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六章 背後推手
聽他這麼一哭喊,蘇林林心里不由一動:是啊,這明顯是想要把陳家村所有人都搞死啊.

為什麼之前三十年來,他們這幾個人雖然氣血有虧,但卻不至命,他們兩個一來到這兒就同出事了呢?

難道,那搗鬼的人怕--

蘇林林跟雪生對視一眼:"看來,真的是有人想要陳家村人全部死光啊."

但是,他為什麼要這麼做呢?

這一點不但是蘇林林跟雪生,連陳老頭也不清楚.

想到這里,她滿懷期待的看著仍然昏迷的四人:希望他們之中能有人知情吧.

"蘇姑娘,你怎麼配這麼多服藥方?"雪生見她不住的叫他往外拿靈藥,手下不停的炮制兩三個辰方才整理出四大包草藥,不由疑惑的問.

蘇林林拍拍手,把其中一包交給神色陳老頭說:"把這包熬了給陳四喝."

說完,看向四人道:"他們雖然病症大致相同,但因各自的身體不同,所以藥方也不能完全相同."

說到這里,又遞給雪生一包說:"這包給陳皮熬上,千萬不要弄混淆了."

"那這剩下這兩個人呢?"雪生指著並排躺在一起的陳老黑跟陳二愣子問.

蘇林林看他一眼說:"這兩人被發現的晚,不心脈相對強健,並沒服用過龍須草搶救,服下午熬的救心活血湯,不出意料今晚上就能醒過來."

雪生指著她放在手邊的兩包草藥問:"這個不是給他們抓的嗎?"

蘇林林隨口道:"是啊,不過今天他們不用服了,等明天再熬吧."

說完,直起身子伸了個懶腰說:"這是誰家,地方倒是挺寬敞,收拾的也很乾淨."

雪生指著挨著陳四兒躺著的陳老皮說:"喏,他家的.這房子建的是挺大方的,特別是那個長塌,正好給他們四個躺下."

蘇林林輕笑一聲朝院里走去.

從陳老皮大門口朝外望去,只見一座座被野草花藤繚繞的院子,相對整齊的坐落在這一大片平整的土地上.

借著夜色,從那些經過幾十載歲月沖刷的殘破圍牆上,還能看得出來這個村子輝煌時的模樣.

可能借助陳老頭口中的靈泉水所惠,村里的房子不論院落大小,用材都是極為青石板,所以,雖然三十多年沒人打理,但依然矗立不倒.

也虧得當年這些宅子都以平整結實的青石所建造,就連屋頂也是青石所搭.

所以,陳老頭幾人才能各自守著自家的院子,安然住到現在.

陳老皮的院子住于村子中間,地勢稍高,可以說是村里比較好的院子了.

而且,聽陳老頭說當初他的家人都離開了,只余他一個人因為舍不得這座大院子而留下了.

他也是當年留下來十三個人中唯一個家人完好無缺的.

想來,這些年來他也十分思念家人吧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,打算出去轉轉,卻聽雪生立在門口叫道:"蘇姑娘,有人醒過來了!"

聞言,她心下一喜,轉身關上大門朝堂屋跑去.

剛一進門就見陳老黑一臉直挺挺的坐起來,一臉迷茫的看著她問:"你是誰?"

不待她應聲,只見陳老頭一臉驚喜的跑進來說:"她可是我們的救命恩人吶,要不是蘇姑娘醫術高明,咱們幾個老家伙早埋土里了."

聞言,陳老黑還是有發蒙:"你怎麼也在陳老皮家?你倆不是不對頭嗎?"

陳老頭歎了口氣說:"他這條命都是我給撿回來的,我上他家還能咋著了?你這跟鬼門關里轉一圈了都,還有心情管這個?"

"好,好,那,他們倆兒是誰?"陳老黑看到躺在自己身邊的另外仨人後,驚詫無比的問.

陳老頭抻頭朝灶房看了眼熬著藥說:"他們啊,可是我們村的恩客,咱幾個的救星啊."

接著,把蘇林林兩人進村後的事一五一十的都說一遍.

聽到村里陳老三等幾個人身死的消息後,陳老黑不由驚叫一聲立起來,指著蘇林林兩人說:"這倆人分明就是災星!以前咱們幾個老家伙都活的好好的,怎麼他們一來,大家都倒下了?"

聽他這麼一說,心里一直惴惴不安的陳老頭也不由語塞.

見狀,蘇林林神色平靜的看著他說:"縱然我不來,你們,也活不久了."

"你這個妖女,胡說八到,我們都平平安安在村里過三十年了!怎麼你們一來,大家伙都倒下了呢?"陳老黑沖過來想上去抓她,結果被雪生一把推倒在地.

"以前,你們跟誰結下梁,被人下殺手暗害我們一概不知,但是蘇姑娘費盡心力救人,你不能昧著良心咬一口!"雪生十分氣憤的指著他說.

陳老頭怕他傷到,趕緊上前扶直陳老黑說:"是啊,這位公子說的沒錯,若不是蘇姑娘一手醫術了得,咱們都活不成了."

陳老黑卻一把推開他:"你怎麼也跟這兩個妖人混到一起去了,你說,要不是他們進村,咱們,"

"我剛才己經說了,我們今天就是不進村,你們也活不過一個月了."蘇林林冷冷的說.

聞言,陳老黑梗著脖子叫道:"放屁,我們都活的好好的,怎麼不說,你們一來把我們都害死了?"

蘇林林一甩袖子,十分氣憤的指著他說:"你要是真不想活的話,我正好也不相浪費一副良藥,滾吧!"

"你說叫誰滾呢?"陳老黑氣性上來,嘶叫著撲過叫道.

這時,只見躺在最邊上的陳二愣子,從塌上爬起來重重呼一口氣說:"都吵吵啥呢?什麼死不死的,老黑,你不想活,咱還沒活夠呢!"

說著,一咕嚕從塌上翻起來,朝蘇林林彎彎腰算是行禮:"多謝仙女出手相救,你給我紮針的時候,我還醒著呢."

這個陳二愣子,心思倒還透氣,不像這個陳老黑渾不知事.

陳老黑好像有點憷這大個子老頭.

聽他出聲,訕訕的到一邊蹲在門檻邊上.

見狀,陳老頭才算是松了口氣:"還好,二兄弟你想的明白,蘇姑娘跟雪公遠道路過而己,能對咱這個慌村起什麼心思啊?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