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四十一章 不易久留
"從你啃的那堆骨頭上看出來的."蘇林林語氣輕淡的說:"這幾個人,得小心防著."

啊?

他啃的骨頭?

這會兒雪生可真有點後悔自己嘴攙了.

他苦著臉問蘇林林:"這些人有什麼不對?還有,你說,那鍋人肉從哪兒來的?"

蘇林林輕輕一笑:"你出去看看就知道了."

看什麼?

雪生剛跨出一步,立刻明白過來:"你是說外面的--"

嘔!

這回可是真的惡心到他了.

不過,仍然吐不出來.

見狀,蘇林林呵呵笑道:"你別怕,我只是猜測而己."

"你往哪兒猜不好,真是惡心死我了."雪生重重的吐了幾口水說.

蘇林林看著窗外深沉的夜色說:"此地,真的不易久留啊,夜深了,快睡吧!"

說著,便往牆角的長塌上一躺,很快就睡著了.

我睡哪兒呢?

見她橫著身子,把一張塌都占滿了,雪生十分無奈的暗道.

蘇姑娘還真沒把他當外人啊.

不過,也沒當成多親密的人.

看著很快入睡的蘇林林,他的心突然柔軟起來:不管怎麼樣,能在他面前這麼快睡著,一定是在心底把他當成可以依賴的同伴了吧.

其實,不過是蘇林林確實太困乏了.

之前從被雪魚吞下肚,一直到現在差不多兩天一夜都沒合眼,而且,還帶著一身剛剛結痂的灼傷.

蘇林林真的是熬不住了.

不過,雪生如今擁有一身妖力,縱然三五天不休息,身體也能撐的住.

為防意外,他就坐在蘇林林身邊,十分警惕的一直守著她到天亮.

本以為那幾個老家伙會趁機生事,沒想到這一夜竟然十分平靜安然.

蘇林林醒來之時,己然天光大亮.

她看了眼蓋在身上簇新的棉被,不由眉頭一挑,看了眼對面打開著的木櫃問雪生:"你從這里兒拿的?我們的儲物袋兒里不是有鋪蓋嗎?"

聞言,正靠在椅子上打盹兒的雪生隨即驚醒:"我看這木櫃開著,里面放著幾床新棉被,就拿出來給你蓋上了."

主要是他嫌儲物袋里的鋪蓋太破舊了.

以前在山洞里倒也沒在意,如今一拿出來,伸手一撲就是一陣的飛塵.

蘇林林也只這麼問一句,便掀了身上的錦被,叫他一起出去.

才踏出房門,就見陳老皮滿臉堆笑的跑進來問:"兩位起身了?陳生跟二愣子正在灶頭忙活呢!我這就去給兩位仙人打洗臉水來."

"不用勞煩陳大叔,我們自己出去舀水洗漱就好."蘇林林出聲叫住他道.

聞言,陳老皮身子一頓,接著連連點頭應道:"好,好,那兩位仙長請."

蘇林林兩人一出門,雪生立刻指著空蕩蕩的院子問:"那三具尸體呢?"

"埋了."只見陳二愣子渾身露水的從大門外進來陪笑道:"院子里總放著死人不吉利,所以,一大早前我們哥幾個把他們抬到後山埋了.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只微微皺了下眉頭,便點頭應道:"還請節哀順便,陳尸于庭院的確不妥,盡早入土為安也好."

說完,抬腳朝外面走去:"霧散了啊."

"是啊,是啊!"陳二愣子應聲附合:"若不是一早見這邪霧散盡,我們怎麼也不敢出去啊."

這時,雪生突然開口問道:"昨晚上那個一直沒醒過來的陳四兒呢?"

陳四?

聽他這麼一問,就連陳二愣也不由看向蘇林林身後的陳老皮:"陳四早上醒了嗎?"

陳老皮一臉莫名其妙的搖搖頭說:"我不知道啊."

見狀,蘇林林不由皺起眉頭說:"他昨天才那藥只能勉強護住心脈,很快藥性過後還會有性命之危."

說完,看著陳老皮兩人接著說:"你們也一樣,目前只是暫時脫險,要想除根兒,還得多喝幾服藥慢慢調養."

聽了她的話,兩人神色一震:"我們,不是好了嗎?"

蘇林林輕笑一聲:"你們心脈受損嚴重,怎麼可能只服一貼藥就好的?"

"蘇姑娘說的對,咱們吶,可得接著喝藥才能除根."這時,陳老頭捧著一個藥罐從灶房里出來:"我把大家伙的藥都熬好了."

說到這里神色虔誠的看向蘇林林:"都是按昨夜里您給每人配的藥方熬的."

這老頭倒是挺細心.

蘇林林心里暗歎一口氣:可惜--

只是,為何那些靈藥竟然也能用?

就在她百思不得其解之時,只聽陳二愣子激動的說:"多謝陳生老弟,一大早幫我們把藥都熬好了."

說著,招呼陳老皮跟他一同去灶房喝藥.

"老皮,我端過來的這罐是你的."陳老頭叫住要隨陳二愣子一起去廚房的陳老皮道:"你趕緊趁熱喝了,我去喊老黑到灶房去喝."

聽他這麼說,陳二愣子哈哈一笑:"好,好,老皮你去堂屋吧先."

陳老皮這才轉過身子往堂屋走去.

"蘇姑娘,喏,洗臉水給你倒好了."這時,陳生十分殷勤的端著一個銅盆放在院子里的石台上.

蘇林林上前飛快洗了手臉後說:"陳大叔,你知道狗頭嶺在哪兒嗎?"

"我知道,我知道!"這時,陳老黑蓬著頭發從堂屋跑出來叫道.

陳老頭皺著眉看他一眼:"你快去灶房把自己的藥吃了去."

"等著啊,待我吃了藥就帶你們去狗頭嶺."陳老黑飛快朝灶房跑去.

陳老頭小心窺著她的神色說:"你要是不想讓他帶路的話,我去跟二愣子說說,叫他帶你們去."

"就讓他去吧."蘇林林接過雪生遞來的毛巾擦擦臉說.

她剛說完,就見陳老黑從灶房里竄出來,十分興奮的說:"好,蘇姑娘,我們這就走吧?"

蘇林林看了眼雪生說:"既然外面的霧氣己經散盡,那就把昨晚上的陣法收起來吧."

說著,快步走向牆角伸手拔出一根桃木釘.

看著手里的桃木釘,她不由眼神一縮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