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七章 是非不分
陳二愣子看了眼蹲在門口陳老黑,沖雪生兩人抱抱拳道:"剛才老黑說的是有些過火,不過也是事實."

"你說的沒錯,我們若不來,你們也不會集中在今天發病."蘇林林神色清冷的說:"只會在個把月後,一個個心血耗盡而亡."

聽她這麼說,陳二愣子不張大眼看向她:"姑娘可知我們--"

"不知!"蘇林林冷冷的說:"救人之恩我受的起,但這害人的惡名可擔不了!若是你們想在這里等死的話,我們這就走."

這幫人明顯是被人算計暗害了,這會兒不想想那真正要殺他們的是誰,反倒指責起因他們進村來!

真是非不分!

這樣的人救他干什麼?

雪生抬腳就要出去,卻被陳老頭拉住苦求:"公子,蘇姑娘,老黑他一時糊塗,口不擇言,你們千萬不要往心里去呀!"

蘇林林正要抬腿,卻見陳二愣子死拉著,蹲在一邊的陳老黑一起跪下:"剛才是我們不對,還請姑娘不要見難!"

說著,竟然梆,梆,梆,直磕三個響頭.

見他們真心悔過的模樣,蘇林林才算消了氣兒.

她雖不是大夫,但既然出手救人,就不行丟下施救一半的病人離開.

這會既然他們能想明白,她也就不再堅持離開了.

雪生自然隨她而行.

就在他們爭執之時,門外飛過一只不起眼的黑鳥.

當時大家都在氣頭上,根本沒有注意到.

"既然你們選擇讓我治病,那麼,就得聽我的話."蘇林林見陳二愣子抬腳要出去,不由冷然出聲:"今晚誰都不能出去."

他停下腳步,面色尷尬的說:"我得出去方便下."

蘇林林淡淡瞥他一眼說:"別出大院,盡快回來."

聞言,陳二愣子連連應聲:"好,好,我不出去."

說完,弓著身子朝外頭跑去.

他出去後,陳老黑滿臉痛惜的看著院子里的三具尸問:"他們,真的救不活了嗎?"

陳老頭怕他再出言不法激怒了蘇林林兩人,立刻接上話頭道:"是啊,咱們僥幸撿回來一條命,陳三哥他們--哎,這都是命吶."

"我去看看他們,陳三哥昨兒個還說一定能活過我呢,沒想到今兒--"他說著說著蹲下哭起來.

蘇林林淡淡看他一眼:他到底是沒活過你,不是應該慶幸嗎?

這一眼看過去,她突然發現這個陳老黑看上去有點眼熟.

雖然名叫老黑,不過蓬亂的頭發下,可以看的出面皮白皙,生得也算十分周正秀致.

猛一看上去很眼熟.

至于在哪見過卻是一點印像也沒有了.

而且,他雖然看到去十分蒼老,但實際上卻只有四旬出頭.

聽陳老頭說他當年因父母雙雙失蹤,從而被留在村里一直沒有出去.

而照看著他長大的正躺在院子里的陳三兒.

不過奇怪的是二十年前,他便從陳三兒住的院子搬回到自家原來的院子里住了.

而且,這二十前間,他看到陳三兒從來都不搭理,就像見著仇人一般.

如今,看到陳三兒死了,他心里明明很難過,很想去看看,卻又不敢.

想想這個人真是可憐之極.

陳老頭見大家相安無事之後,就跑到灶房看泥爐上正熬著去了.

咕嚕!

蘇林林肚子一空,唱起了空城計.

她抬頭朝外面一看:己月上中天了,不知不覺入夜己深了.

"喏,吃點雪瓜吧."雪生十分識趣的遞過來半拉雪瓜給她.

蘇林林也不客氣,接過來挖著果肉吃起來.

才吃幾口,只見從門外進來的陳二愣子直盯著她手里的雪瓜說:"我也吃過這種白瓜,不過,這個節應該沒有了吧?"

聞言,雪生驚訝的看向他:"你真的見雪瓜?"

陳二愣子點點頭:"是啊,以前村子沒封時,我還吃過好幾回呢!"

聽他這麼說,雪生不由自住的看向蘇林林說:"這里雖然在妖獸界很多,不過,所生之地必須有靈脈經過,這里,"

"根本沒有靈氣."蘇林林接著說:"是啊,這倒是蹊蹺了."

陳二愣子以為他們不相信他的話,十分急切的說:"我說的都是真的!對了,二十年前,我還在狗頭嶺摘到過一個呢."

狗頭嶺?

聽他提到這個地名,蹲在地上抱頭不動的陳老黑突然抬起頭:"你,還敢去狗頭嶺?"

陳二愣子有些鄙夷的看著他說:"咱陳家村方圓這幾十里,有哪是我陳二偉不敢去的?哪像你,膽小的跟個娘們似的,整天縮在院子里不敢出來."

被他這麼一通懟,陳老黑又把頭埋在雙臂間不敢出聲了.

"狗頭嶺有什麼來曆?"蘇林林好奇的問.

陳二愣子不假思索的說:"三十年前,好些人眼睜睜的看見好幾個村里人,跑到狗頭嶺不見影了."

這個倒沒聽陳老頭說起過.

只聽陳二愣子接著說:"陳生的兒子媳婦就是在哪失蹤的."

原來是這樣啊.

難怪陳老頭不想提起來,原來是怕想起往事傷心.

"是啊,當年我的寶哥兒跟麗娘,都是在狗頭嶺失蹤的."陳老頭歎了口氣,端著藥罐子從外面進來.

看到蘇林林手里的雪瓜不由一愣,接著抽了抽鼻子說:"那天,寶哥兒就說要找這種白瓜吃,沒想到一去就再也沒回來,麗娘不相信他丟了,就天天去找他."

結果,連她也一起失蹤了.

從此之後,只要有人提起狗頭嶺,陳老頭--陳生就哭的不能自己.

而他自己也再也沒提及過一次.

這還真是人間慘劇啊.

蘇林林心里感歎的同時,對狗頭嶺興趣大增.

她跟雪生相視一眼,決定到這個神密的狗頭嶺看看.

"晚上是找不著路的,只有太陽出來之後,才能看到狗頭嶺."聽他們說要去狗頭嶺查調,陳二愣子搖搖頭說:"只能等明天再過去."

聽他這麼一說,兩人好奇心更堪,決定第二天一早就去探查狗頭嶺.

"真對不住,我淨忙著照顧病人了,倒忘記燒飯招待恩客了."陳老頭放下手里的湯藥,陪笑著說.

蘇林林擺擺手:"算了,你們自己隨便弄些吃的吧,我們不吃了."

說完,起身朝院中走去.

陳老黑遲疑了會兒,也小心跟著一起出去.

見他出去,陳二愣子重重的哼了聲,緊隨其後出來.

蘇林林徑直來到死者身邊蹲下身子,捉住其中最早發現的陳三兒的手腕,就著月光看到他指尖發白,指甲卻是烏黑一片.

之後,又依次抓起其他兩人的手,果然,症狀一模一樣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