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九章 救命恩人
陳生滿懷希望的朝外面看一眼說:"就看這兩位仙人的本事了."

"看來,他們真是咱們幾個的救命恩人吶!"陳老皮十分感慨的說:"幾天前三哥就叨叨著沒幾天可活了,大霧快來了."

沒想到,大霧果然來了,而且帶走陳三兒他們.

聽他這麼說,一直縮著身子的陳老黑小心問道:"真的?他真這麼說過?"

陳老皮不屑的看他一眼道:"都這個時候了,我還能騙你不成."

"好了,好了,咱們這幾個老家伙,多活一天就嫌一天的日子!"陳二愣子擺擺手嚷道:"誰知道還能活多久?來,來,老皮,到灶房里一直燉鍋肉吃去."

平時,陳二愣子跟陳老皮關系走的更近,所以兩人說話也更隨意.

被他這麼一嚷,陳老皮真個就掙著身子要起來去灶房搗鼓吃食.

不過,不等他站起來,就聽陳老頭擔心的說:"你才剛醒過來,好好歇會兒,別跟著操勞了.我跟二愣子去做口吃的就行."

"到底是生哥想的周到,那也行!走吧,我都快餓死了."陳二愣子嘿嘿一笑,拉著陳生去灶房准備吃的了.

當蘇林林兩人布好陣法回到堂屋時,陳老皮立刻撲上前結結實實的磕了三個響頭:"多謝兩們仙人救命之恩."

總算有個心里明白的.

蘇林林十分欣慰的扶起他說:"快起來,不過是舉手之勞,當不得你這般大禮."

陳老皮這才順勢站起身子,蘇林林捏著他的手腕把了下脈,看著他微笑著說:"好,你身體底子不錯,雖然心脈還很弱,不過氣血倒是通暢了."

聽了她的話,陳老皮再次誠執道謝,卻聽雪生不耐煩的說:"不用總說客氣話了,現在這院子己經布上兩重陣法,相對很安全."

說著,看向一臉忐忑的陳老皮:"你可知是誰在背後加害你們?"

"大陽村那些雜碎!"他咬牙切齒的說.

"對,就是他們!大陽村的惡人,這三十年來一直想把我們全部害死,好光明正大的霸占陳家村!"一提到大陽的人,陳老黑也忍不出憤慨出聲.

大陽村兒--

蘇林林不由輕歎一聲:"他們如今自己村都陷下去大半,哪還有心思來害你們."

"那是報應!就是他們害我們陳家村的報應!哈哈!"聽她說起大陽村遭遇地陷,陳老皮不由興奮的大笑起來.

這些人啊,都被仇恨迷了心,差不多都魔怔了.

"大陽村如今自己的還處水火之中,哪兒有那閑功夫跟你們幾個人周旋?"雪生十分不客氣的問:"我倒是想問問,當初你們陳家村,可是做了什麼傷天害理之事,惹到那方神仙?"

聽他這麼說,陳老黑身子一顫,繼而梗著脖子叫道:"你知道什麼?要不是大陽村的人,找來那妖人給村里下詛咒,好好端端的一個村子能成這樣嗎?"

蘇林林懶得能他多作口舌之爭,看著若有所思的陳老皮說:"說實話,外面那霧今晚就是要取你們的性命而來,只是被我一時以陣法相阻."

說著,輕笑一聲,盯著陳老皮繼續道:"那霧中的陰氣極重,但這村子生機氣息卻很正."

"唯獨人氣不正."雪生目光銳利的看向陳老黑兩人:"說吧,你們到底有什麼隱瞞著我們."

聞言,陳老皮身子不住的顫抖:"我,不知道,什麼都不清楚,你們去問陳生!"

陳老頭?

蘇林林不由一怔,隨即聞到一股濃濃的肉香味兒.

只見陳生端著一鍋子肉湯進來:"老皮啊,你叫兩位仙人問我什麼?"

"陳家村敗落到這等地步的真正原因."蘇林林轉頭看著他問.

只見他微微一驚,把手里的肉湯放到四四方方的八仙桌上,才開口應道:"我不是早說過了嗎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說:"我想陳老皮可能有不同的說法."

聞言,陳生十分疑惑的看向陳老皮:"真的?你是不是發現了什麼?"

"他肯定也去過狗頭嶺了."這時,外面傳來陳二愣子的聲音.

只見他手里抱著一摞粗瓷碗進來,神色凝重的對蘇林林兩人說:"陳生可能不知道這三十年來,狗頭嶺發生的怪事兒,所以,他說的也只是三十年前之事."

那麼,這三十年又發生了什麼事?

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.

只見陳二愣子慢慢擺放好碗筷,先請他們坐下:"來,兩位仙人,請上座!我們這兒也沒什麼好東西招待大家的,你們將就著吃點."

雪生皺了皺眉,正要開口,卻聽蘇林林笑著說:"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!"

見大家都落坐之後,陳二愣子才開頭:"都動筷子吧,別客氣.吃完了鍋里還有,大家邊吃邊聊."

說完,還十分關切的看了眼神色失落陳老頭:"生哥,都過去三十年了,你這心結該放也就放下吧."

陳老頭雙手掩面:"好,你說吧,我己經不怕了."

沒想到這老頭倒是個重情誼之人.

蘇林林心里不由一酸:想到在花家的神像,如今不知怎麼樣了.

解百納有沒有盡心看護著它呢?

就在她走神之時,雪生十分體貼的給她盛一碗肉湯說:"喝口湯吧,這肉雖然有點柴,味道兒還不錯."

蘇林林點點頭,執起筷子,剛夾起一塊肉,卻聽陳老黑聲音尖刻的說:"你們不是方外的道士嗎?怎麼也吃肉?"

"老黑!"你這說的什麼話!

陳二愣子生氣的喝道:"我跟陳生做這鍋肉湯主要是招待二位仙人,以謝他們的救命之恩,你要不想吃,就滾一邊呆著."

聞言,陳老黑身子瑟縮了下,開始埋頭苦吃直來.

蘇林林本想吃了半個雪瓜,這會兒一點都不餓,聽陳老黑這麼一說,更是沒一點胃口了.

只是拿筷子作作樣子而己,東西根本沒有入口.

倒是雪生筷子一直沒停的時候.

陳老皮見大家都吃的歡,他也開始講起狗頭嶺的事兒來.

原來,一開始陳家村大多數搬離之後,村里並非不能進人.

"那時,村里就剩下我十四個老少爺們,依那老道兒之言,自願留下來守住村子."陳老黑喝了口肉湯說.

這個說辭,跟陳老頭-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