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四章 真假楚王
"是楚王府."陳老黑十分興奮的,撲到一張覆著十分絢麗毛毯的長塌上說:"還是這張我最喜歡的太原毯."

雪生揉了揉發蒙的腦門問:"你,是這里的--"

"沒錯,我就是這里的主人,人們口中最為奢華任性的西楚王."他突然收住臉上的興奮之色:"都是我自作孽啊."

蘇林林皺了皺眉頭說:"我呢,不想聽你講故事,你告訴我這是哪個世界?"

"恩人啊,我只是想告訴你們,我的真名而己."陳老黑一臉不解的問:"這還能有幾個世界?就是蒼原大陸嘍."

蒼原?

蘇林林疑惑的看向雪生::"你見多識廣,咱們原來的世界叫什麼?"

"不是,我們還沒有回去."雪生十分肯定的說:"咱們的世界具體叫什麼我也不知道,因為各國各地都有所不同."

說著,他指著門外那株參天大樹道:"但是,因為當初神女立界之時,斷了精怪一途的天途,所以並沒有這成精的大樹."

蘇林林順著他的手看過去點點頭:"你說的沒錯,咱們的世界據載只有千年而己,怎麼會有兩千年的靈槐呢?"

聞言,陳老黑不由雙目一亮:"蘇姑娘果然好眼力!竟能看得出這顆靈槐己成精!"

雪生翻了個白眼兒:是我看出來的好不?

"這顆靈槐樹自我祖上搬來丁零島之時,它己生長在這兒了,我們西楚己立國千余年了,它一直都生長在宮里."說到這里,他不由摸了摸鼻子:"您不說,我還真不知道它都兩千多歲了."

雪生輕哼一聲道:"你能不知道它多大歲數?虧這靈槐還化為守護之靈保這一方平安."

馬屁被拆穿之後,陳老黑也不惱,只嘿嘿一笑說:"對了,我其實本名楚夢生,以前就住在西楚宮中."

"那為什麼被傳送到陳家村了呢?"得知這里不是原來的世界後,蘇林林反而平下來了.

想著一時半會兒可能也回不去,不如問問這個半吊子楚王,看看是否能打聽到回去的路.

"你離開這麼久,難道就沒有發現?"雪生看著外面輕悄悄的宮院,不解的問道.

陳老黑苦笑一聲說:"若是有人早些知道,怕是我也不會被流放到哪個鬼地方這麼久了."

蘇林林不解的看著他問:"就連這顆靈槐樹也不管你了?"

陳老黑神情沮喪的說:"就是老懷把我流放出去的."

"這為什麼要這麼做?"雪生不解的問:"這老樹精不是你們西楚的守護之靈嗎?"

陳老黑滿臉慚愧的說:"是因為我,當初跟人打賭輸了,說要把它給刨了."

啊?

真是不作就不會死!

自毀守護靈,難怪會被丟到陳家村對曆練了.

蘇林林輕笑一聲,接著問他:"那陳家村的其他幾個人--"

"都是當年跟我打賭之人,他們一並被老懷丟過去了."陳老黑有些忐忑的說:"就怕我先回來的話,那些人怕是沒機會再回來了."

蘇林林不解的問:"那麼,原本陳家村的人都去哪了?"

聞言,陳老黑神色瑟縮了下說:"都被梁回殺了."

梁回?

"就是那個陳老皮."陳老黑神色閃躲的說:"我們剛進入那村子時,都失去了記憶,只有他還有一絲清明,所以,為了能夠回來,煽動陳二愣子幾個人擺個血祭大陣回來."

結果,那個所謂的大陣害死數十人,陳老皮為了擺脫嫌疑,慌稱這些人被大陽村人找來的道士詛咒而失蹤了.

呵,沒想到事情的真像竟然是這樣!

"就你們兩人被流放到陳家村了嗎?"雪生好奇的問道.

陳老黑搖搖頭:"不,還有我侍衛陳生,以及梁回的同伙陳四兒."

這麼說其他們本身就是陳家村的人了.

蘇林林十分不解的問:"陳二愣子他們為什麼要協助你們把陳家村變成一個荒村?"

"是啊,為什麼還要吃人肉?"雪生最關心的還是這個.

陳老黑頹然倒在那張豪華的長塌上說:"梁回騙他說一旦事成,可長生不老,總享榮華."

說到這里,他深吸了口氣說:"當時,為了能讓他們相信,還逼我拿出一潭靈水相誘."

原來,陳生口中的靈泉是這麼來的!

蘇林林目光銳利的盯著他:"那個投井自盡的女人--"

"是我開啟靈器後又失憶,結果把她誤吸進去淹死的."陳老黑神色迷茫的說:"原來,當初陳家村的事我也有份參于."

說著,他突然以手覆面:"被因陳家村三十年,我真是罪有應得."

"吃人,吃人是怎麼回事?"雪生敲了敲桌子問道.

陳老黑神色渙散的說:"那是陳四兒的主意,說上天有好生之德,只要我們些罪大惡極之事,說不定能驚動天道,從而降下劫雷,把陳家村的結界辟開."

"原來,你們所中的毒藥都是他下的."蘇林林心思一閃,恍然大悟.

陳老黑一臉驚訝的看著她問:"你怎麼知道?"

蘇林林刷的一下子抽出大金刀,指著宮外的大槐道:"我還知道,陳四就在那里!"

她的話音才落,就見一個生的與陳老黑一模一樣的男人自樹下躍下.

只見他峨冠博帶,氣度不凡的走進來:"陳老黑,看好了,現在我才是楚懷西!"

說完,他手一招高聲叫道:"來--"

結果,一個字卡在喉嚨里還沒出來,只見大金刀化為一條金色軟帶,緊緊扼住他的喉嚨不住.

華服版的陳四兒臉被勒的青紫,連氣都出來一口,只能張著兩手亂撲騰.

"別把他弄他了."蘇林林輕喝一聲,飛快從懷里掏出一株醉仙草塞到陳四兒鼻子里,拍拍手說:"放開他吧,暫時還醒不過來呢."

她話音一落,陳老黑只見眼前一道金光閃過.

接著,只聽撲通!一聲,那個跟他一模一樣的人,像樹樁子一般倒在地上.

"他,是陳四兒?怎麼會這樣?"蘇林林低頭看那人一眼說:"應該是他.不然,今早上在陳家村他怎麼突然不見了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