身濕淋淋的蘇林林身上好像也嗅到一絲.

所以,他當時為謹慎考慮,並沒有說出來.

當然,只要以能成功回到原來的世界,他一定會合盤托出的.

而且,不管怎麼樣,他一定會帶蘇林林一起回到那個世界去.

縱然流水無意,但想起來兩人共同呼吸著同一個世界的空氣.

這樣,就足夠了吧.

所以,一見鬼王像抓死狗一樣提起人事不知的楚懷西,他不由激動起來:"哎,我們己經成功把你帶來了,至于你找不找得到那槐靈,我不管,但是你的承諾--"

"嘿嘿,你想得也太天真了!"鬼王楚非雙目血紅的盯著他笑道:"你真以為不找到老懷,你們就能出去嗎?"

他一把把昏過去的楚懷西丟到地上,冷笑道:"呵,這大結界本在哪兒,整個云靈島只有老懷知道.不找道他,你們怎麼出去?"

你!

雪生氣得要上前去,卻被蘇林林拽住:"你不是他的對手,本來我們就是要找老懷打探的,這樣跟鬼王的目的不是一樣?"

聽了她的話,雪生長長吐一出氣,無奈的看著鬼王楚非問:"你把他打暈過去,怎麼找到槐靈?"

鬼王輕瞄他一眼,踢了腳躺在地上的楚懷西說:"你是沒辦法,但我身為楚氏嫡系子孫,自然有辦法."

說著,從懷里小心掏出那根,剛才從白頭老修士手里的奪來的骨笛說:"真沒想到,楚習這個人渣,竟然拿我的骨身給那幫臭道士練器!"

這,是你的骨頭啊?

蘇林林驚訝的看著他滿臉悲憤的拿著的骨笛問:"這是你的腿骨嗎?"

"不,是我的胳膊."鬼王楚非吸了口氣說.

呃,胳膊的話,是不是太長了點兒?

怪不得這家伙變成鬼也這麼大塊兒.

原本她還以為是這鬼王因為修為非凡才化形成這般高大的模樣.

如今看他手里那把長長的白骨笛,她終于明白,他的原身就是這麼大個兒頭的.

話說,這個世界里的人,特別是修士之類,的確要比她之前的世界要高大俊靈些.

隨便出來個修士,都長的鍾靈毓秀的.

不像是原來世界那些--道士,現在想想他們可能根本算不上修士,沒一絲靈動之氣.

不像這個世界的修士,就算修為一般,身上也是仙氣兒十足的.

就在她走神之時,只聽一聲如泣如訴的哀樂自那骨笛中吹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