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二章 結界縫隙
"對不起,蘇姑娘.我,"雪生摸了摸鼻子:"我現在真的必須要快點回去,而他剛才說,待他事了之後,可以帶我們去一個大結界縫隙之處."

什麼大結界縫隙?

既然雪生己經應下,蘇林林只得問那個鬼王:"閣下想讓我做什麼?"

"幫我奪回西楚王之位."氣勢非凡的鬼王指著從房間里探出頭的假楚王說:"殺了他!"

"你進去殺吧."蘇林林十分光棍的側開身子道.

誰知,那鬼王聽她這麼說,反倒停下腳步,一手扣住雪生的脖子叫道:"你不要耍花招,我一把就能要了他的命."

蘇林林輕笑一聲:"對我而言,誰的命都不值錢,你真的有本事,就過來取我的命啊?"

說著,上前一步逼近鬼王道:"不妨給你說實話吧,里面那家伙是誰我都不知道,更不會關心他的死活,你呢想取他的命,隨便去命就是,不過,"

"不過什麼?"鬼王十分忌憚的往後退幾步問道.

蘇林林狀似無意的舉起手里的通靈玉板:"你先放了我朋友."

"誰稀罕這個半妖人!"鬼王眼神一眯,厲聲叫道:"我要的是楚西王位."

蘇林林輕噓一口氣說:"你如今連肉身都沒了,只是一介鬼物,要那人間帝王之位又有何用?"

說到這里,她信手指了指前面的宮殿:"西楚王宮就在眼前,你有本事進去試試,既然身死,我念你苦不易,成就一介鬼王多逍遙自在,何苦又要去擾亂陰陽?"

"我不甘心!"鬼王睚眦欲裂的轉頭看著陰于綠林中,金碧輝煌的楚王宮:"那位子本應該由我這嫡長子來做的!可恨楚習這個小人,以巫術迷惑先帝,竊取我西楚王位!"

楚習?

蘇林林不由一頭霧水的問:"你死了多少年了?"

"不到兩百年."鬼王隨口應道:"若不楚習這個私生子--不,他肯本就不是父王的種!所以,靈槐一直沒有認主,"

聽他提到這個,蘇林林忍不住打斷他話:"你說楚王宮那顆兩千年的老靈槐肯本就沒有認主?"

鬼王十分肯定的點點頭:"是的,因為楚習他根本就不是先帝血脈!"

"那他怎麼做穩楚西王之位呢?"蘇林林不解的問道.

之前,聽楚懷西說過,那顆兩千歲的靈槐樹是楚室王族的守護之靈,所以,曆代楚王都得經它認主方能登上王位.

不過,楚懷西被流放陣家村三十年,假楚王入主西楚這麼多年也沒被拆穿--

那麼,只有一個解釋,

蘇林林剛要開口,只聽鬼王聲淚俱下的說:"當年,母後為保我性命,答應把手里靈槐元魂交給那楚習那個賤種."

靈槐元魂?

蘇林林見他激動不己的死死抓住雪生,強烈的陰氣腐蝕的雪生直叫.

"我們其實也是因為得罪現在的楚王,才會躲到這里來的,你能不能先放了我朋友,大家一起想個法子找到那老槐樹的靈體?"蘇林林抬手試著勸說道.

聞言,鬼王愣了下,反手把雪生推到她跟前驚問:"你說什麼?靈槐的靈體不見了?"

蘇林林一把扶起雪生,往他肩膀上拍一張去邪拔陰黃符,然後才慢悠悠的回道:"我說了,你不要激動,先平靜下來,不然,你弄的這里鬼氣森森的,很可能會引來宮中的驅邪道士的."

聽她這麼說,鬼王這才慢慢平複下渾身滔滔陰森鬼氣,情緒恢複平靜.

見他重新恢複一副翩然貴公子的模樣,蘇林林才悄然松開緊握著通靈玉板的手,暗自出了口氣.

這鬼王身上的陰氣實在太重了,區區不到兩百年的修為,竟然能有讓以陰魂為食的大金刀都不敢妄動.

可見其本事非同一般.

所以,她只能先出言穩住其情緒再作打算.

不過,只他所言,她們之間或許真的可以合作也未可知.

必竟,蘇林林別無所圖,只想著盡快找到回到的回去的路而己.

相比去威脅楚懷西找到槐靈,不過是想從這顆兩千歲的老樹靈口中得到回去的消息而己.

如今,鬼王手里就有世界大縫隙的地點.

其實,從一開始蘇林林就有心于他合作.

只是,要合作也得先探清楚對方的底再說,如今,從他言語間得知這鬼王的目的跟她們的目標也正好相投.

所以,蘇林林才會邀他一起合作.

平靜下來的鬼王,又恢複原來貴氣非凡的儀容氣勢.

"再下楚非,不知姑娘作何稱呼?"鬼王彬彬有禮的問道.

蘇林林也十分干脆的報上自家姓名.

反正,騙鬼也沒什麼意義.

互通姓名之後,鬼王便直接問道:"你們為何跟楚王室結怨?又怎麼知道靈槐出事了?"

蘇林林看了眼雪生說:"我們也是機緣巧合才來到宮里,至于那顆靈槐樹出事,也是我猜測的,要想知道的話,必須得等里面那個假楚王神智清醒過來."

對于陳家村的事兒,蘇林林並不想說出來,一則無用,再者也算是她們的一個籌碼.

聽了她話,鬼王楚非不驚訝的問:"房間里的不是楚習的後人?"

蘇林林搖搖頭說:"其實,對于他的身份,我也不太清楚,要不,叫他出來你認真辨識下?"

鬼王楚非思量片刻說:"好,他身上有老懷的氣息,應該是跟我們楚王室有關之人."

蘇林林立刻叫一臉懵懂的假楚王出來.

他倒也膽兒大,看到身子半虛的鬼王倒也不怕,只是盯著他多看幾眼就在蘇林林身邊坐下.

鬼王楚非一看到他這一身的楚王服飾,面色不由變得鐵青:"當年,我至死都沒穿上這件王服,沒想到現在,竟然誰想穿就上身了."

隨著他發怒,帶起一陣陰風,吹得假楚王身上繁瑣的衣翻飛不止.

他用力壓住被刮起來的衣擺,面無表懷的看著鬼王說:"這位大叔,你是生我的氣嗎?臉都青了,為什麼?"

聽他這麼說,鬼王更是怒不扼,正要起身上去抓他,卻被蘇林林攔住:"你得控制脾氣啊,你要是失手把他掐死了,咱們還怎麼合作呢?"

"他掐不死我的."這時,假楚王竟然咯咯笑起來:"他身子早化為一堆枯骨,怎麼能掐的到我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