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三章 荒村來由
老頭深吸一口氣說:"這個婦人的死,引爆了大陽村長久以來對陳家村的積憤."

說到這里,他苦笑著搖搖頭:"這一切都是有因就有果啊!"

自從那婦人投入靈泉井之後,那眼靈泉再也不出水了,陳家村賴以這靈泉灌溉,從而產出上等絲麻的樹木漸漸結不出繭果來.

這倒還是其次,最主要的是大陽村以被逼死其村人為由,數次織組村中青壯來到陳家村尋事.

經過幾回群毆之後,兩村又是各有死傷,其中的積怨也越來越深.

原本陳家村隨著那口靈泉竭枯,漸漸不複以以往繁盛,許多小有積蓄的人家都搬到集鎮上去了.

陳家村竟然慢慢的衰敗許多.

但是原本極為貧困的大陽村卻因絲麻價低質美而發達起來.

說起來也是此一時彼一時.

"大陽村的人實在太貪心了."老陳頭兩眼泛紅的說:"見陳家村不複以往興盛,竟然起了滅村霸田之心!"

滅村?

蘇林林不由倒抽一口冷氣:"怎麼個滅村法?"

"難道是你說的詛咒?"雪生瞪大眼問道.

陳老頭神色鄭重的點點頭:"正是!三十年前我才十八歲,陳家村還有百十口人,三十多戶人家."

他閉上眼深一口氣說:"我記得十分清楚,那天是五月初五,早上五更天之時,大家被一道極銳利的尖叫聲驚醒."

"……一直守著那口靈井的陳三叔一家,全部被釘死在院牆上,我跑過去時,三叔還沒咽氣.他嘔了一口血說:是大陽村人干的,妖道下了詛咒!快走,都走!"陳老頭邊說邊不住的抹眼淚兒.

蘇林林疑惑的看著他問:"哦?他怎麼知道是詛咒?"

陳老頭抽了抽鼻子說:"陳三叔是附近有名的陰陽先生,當初那婦人投井之後,他曾預言陳家村要遭大劫,便從當初陳村正手里把這塊兒地買下來,在井邊蓋了個院子,舉家搬過來住著."

原來是這樣.

可惜老陳三叔耗盡最後一口精氣,發出那聲尖嘯聲,等來村民向他們示警,要一陳家村人趕緊離開.

但是,村里還種著大片的桑麻樹,雖然沒有以前品質好,但還能維持生計.

一旦搬走哪還能尋到什麼生路?

陳老頭雙眼呆然望著外面:"當時,村里大部分人都聽進去了陳三叔的話,還有幾戶家底兒厚的,當即就搬了出去."

不過,大部分人不管是故土難離,還是因為心存僥幸,並沒有打算搬離世代居住的村子.

其中,陳老頭就是一個.

他當時才剛剛娶妻生子,才蓋起來四間青磚大瓦屋還簇新的,他雖然相信陳三叔的話,但還是心存僥幸留了下來.

說到這里時,陳老頭不由抱頭痛哭:"我當初要是聽媳婦兒的話,變賣家產搬出去的話,兒子也不會無緣無故的就失蹤了."

蘇林林還以為陳老頭是個老光棍兒呢,沒想到還曾成過家.

而且,他看著都至少有七旬了,按說這事兒過去才三十年,當時他十八歲,那現在才不足五旬,怎麼老成這個樣子了?

關鍵是他不僅僅是看上去形貌老邁,而是整個人真是暮氣沉沉,有股很重的垂暮之息.

"失蹤了?"雪生疑惑的問.

陳老頭拿袖子擦了擦眼淚:"是啊,這就是詛咒啊!對陳家村最惡毒的詛咒--十二歲以上的孩子相續離奇失蹤!"

連續失蹤幾個孩子之後,嚇的家里有孩子的人家,都紛紛把孩子送到村外親戚家里去了.

誰知,村里火急火撩的送走孩子,尋了個道士來破那詛咒,結果,不但那道士折在陳家村.

更可怕的是連村里的年經婦人也開始莫名失蹤了.

一時之間,陳家村成了人間地獄,到處都是惶恐不安的村民.

就這樣,為保住老婆孩子,大部分人家都離開村子另謀生計.

"那您為什麼留下來了?"蘇林林不解的問.

陳老頭不由老淚長流:"孩子走失後僅隔一天,孩兒他娘也不見了,我當時想著,他們都不在了,我出去作什麼?"

就這樣,陳家村因為一個莫名其妙的詛咒,不過幾日間就變成了一座慌村.

僅余下十來口痛失家人的村民死守住村子.

"呵,大陽村人想把我們陳家村攆走,好來占這片祖上傳下來的村子."陳老頭輕笑一聲:"我們就是留下來守住村子的!"

說到這里,他兩眼放光的看向蘇林林兩人:"當初,那個道士臨死前曾說過,只要我們陳家村一直有陳家子弟死守不退,外人無論如何都不敢占村!只要等要異姓人進村,我們村子就有救了."

難道,整整三十年,從來都沒有人進來過?

蘇林林疑惑不解的看著他問:"那些出去的村民們,都沒在回來過?"

陳老頭苦笑著搖搖頭:"怎麼沒有?只是從來沒人能走進村子罷了!"

原來,不管是以前的村里人,還是路過之人,從來沒有人能走進到村子里面去.

"所以,我怕出了村子再也回不來,三十年都沒出去過了!"陳老頭滿懷期盼的看著他們說:"沒想到有生之年還能出去!村子還有救."

真的還有救嗎?

從他口中得知,如今村里只余下十二個老頭守著村子,年紀最輕的也快五旬了.

縱然解開了詛咒,陳家村還有可能恢複生機嗎?

"我們,那有本事解開什麼詛咒啊!"雪生撓撓頭說:"我們也不過是機緣巧合路過這里而己."

陳老頭擦干眼淚,目光銳利的盯著雪生道:"這位公子縱然不是道門中人,也必然來曆不凡!"

說著,普通!一聲跪倒在他跟前:"求您發發慈悲,救救我們陳家村兒吧."

雪生滿臉尷尬的扶起他說:"我真的不懂得什麼詛咒之類的,老人家,您看我如何才能幫得上忙?"

是啊,你讓人幫忙幫,那就說明怎麼幫吧.

聞言,陳老頭一臉頹色的松開緊纂住雪生衣袖的手說:"好,兩位恩客先休息休息,容我好好想想."

說著,有些失魂落魄的朝灶房走去.

看著他十分落莫的背影,蘇林林不由心思一動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