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七章 意外所獲
堪至連被毀了陣法也沒追究,就趕著籌謀離開陳家村.

"若是再不走的話,不等他們下手,我怕是也堅持不住了."蘇林林苦笑一聲:"幸好,那些人還念著我會他們開的靈藥,只是毀掉了陣法,並沒有立刻動手."

雪生十分驚訝的看著她問:"你那陣法,就是那幾個陳老頭毀掉的?"

蘇林林輕喘一口氣,把炮制好的靈藥放到丹鼎里說:"不是他們,還能有誰?"

"真是些狼心狗肺的東西!"雪生十分氣憤的說:"當初真不該救他們,"

說完,他接著問:"你說,是誰給他們下的毒?"

蘇林林輕笑一聲,看向假楚王說:"現在不是一目了然了嗎?就是他."

"他?"雪生滿臉不解的問:"他為什麼要,連自己也不放過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他要不弄這一出,怕是昨晚上也無法出去."

"那陣法就是他破的?"雪生氣憤的看向那個假楚王.

蘇林林把最後一味靈草丟到丹爐里說:"不是他,幾個人他中毒最深,可見功力也最淺,根本沒能力沖開陣法,並在我不知不覺下毀掉."

說完,蘇林林歎了口氣:"他只是聰明反被聰明誤了."

雪生不解的看著她問:"什麼意思?給自己下毒劑量太重了?"

蘇林林又灌一口靈泉水說:"這倒不是,他原本就沒有中毒,但為了能把自己偽裝的跟別人一樣中毒,應該是服用了翻白草."

少量的翻白草,可以讓人一時心跳減弱,氣血停滯,症狀跟其它氣血不盈的人幾乎一樣.

但翻白草一旦跟麻黃草同服,則會真正令人心髒麻痹,血氣不通.

而蘇林林給他們所開的第一服藥里面就有麻黃草.

呵,這可真是把自己作死的啊.

幸好,蘇林林及時給他新開副藥,並交待陳生給他灌下去,不然可能性命難保.

"你說,那幾個人為什麼要毀掉你的陣法?"雪生十分不解的看著,依然昏迷不醒的假楚王:"還有,他為什麼要害死那些人?"

蘇林林輕舒一口氣,側眼看他一眼說:"那只能等他醒過來,咱們才知道了."

這個陳家村不簡單哪.

之後,雪生見她臉色十分蒼白,便開口說幫她看著熬藥,讓她去休息會兒.

蘇林林的確感覺有些撐不住了,精神一松懈下來,頭一陣陣的玄暈不止.

于是,便找了間雪生收拾乾淨的床塌躺下.

待她被雪生叫醒起來喝藥時,日己過午.

"我都睡了這麼久?"蘇林林接過己晌的溫熱的湯藥一飲而盡.

雪生遞給她一枚甜果子說:"是啊,你感覺好些了嗎?我己經做好飯了,你起來吃點吧."

蘇林林按了按有些發蒙的腦門說:"好多了.那個假楚王醒過來沒有?"

"恩,剛才醒過來了,我怕他鬧事兒,又打暈過去了."雪生搓了搓手說.

什麼?

蘇林林快步來到外間,抬手往假楚王鼻子下探了探說:"還好,有氣."

你怕我給他打死了?

雪生滿臉郁悶的說:"我怎麼會這麼沒輕重,還留著他有用呢."

蘇林林白他一眼:"你知道就好,他若死了,豈不是順了那個陳老黑的心意?"

那是,誰的心也不能順了他的.

蘇林林想著他醒過來也的確麻煩,于是又給他喂下一些麻藥拍拍手說:"你再睡兩天吧."

"你說,那個楚懷西會不會找到這里來?"雪生給她盛一碗雞湯問.

蘇林林輕笑一聲:"他要是能找到,早就來了,不會到現在還動靜."

說完,接過雞湯喝了口才接著說:"我在竹林外留下幾枚黃符,只要有生人來,自會給我們提示."

"黃符還能這麼用?"雪生驚訝的看著她問.

蘇林林慢慢飲盡碗里的雞湯,放下手里的瓷碗說:"其實,是我我用黃符困住兩個陰魂,命他們一旦查覺到生人靠近的氣息傳過來."

聞言,雪生不由瞪大眼看著她:"你,還會這一手?難道,是禦鬼門的人?"

蘇林林不由皺起眉頭:"不是鬼,只是兩個游魂而己,並不難對付的."

"你能看到游魂?"他更加驚訝的說:"難道也開了陰陽眼?"

蘇林林指了指腰間說:"我才懶得看鬼呢,是我的法寶,喜以陰魂為食.逮到那兩個游魂的."

原來是這樣!

連手上靈哭都跟我修靈門這般匹配,雪生心里更加希望能為門中招攬這一員力將.

但是,他也明白,蘇林林一心想踏入修真之路,一時半會兒的肯定不會改變心意.

"你好好歇著,我再給你盛點飯來."雪生滿心遺憾的端起她放下的碗說.

蘇林林抬頭止住他:"我己經飽了,你快去吃吧."

說完,從懷里模出那枚自鬼谷素衣中所得的玉板,拿著摩挲不己.

要不是這回這在竹林外碰到那兩個游魂之時,她手里正好握著這枚玉板,還不知道這東西竟然可以直接通靈.

其實,一般人縱然能開陰陽眼,也不過僅能看到鬼魂而己,根本無法于之交流.

但是,今天她來到竹林外時,感覺心口氣血翻湧的厲害,本想去摸裝著靈泉水的玉葫蘆,誰知手一抖卻模到那塊同放在懷里的玉板.

結果,她不但看到兩個衣衫儒雅的游魂,還看到他們為大金刀的氣息所攝,嚇的瑟瑟發抖.

于是,便隨手拿出幾個黃符將兩個游魂鎮住,並以意念吩咐他們守在外面看門.

真可謂是意外所獲.

當然,這也是她最後保命的底牌吧.

在沒入道之前,最少可以免受鬼魅之物的算計.

想到這里,她隨手從中衣上抽出幾根絲線結成一股細繩,把這塊玉板從上面的小孔里穿過去,想想掛在腰間外衣內.

這樣,若是感到陰邪之氣時,可以隨手握住以斷鬼魅的來曆.

她剛把這塊通靈玉板掛在腰間,就風雪生端一大碗雞湯帶肉進來.

他有些嫌棄的啃了兩塊雞肉說:"這肉怎麼沒一點味兒."

蘇林林翻眼瞄他一眼說:"還可以啊,雞湯味道鮮香可口,肉怎麼不好吃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