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八章 防備之心
"我吃著沒什麼滋味兒."雪生拿筷子在碗子扒拉兩下,疑惑的喝了口湯:"也不好喝."

蘇林林目色一凝,突然盯著他問:"你是不是覺得昨晚上那肉極美味兒?"

"是啊,是啊!"雪生十分興奮的說:"那肉湯濃香可口,肉也極,"

"那是死人肉啊."蘇林林打斷的他話,語氣凝重的說:"聞上去有股酸腐之味,你竟我吃的津津有味."

她滿眼疑惑的看著雪生問:"你的前身,呃,就是被奪體的妖獸,是不是喜歡吃人?"

聞言,雪生不由神色一怔:"我,我也不知道."

蘇林林慢條絲理的從懷里拿出一個藍色儲物袋兒問:"這個儲物袋兒的主人呢?"

雪生滿臉不解的應道:"死了吧."

"你可知道,是怎麼死的?尸體去了哪?"蘇林林接著問.

雪生搔了搔頭說:"這個應該是我失智的時候,把他殺了.至于尸體實在想不想來丟哪了."

說完,瞪大眼看著她:"你問這個干嘛?"

蘇林林以指為刀點向他的後腦靈台大穴.

雪生對她根本沒一絲防備之心,而且,她出手又極快.

所以,還沒反應過來,靈台便被封住.

就在他愣怔之時,蘇林林飛快把整個手掌貼于靈台之上,不由臉色大變.

待雪生反應過來時,她己經收回手,神色凝重的看著他說:"你最近是不是感覺到自己越來越嗜血了?"

雪生不由張大嘴:"沒有啊,我只覺得體內的妖力運用越來越自如了."

蘇林林苦笑聲,搖搖頭說:"那靈藥用到普通人身上,到底還是有副作用的."

"你是說,我,"雪生滿臉驚駭的問.

蘇林林抬手打斷他的話:"我剛才在你的靈台之中感應到了妖氣,也就是說有部分妖力控制著你的神智."

不等雪生應聲,她接著說:"也可以理解為你的神智中,覺醒了部分妖獸之靈."

啊?

雪生十分失落的放下手里的碗問:"那我,不還是人不人妖不妖的怪物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:"世界上哪有什麼完美的事兒,你得妖力,卻還是人身.而且最關鍵的是本身又沒有靈力修為."

"你不是說,以三十年的壽元來交易的嗎?"雪生滿臉恐慌的問.

他實在不想再變回以前那種不人不妖的模樣了.

本以為拿壽命換來的妖力可以讓他回到原來世界後,助他一力護住修靈門.

沒想到這還沒找到回去的路,他己經--

雪生不由蹲下身子,雙手抱頭,不敢再想下去.

當初,蘇林林己經很明白的告訴過他,成功的機會很小,而且可能出現許多可怕的副作用.

但是,他當時一味的認定,蘇林林醫術高明,一定能幫他達成所願.

若是對別人,他一定會憤而指責醫者無能.

但是,對于蘇林林他卻無法說出口的.

不單單是因為她提前跟他講過風險,更重要的還是因為心里那縷綺念.

見雪生懊惱不己的模樣,蘇林林以為他後悔了,便輕輕拍拍他的肩膀說:"不用擔心的,我一定會盡想法幫你達成所願."

"其實,"她輕歎一口氣說:"你縱然不拿三十年的壽命為引,服下轉靈之藥,雙魂一體也不能活多長時日了."

聞言,雪生猛然抬起頭:"真的?這麼說不管怎麼樣,我還是賺到了."

蘇林林點點頭道:"其實,在白露村附近那個山洞時,你的形貌開始變成人身時,體內的生機幾乎耗盡."

說著,她深吸一口氣:"可惜,那時候我雖然查覺到你身上的死氣.但卻沒有過于注視,認為是兩魂爭體之故."

聽她這麼說,雪生不由驚出一頭冷汗:"多謝蘇姑娘救命之恩."

"你的病源,其實在于雙體雙魂相互消耗生機,其實,那三十年壽命早就耗盡了."蘇林林歎了口氣道:"目前,你之所以能生龍活虎的呆著,我想可能是那幾副靈藥的作用,讓你慢慢的重新煥發生機."

聽她這麼說,雪生雙目頓時又煥發出光彩來:"那你還繼續給我開藥吧,我記得之前,"

"之前的藥方都不能用了."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我再給你開個方子."

說著,順手抓住他的手腕開始把脈.

之後,又叫雪生拿出紙筆,十分認真的增增減減半天,才斟酌著開了一副扶神正氣,煥養生機的靈藥.

把確定的藥方交給雪生後,她精神極為疲憊按了按太陽穴說:"你自己去抓啊,記得文火熬四個時辰."

四個時辰?

雪生剛想問什麼,卻見她己經歪在圈椅上睡著了.

看來,蘇姑娘開這副靈藥方真的是極為勞神費心了.

;蘇林林被一股讓人心神昂揚的藥香味所沖,突然睜開眼,發現外面天色竟然暗了下來.

"我睡了多久?"她看著聞聲跑過來的雪生問.

雪生彎腰幫她撿起,因她直起身而掉落地上的披風說:"有兩三個時辰了吧."

蘇林林接過披風放在椅背上,緩緩站起身子,毫無顧忌的舒展下,因睡在圈椅上久了,有些酸麻的身子說:"你這藥熬的很好,這麼短時間己經發出藥性了."

雪生好奇的問:"這副藥,也是聞味的嗎?"

蘇林林笑著搖搖頭說:"不,是要服下去的.只是我精力不濟,才教給你親自熬的,不過,目前看來你熬的效果比我更好."

"恩,我也感得守著藥鼎,聞著那嫋嫋的藥香,心緒平靜的很多."雪生目光柔和的看著她說.

蘇林林點點頭,轉眼看著依然昏迷不醒的假楚王:"天黑露重,他就這麼躺在這兒也不合適,你把他搬到房里吧."

雪生利索的應聲過去,搬起那昏死過去的假楚王往角房而去.

看著他平靜儒雅的側臉,眼中盡是溫文平和,蘇林林才輕輕舒了口氣.

若不是之前聽他說起把假楚王打暈時,眼里閃過的那扶狂熱之色,蘇林林也不會覺查覺到己被靈藥極力抹殺的妖獸靈智,竟然又悄然複蘇.

若是他能舍棄那一身的妖力,僅僅恢複本身之力的話,只要一直服用靈藥將妖體的一切清除殆盡心即可.

但是,如今他非要保留這身妖力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