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三章 迷夢之魘
"他們看上去,言行舉止倒也很正常."雪生疑惑的看著她.

蘇林林輕哼一聲說:"那是因為他們服下了我的靈藥,被我強行沖開靈台."

聞言,陳老黑連連點頭:"對,對,若不是蘇姑娘出手,我們可能很快就這麼被困死在陳家莊了."

"陳家莊根本就沒有被困住."蘇林林輕笑一聲說:"過往的人並不是進不來,而是進來之後都被你們吃了."

啊?

雪生驚上前一步把她拉到身後,警惕的盯著陳老黑問:"你們這些吃人的惡魔!"

"我沒有,我從來沒有主動殺過人.還有陳生,我們真的不願--"說著說著他突然掩而泣.

蘇林林深吸了一口氣,盯著他問:"說吧,你要我們幫什麼忙?"

什麼幫忙?

雪生不解的看著她問.

"我想恢複原來的所有記憶,回到真正屬于我的地方."陳老黑抽了抽鼻子說:"當然,你們也不是白幫我的,"

"你說的對,我不會白白出手幫忙."蘇林林神色冷靜的說:"只要你告訴我們怎麼從這里出去,或者帶我們離開."

雪生不解的問:"他連自己是誰都不知道,能帶我們出去哪?"

陳老黑卻十分干脆的應下:"好,我既然帶你們來到這里,就是要平安送兩位離開這里的.不瞞二位,這里就是離開結界的生門."

結界?

蘇林林跟雪生對視一眼,滿眼激動的看著他:"從這里出去後,會到另一個世界?"

陳老黑神色呆滯的說:"我沒敢去過,不過,見陳二愣子他們去過."

說到這里,他又開始頭痛不止.

看來,還得先給他治好病為要.

不然,也問不出太多什麼東西來.

失魂丟憶之症雖然不好醫治,不過,于蘇林林而言也並不難.

主要是她手里有足夠的靈藥可用.

"就這三味藥草就夠了?"雪生看著她面前玉盒里炮制好的三味靈草問.

蘇林林擦了擦丹鼎放到火爐上說:"這本就不是什麼大毛病,之前我己經以靈藥給他們通過神了,靈台己經開始清明,如今只要服下這大夢初醒湯就行了."

接著,她十分認真的叮囑雪生:"你注意著點村兒的動靜,那個陳二愣子偷了我們的靈石,怕是不懷好意."

雪生點點頭:"你放心吧,敢來,我就叫他們有來無回!"

說完,看著蹲在一邊發愣陳老黑,正要開口,只聽蘇林林說:"你這會別去打擾他,讓他好好靜靜心,藥效才能更有效."

說著,把地上的三種藥草依次丟入燒熱的鼎中,並吩咐雪生:"小點火,別把靈草都燒著了."

"不加水?"雪生見她不住翻著投入干鼎里的靈草,不由驚奇的問.

他的話音剛落,一股讓人心曠神怡的清香自鼎中傳出,隨風嫋嫋而出.

"陳大叔,請移步這邊."蘇林林叫雪生從儲物袋里拿出一個木凳,叫陳老黑離鼎三尺來遠的下風頭坐下.

隨著鼎中的香味越發香濃,他那雙混沌的眼睛,也漸漸清明起來.

一邊的雪生倒是神色恍惚起來.

許多塵封己久的記憶隨著這沁人心脾的清香,慢慢浮現在心頭.

原來,當初自己除了不能修習靈術,其不管學什麼都是極好的.

為了逃避靈術,他也曾離宗出走,游遍萬水千山.

後來,為母親一紙靈信召回門中,得知修靈門一族即將被禦宗強占的消息.

他也曾試著強修靈術,結果卻被自己召出來的厲鬼差點嚇死.

走投無路之跡,才受人蠱惑,被騙來到這個世界.

越來越清明的記憶讓他原本甯靜下來的心神又開始焦灼起來.

回去,回去,盡快回去!

"雪生,你怎麼了?"就在他心緒煩亂到極點之時,突聽得蘇林林清明聲音在耳邊響起:"你要甯神靜氣,才有利于身體早日恢複."

恢複?

他猛然睜開眼,看著她問:"我不是好了麼?"

蘇林林歎了口氣:"你才神智才剛剛穩定下來,不宜久思多慮,雪生."

呼!

他深呼一口氣問:"你說,我什麼時候才能穩定住心神?咱們這都要回去了."

回去?

蘇林林挑了挑眉:"你真的以為他能帶我們回到原來的世界去?"

雪生不由瞪大眼問:"難道不能嗎?"

"不知道啊,希望渺茫."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:"這里雖然可是是一個結界的出口,但不可能是整個世界的節點."

聞言,雪生也不由點頭:"是啊,我記得在白露村,能出去的妖物都得到山上,得到妖神的諭令才行."

真是太可惜了,原本以為他恢複神智之後,可以瞞天過海出去.

沒想到他才剛恢複,白露村跟蒼桐城都出事了,連上山的路也憑空消失了.

世界到處都是動亂不堪,難道真的有什麼大事發生?

這廂,蘇林林也想到這個問題.

她也十分希望能夠趕緊回到原來的世界,在這個強橫而沒有靈力的世界,她感覺不到一絲的安全感.

總覺得心神不甯.

隨著丹鼎中的靈草漸漸被烘干,既而成為一堆草灰.

一直坐在對面一動不動的陳老黑,神色慢慢的清明開朗起來.

他吸進最後一絲清靈的藥香,雙目緊盯著蘇林林兩人問:"你們,昨天可吃下那迷夢之魘?"

迷夢之魘?

"就是,你們倆個都喝陳二愣子煮的死人肉湯了嗎?"他接著問道?

嘔!

雪生一聽立刻伏身嘔吐不止.

之前猜測是一回事,這下一被證實,他實在忍不住吐了出來.

可惜,那東西吃下之後,早被消化差不多了.

這時候只能吐出來點酸水而己.

"你別吐了,沒用的.只要吃了這東西,都能入魘."陳老黑捏著鼻子躲開老遠說:"事不宜遲,咱們趕緊走吧!"

說著,從懷里掏出一把黑土,飛快在地上撒出來個極為古怪的圖案.

"快,站到這里面來."他招呼蘇林林兩人立于圖中,然後割破食指滴出一滴血在那圖案正中間.

就在血滴落下的瞬間,蘇林林只覺得眼前一陣黑暗.

待他再次睜開眼時,發現己身在一個極為奢華的房間里.

"我終于回來了!"只見陳老黑激動的叫道.

蘇林林十分驚訝的看著這間華麗無比的宮室問:"這是哪里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