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八章 恐怖迷霧
"蘇姑娘,你看出什麼蹊蹺來了嗎?"這時,雪生也跟陳老頭從房間里出來,見她逐個打量死者的雙手,不由好奇的問道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,朗聲道:"果然如我所料,這些人是中毒而亡."

中毒?

陳二愣子不由驚叫出聲:"我們都沒住一起,怎麼會突然同時中毒?"

蘇林林輕哼了聲說:"你們不是突然中毒,而是早就中毒了,只是--"

她有些迷惑不解的問:"這蔓嶺花之毒,雖然是慢性毒藥,但若有人吸入,最多只有活十年."

"你是說我們還是命長了?"陳老皮激動的叫道:"縱然是早就中了毒,為何你們一來,就全都發作了?"

他到底還是認為是蘇林林兩人進村,才害得陳三兒三人身亡.

蘇林林懶得答理他,繼續說道:"至于為何你們一直沒死,這點實在讓人費解."

"看來,有人是等不及了唄."雪生冷冷的看著他們說:"這村子里肯定不會就他們幾個人在,我剛才感覺到外面似有動靜."

邊說,邊飛身朝外院牆上掠去.

結果,卻只抓到一只碩大的烏鴉而己.

"真是晦氣!"雪生隨手丟掉那只被他捏死的烏鴉說:"你們想好好活著的話,就別在說什麼因為我們進村害了你們."

說著,他抬腳把地上的烏鴉踢飛出去:"你們得明白,若不是蘇姑娘傾心施救,你們也這麼躺在這兒就是了."

邊說邊盯著神色瑟瑟的陳老黑:"你不想要命的話,就滾回去!別總在這兒惡心人."

蘇林林若有所思的看著圍牆外面說:"起霧了啊!"

聞言,陳老頭不由大驚:"霧?"

陳老黑跟陳二愣子也是一臉驚恐的看向院外.

蘇林林轉身看向他們問:"這霧有什麼不同尋常嗎?"

"這是討命之霾啊!"陳老頭目光心驚懼的說:"三十年前就是一場大霧,連續帶走十幾個孩子!"

陳二愣子接著他的話說:"那場大霧散後,接著也是有天晚上起了這般輕霧,當時,我才痛失孩兒,家里的婆娘哭鬧著非要出去找."

結果,那場夜霧帶到十來個年經婦人.

之後,每回村子里起霧,就有人失蹤,或者死去.

原來是這樣!

蘇林林看著院子里的三具尸體說:"他們己經隕命,想來這夜霧也不行再傷害大家了.只要你們聽我的,不要出這個院子即可保住性命."

說完,叫雪生拿出幾顆靈珠,她按王老道兒之前所教的,排成一個極簡單的防守之陣.

陣法激發之後,院中一從人驚然發現夜霧竟然散了.

連雪生也一臉驚訝的看著蘇林林:"蘇娘娘,"

蘇林林輕笑一聲,打斷他的話:"這不過是小小的陣法之力而己,這些霧還在,但大家看不到而己."

對于第一次試著排陣就這般成功,蘇林林心里也很有成就感.

更讓她感到不可思義的是,她這個在王老道兒口中極為簡單的陣法,竟然能夠把那些薄霧隔離在院外.

這讓她對陣法之力十分歎服.

以前總以為是王老道兒故弄玄虛,不過,這回她總算真正見識了陣法之能.

看來,以後還得好好研究研究他留給自己的那些陣圖了.

不過,一想到這些東西都在玉簡之中,而打開玉簡則需要靈力,她不由泄氣不己.

到底什麼時候才能引靈入體啊!

"蘇姑娘,既然霧氣散盡,那我們就能回去了吧?"讓人意外的是,陳老頭突然提出想要回自己家.

蘇林林有些生氣的說:"我剛才不是說過,那霧並沒有消散,只是我在院中布下陣法,大家看不到薄霧而己."

聽她這麼說,陳老頭身子瑟縮下,連連點頭應聲:"好,好,是我糊塗了,剛才沒聽清姑娘的話."

這幫老頭可真是難纏!

早知道當初不這麼爛好心了.

這會兒外面的霧越來越重,她才隱隱感覺到一股子莫名的殺機逼近.

不知是她感覺到了,雪生也全身戒備的時不時盯著院外.

漸漸地這幾個老頭也查覺到有些不對勁兒,都各自找個地方蹲著不吭聲.

蘇林林來到雪生跟前問:"你覺得那東西能對付麼?"

雪生神色凝重的搖搖頭:"那股力量遠不是我們所以抗衡的,就怕,這時候連跑都跑不了了."

聞言,蘇林林深吸一口氣:"既然剛才那個陣法就能隔絕這陰霧,你出來助布一個隱匿陣法吧."

說著,咬咬牙讓他拿出十六根桃木釘,八顆下等靈石.

然後,領著他到院里,指著正東方向:"從這里起入土一根桃土釘,然後往南三步埋一顆靈石……"

當她指點著雪生將陣法布成之後,突然感覺到身體像被掏空一般,腿腳一軟差著摔倒在地.

就在他們兩人專心在院子里布陣之時,一直昏迷著的陳老皮突然醒來.

一看到平時的老活計都在自己家里,不由皺起眉頭:"你們怎麼都在我家?"

陳二愣子脾氣沖,氣沖沖的站起來說:"你以為我們愛呆你這破房子里啊!"

"陳生,你說說又出啥事了?"陳老皮見陳四兒直挺挺的躺在身邊不由擔心的問道.

陳老頭歎了口氣兒上前把這一天來,村里發生的事又說了一遍.

聽他說完,陳老皮撫著心口問:"你是說,我今天差點見閻王了?"

"那可不是?陳生剛才跟你灌完藥,不然,你就跟院里的那三個躺一塊了."陳二愣子指著院里那三具尸體說.

陳老皮順著他的手指看去,只見明亮的月光下,陳三兒他們並排倒在正當院里.]

他滿臉驚恐的指著院里的三具尸問:"他們,都死了?"

"是啊,院子里那兩個人一進村兒,咱們都到鬼門關轉一圈."陳老黑蹲在門檻邊涼悠悠的說.

聞言,陳老頭不由大急:"老黑!你還這麼說!真想把兩位仙人激怒,把你攆出去送死?"

陳二愣子則正接上前踢他一腳低聲罵道:"狗屁不通的玩意兒,現在能撿回來條命就不錯了,還在嘰歪什麼?你不知道外頭己經起霧了!"

又起霧了?

剛醒過來的陳老皮嚇的一屁股坐到地上:"那咱們這回能躲過去不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