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五十章 強者突臨
藥還能這麼吃?

雪生指著那丹鼎問:"我還要再熬一副嗎?"

蘇林林還沒出聲,只見一道黃符朝這邊疾飛過來.

她立刻握住腰間的通靈板,盯著黃符低聲問:"是誰?"

"一個修士進園子,朝這邊過來了."一個極為縹緲的聲音自符內傳出來.

修士?

蘇林林叫雪生收起爐子丹鼎,然後急急隱入一邊的竹林之中.

兩人剛藏好身子,就見一個長發雪白,身著由白及黑漸深寬袍長衫的男子如微風般踏空而來.

他一踏入竹林便朝蘇林林兩人的藏身之地飛掠而來:"出來吧!"

聲音極為清潤動聽,不過聽在蘇林林中有股隱隱的熟悉之感.

這人,面目清俊至極,蘇林林敢肯定從來沒見過他.

不過,為何卻有股說不出的熟悉呢?

既然人家己經看穿了他們的藏身之地,再躲著也沒什麼意義了.

于是,蘇林林便率先從竹林里鑽出來.

雪生也不得不跟她一起站起身,正要開口,便感覺到一股無比龐大的力量,讓他忍不住從心底生出臣服之意來.

普通!

他不由自主的跪倒在地.

蘇林林驚訝的看著他問:"你,認識這位道長?"

"他只是受不住我身上的威壓而己."那位面目極清俊的修士看著她問:"這段時間,你去哪兒了?"

我?

蘇林林一臉懵懂的指了指鼻子,看著他問:"我們,認識嗎?"

誰知,那人突然飛身上前,一把捉住她的食指放在口中!

這是要非理我?

待她回過神時,手里只留下兩縷棉線,那個白衣修士己經不見了蹤影.

"呼!人呢?"雪生撫著心口從地上爬起來問:"剛才那個家伴真的是人?怎麼一點人氣都沒有?"

蘇林林呆呆的盯著手里的兩縷棉線說:"他是修士,不是一般人哪!"

"那他身上那股龐然無匹的妖力怎麼說?"雪生好奇的盯著她面前那道不知何時,己燃成灰燼的黃鐵符問:"這個--"

蘇林林慢慢握住手,朦朧的月光下,她全副心神都在手心的兩縷棉線上.

食指上那一點微紅之色,完全沒有引起她的注意.

她並沒有接話,而是皺緊眉頭不解的問:"這個人,我是在哪見過呢?為什麼會來給我遞消息?"

"什麼消息啊?剛才那個大妖,你認識的?"雪生聽她這麼說,立刻湊上前問道.

蘇林林神色茫然搖搖頭:"我怎麼認識什麼大妖?對了,你為什麼一直說他是妖?"

雪生不假思索的說:"他身上有妖力啊,剛才就是那股無于倫比的強大妖氣,才迫使我跪,倒的."

蘇林林十分干脆的應道:"那我真的沒有見過這麼厲害的妖類,嗯,比你更厲害的都沒有遇到過."

"哈哈,這倒是,我這個妖力在白露村,那可一眾妖物崇拜的存在."雪生瞬間有了底氣:"一般修為的修士都不敢來惹我."

蘇林林輕舒一口氣說:"不過,我總感覺剛才那個人,不像是妖獸類啊."

"那可能是靈獸吧."雪生不以為然的說:"這個世界天道大開,什麼玩意都有修練成聖的."

靈獸?

這倒還有點像.

不過,她也想不想來自己什麼時候結識過這麼拉風的靈獸了.

她之前唯一見過的靈獸就是,自稱有上古神鳥白鳳血統,但卻連自己真正是個品種都不知道的解百納.

當然,對于那個什麼上古神鳥血統,蘇林林壓根兒就不相信.

神鳥能有這麼差勁兒的後代會?

剛才那一位倒是有點譜兒.

可惜,她連一句話都沒來得及說,人就沒影兒了.

"真是謝天謝地,剛才那家伙並不是想來殺我們的,不然,咱們兩的小命早就去地府報道了."雪生長出了口氣道:"不過,他來找你有什麼事?"

蘇林林一臉迷茫的搖搖頭:"我也不知道啊!不過,"

說著,她攤開手指著手心的兩條棉線給他看:"你看這個!"

"這是什麼?"雪生不解的從她手里撚起一條棉線問道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:"是當初花婆她們被關在白露村時紡的線."

"你是說,剛才那個妖力無邊的人來給你帶信兒的?"雪生雙目晶亮的問:"那他有沒有說怎麼回到原來的世界去?"

蘇林林輕歎一口氣:"現在連這兩人在哪都不知道,還上哪兒去找回去的路?"

那這個家伙突然跑來干啥?

難道就只為了告訴她,花婆兩人還活著?還是--

就在她苦思之時,遠在千里之外的長青山上.

一位鶴發美人立在一座坍塌的玉宮前,神色焦急的看著遠方.

只見天邊一只仙鶴飛來,她嘴角微微一翹:"是她嗎?"

那仙鶴清鳴一聲,把長喙埋于她伸出的手里.

"好,好,真是天無絕人之路!"她激動的纂緊手心仰天大笑:"哈哈,利蒼,當初主人能困你一千年,現在,你縱然破了那大陣,也不是那麼容易得逞的!"

說完,縱身奔向後山而去.

再說蘇林林跟雪生兩人猜了半天,也想不出這兩縷棉線的直正含義.

"算了,咱們倆現在自身還難保呢,哪有心力管那她們呢."雪生看著頭頂的月華問:"你說,那大妖是怎麼找到咱們的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,鼻息間湧入一絲輕微的生機之息.

她低頭看著之前放火爐所留下的絲絲灰跡猜道:"難不成是因為那副靈藥現出異像,從而招來的?"

聞言,雪生不由連連點頭:"恩,有道理!肯定是這樣的~!那大妖一定是被被藥香引來的."

說完,他接著問道:"那我們以後熬藥,是不是也得布個什麼隔離陣法?"

蘇林林笑著搖搖頭說:"靈藥成天像,可是極難得的機緣,多少人求都求不來呢,怎麼會要跟天道隔離?"

說著,抬手拉過他的手腕,僅以食指按上大脈.

"好,你現在自己身體內己開始生發元氣,暫時不用再吃藥了."她十分高興的說:"沒想到這副靈藥竟能自成異像,一定是你買這個靈鼎的原故."

聽她這麼說,雪生也十分高興:"哈哈,不得不說,遇到蘇姑娘你之後,我的運氣真的太好了.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