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六章 截然不同
而且,剛才聽他那口氣,也算是認了啊.

雪生這才好奇的看著他問:"你怎麼就肯定,他就是陳四兒呢?"

蘇林林指著那個假楚王的鞋底道:"喏,他鞋子上不是沾著狗頭嶺上的黃土?"

"還真是!不過,也不能就說明他是陳四啊."雪生不解的說:"昨晚上可是還有,"

蘇林林打斷他的話道:"他服下了我的兩劑靈藥,而第二服只有他跟陳老皮被灌了,陳老皮你也看著的,咱們出來時還留在陳家村."

說著,一把扯開他外面的華服,露出里面那件灰白色的舊衣.

蘇林林指著衣襟上那塊褐色的汙漬說:"這應該是昨晚上,陳生給他灌靈藥時,不小心灑上去的."

"我一開始也是先聞到這副靈藥的味兒,才開始懷疑陳四己經出來,潛伏在這里的."蘇林林直起身子指著那顆靈槐樹說:"你看那樹根下,也有一絲黃泥."

說著,她走出宮室,來到靈槐樹下,彎腰撚起一搓兒黃土末兒說:"狗頭嶺的黃土自帶結界之靈,跟其他地方截然不同."

雪生目瞪口呆的看著說:"蘇姑娘,你真是太厲害了,這五識也太,"

"身為醫者,耳聰目明,五感過人就必須的."蘇林林神色平淡的說.

這些,也是當年李長風所授于她的.

為了練習五感,讓她記住所有藥草的味道,李長風幾乎讓她嘗遍每一味草藥.

更別說聞了.

甚至不惜以靈藥助她刺激五感靈敏度.

更重要的是,她自從跟著老林叔習練林氏功法之後,五官敏銳度大為增加.

特別是練到三階之後,五識更是遠超常人.

這點可讓她搶占不少先機.

比如,這次當即立斷讓陳老黑帶他們到狗頭嶺.

主要原因是,她查覺到其他幾個人,身上有股極細微的腐氣.

只可憐他們這一走,唯一氣息正常的陳生,怕是--

罷了,從一開始陳生把這些人引薦給他們起,他們之間的緣分就到頭了.

至于陳二愣子等人到底是什麼鬼,她也不再關心了.

因為,她輕笑一聲,看向換好衣服後,滿面歡喜的朝他們奔來的陳老黑.

他這一出來,怕是那些人都要永遠留在陳家村了.

"兩位仙人,你們看我這拾掇的還行嗎?"陳老黑十分激動的張著兩臂,展開兩管寬大的錦袖問道.

蘇林林淡然一笑:"果然是人靠衣裝,你這麼一穿,倒真有幾分為君者的氣概."

雪生拍拍手說:"恩,不錯!有王者之氣,就是頭發梳的不怎麼得啊."

陳老黑摸了摸隨意挽起來的頭發說:"我這不是急著出來見兩位,沒有來得及絞干頭發."

"那就先放下來晾干吧,不然,就這麼濕著束起來,于身體極為不利."蘇林林神色輕淡的說.

說完,看著他問:"接下來,你打算怎麼辦?"

陳老黑把垂到臉上的濕頭發扒拉到耳後說:"當然是把這個假貨殺了,然後,我就能明正言順的繼續當西楚之主了."

"你不打算找老懷的靈體嗎?"蘇林林盯著他問.

聞言,陳老黑嗨嗨一笑:"沒有他管著,我還樂得自由,就是找著他,也沒啥用了啊,都讓外人來冒充我."

"那你不怕陳二愣子他們也破解禁制跑出來?"雪生輕笑一聲:"你在陳家村可是很怕他的啊."

陳老黑不以為意的笑笑說:"他們出不來了!我出來時,己經把禁制毀了."

啊?

雪生驚訝的看著他:"你,要把他們都封死在陳家村?"

"還讓他們出來干什麼?"陳老黑好像換了身一裳,把膽識也找回來一樣,滿臉神氣的反問.

蘇林林輕呼一口氣,看著他說:"你要封死哪里我們管不著,不過,我想請教老槐樹一個問題,希望你能協助我們找到它."

聞言,陳老黑輕哼一聲:"我現在己經是楚西王了,為什麼要,"

"因為你必須要幫我們找到它,不然,"蘇林林一把拽起地上那個假楚王:"這里的主子還不一定是誰呢!"

說完,抬手把那個假貨丟給雪生:"看好他."

然後看著滿臉怒色的陳老黑說:"三天,我希望三天後,能見到老槐樹的靈體,不然呢,呵呵."

說完,轉頭跟雪生對視一眼,帶著假楚王縱身離去.

"你們,去哪兒?"他們才跳出宮牆,只聽身後陳老黑驚恐的叫聲傳來.

蘇林林清聲應道:"三日後,我們自會來找你."

從宮中出來之後,兩沿著人煙稀少的皇室園林往外走.

雪生扛著那陳四兒問:"我們去哪兒?"

蘇林林指著園林深處一座竹搭成的小樓說:"走吧,到哪兒歇幾天."

兩人身上都有功夫,幾個縱躍間就來到這撞隱于園林深處的竹樓前.

看著落滿枯葉的竹樓,雪生十分驚喜問:"這麼隱蔽的房子都被人找到了,眼神真厲害."

蘇林林笑著推開虛掩著的房門說:"這座樓屋倒是挺結實,就是太久沒住過人了,把人找個地兒放下,屋里層外都打掃下."

雪生自然無有不從.

他現在對蘇林林是越來越佩服了.

原本那點綺麗心思也漸漸隱藏在心底:這樣的女子,除非真正打動她,不然極難追求的到.

安置好之後,蘇林林才重重喘了口氣倒在竹椅上,從懷里摸出玉葫蘆急急灌下幾口靈泉水,方才恢複些許生氣.

"蘇姑娘你--"雪生滿臉擔心的看著她問.

蘇林林重重的咳嗽了幾聲:"你趕緊幫我找幾味靈草出來,麻黃草,巫丁……"

她一口氣報出十幾味靈藥草,雪生手下不停,很快就把這十二味靈藥都拿出不少來.

接著,蘇林林又叫他按份量配成一服靈藥的量拿到她跟前.

"我先炮制著靈草,你把丹鼎預熱下."蘇林林邊麻利的處理著眼前的靈草,邊交待雪生拿出丹鼎.

雪生十分麻利的點起火把丹鼎放上去,才十分關切的看著問:"你,這是怎麼了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,強壓住口中的血腥味說:"昨晚布的兩個陣法,俱被人毀了.那兩個陣法力量雖然不大,但同時反噬之力也很厲害."

所以,她才急著想要離開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