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九章 異像升騰
從那本自古府帶出來的書上,她看了解到:原來,看書可以開闊視野,助人明辯是非.

只可惜她遭盡一切悲痛之後,才明白這些.

那本古書上說:不讀書則無知,讀萬卷書,則不如行千里路.

人生重在曆練.

所以,自那古府出來之後,她一邊打聽仙山的下落,一邊也有意踏遍世間山河,曆經俗世繁華.

不過,也才剛剛看到人間萬像百態,就被俘虜到這個光怪陸離的世界來了.

當初--

一想到她被那幾個打扮古怪,包裹極為嚴實的少年帶到抓住帶到白露村.

蘇林林心底不由閃過一絲疑惑.

"你在想什麼呢?這麼出神?"這時,雪生把假楚王丟到一張破竹塌上,出來見蘇林林盯著門外發呆,不由笑著走上前問.

蘇林林回過神看著他問:"你知道跟著鬼女人,呃,就是春娘身邊的那幾個,"

"勇將?"雪生接著她的話應道:"當然知道了,那是刀十三特意獎勵給她的.不過幾個奪體失敗的殘次品."

離言,蘇林林不由瞪大眼:"就像你這樣的?"

雪生輕哼聲,十分得意的說:"我,這叫讓他們無比後悔的反奪聖體.不過,他們只是不知道罷了,以為我奪體半成功吧.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不由又想起,他當初失智時那嗜血本性.

他身上十幾個儲物袋兒的主人,肯體就不是被奪體了,而是被他吃掉了.

怪不得他會變成那般不堪的模樣,原來,是上天對他生食人肉的譴責.

真是讓人不可思義,雪生本身也是個溫文如玉的公子哥兒.

沒想到竟然被一個嗜殺,食人的怪物奪體.

也很難想像他這三年來,遭了多少罪,以至于幾乎耗盡全部生機.

想到這里,她對雪生之前失智食人而產生的隔閡頓消.

"春娘手上那幾個勇將,其實就是刀十三瞞著主人,私下賣出去的貨沒成功被退回來的."雪生深一口濃郁的藥香氣兒說:"那幾個人都失智但卻沒死."

說到這里,他輕笑一聲:"反而得了口妖氣,由老頭子變成青春少年了."

啊?

還能這樣啊.

蘇林林好奇的問:"這些失敗品還能返老還童?"

雪生聳聳肩說:"要是能幫他們恢複神智的話,也可以這麼說."

"還不單單是這樣,他們雖然來路不明,但卻是得到一口正統的妖神之息呢,壽命也得長很多,而且體能也比之前強健很多."雪生一臉向往的說:"要是我當初變成殘次品該多好."

蘇林林白他一眼:"那你就只能變成得到一口妖氣的傀儡,而不是現在得到一身妖力的正常人."

聞言,雪生高興的說:"因為我遇到你了,不然以後可沒機會恢複神智了."

"回光返照的時候會."蘇林林笑著揶揄道.

雪生倒是不介意,故作滿臉遺憾的說:"是啊,看來暫時沒機會見閻羅王了."

蘇林林笑著站起來說:"其實,你就是死了,也沒機會去地府的."

"啊?做鬼你也不肯放過我嗎?"他十分誇張的叫道.

蘇林林指了指腰間的大金刀:"它專門以陰魂為食的,你要是不想被吞噬的話,就活結實點吧."

"我也不想活成豆腐渣啊,可惜,機遇不饒人啊."說著,繼續跑到爐子邊守著熬藥.

跟雪生斗了幾句嘴,蘇林林感覺有些鈍痛的腦殼清明了不少.

她借著夜色信步來到竹林里,手握著那塊通靈玉板,只見數十道影影綽綽的淡影從身旁掠過.

這里竟然這麼多游魂!

怪不得她總感覺有些陰氣沉沉的.

只是,這些陰魂之力明明這般微弱,為何沒有散去,而是在此一直盤桓不去呢?

可能因為這些陰魂太弱了,連大金刀都提不起一絲吞噬的興致.

蘇林林有心抓幾個去前面宮里打探一二,結果,黃符剛一拿出來,這些魂體就被沖散了.

嘗試幾次未果之後,蘇林林干脆放棄了.

反正那個楚懷西一時半會兒也找不到這兒來,他們就安心在此休養吧.

此刻,重掌楚王大權的楚懷西--也就是從陳家村回來的陳老黑,正從宮外召來數十位低階修士,然後,把蘇林林兩人的形貌繪出:"你們出去把這兩人給我找回來,必須在三日內找到,否則--"

說到這里,他頹然擺擺手:"去吧,記住,一定要在三日之內找到."

看著那些修士魚貫而出.

楚懷西從懷里掏出那根干枯的靈槐樹枝,出神的看了會兒,嘴角微微翹了翹,又收了回去.

他怎麼也沒想到,蘇林林他們就呆在他背後的王室園林中.

當然,他更不知道,這坐他極少踏足過的園林中還有這麼一座竹樓.

西楚一族之所以能在修士,妖,魔,精怪混戰的世界里立足.

主要得益于這個遠離是非之地的海上寶島.

更為重要的是,宮中這顆老靈槐的庇佑.

靈云島上以精怪為尊,西楚王室每代都獻出一個嫡系血脈的孩子,交給靈殿中,以換取靈云島的安定.

二十年前--

楚懷西突然雙手抱頭,十分痛苦的跪倒在地上.

不,那件事絕對不能再發生了.

再說雪生按蘇林林的吩咐,熬整整四個時辰,才小心端下丹鼎打開.

隨著一股子讓人心神大震的藥香沖出來,還有星星點點的異像升騰.

雪生手里纂著鼎蓋兒,滿眼驚詫的盯著那,如同春風悄然抽芽的嫩柳一般,生意盎然的淡淡熒光,整個身心都慢慢放松起來.

蘇林林自竹林里回來之後,就看到雪生一臉癡呆的盯著天空看.

她不由自主也跟著看過去.

那些,是靈藥蒸騰出來的氣像嗎?

蘇林林也不由看的入了神.

待他們醒過之時,己然天光大亮,雪生激動的看向丹鼎,只見里面只剩下一堆藥渣子了.

靈藥呢?

他轉眼看向蘇林林,卻見她欣喜不己的對他說:"這是天像啊,沒想到這副靈藥竟然引動了一絲天像!"

"那,我喝,"雪生滿臉不解的看著她.

蘇林林激動的打斷他的話:"還喝什麼啊!這靈藥與天像結合為藥意,你昨晚上不是己經了悟了嗎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