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二章 詛咒來由
"他咳出來就好了."蘇林林神色平靜的應道.

她的話剛一落音,只見周老頭用力喀的一聲,噴出一口黑血來.

接著,兩眼一番摔倒在地上.

雪生驚訝的看她一眼,正准備上前去扶起他.

只聽蘇林林聲音平靜的說:"別管他,一會兒就好了."

"就讓他在地上躺著?"雪生指著直挺挺的躺在院中間的周老頭問.

他到底是還活著嗎?

"他很快就醒過來了,你扭過臉我給上藥."蘇林林一把扳過他臉,飛快用食指挑起一點玉膏輕輕塗到傷口上.

隨著一陣讓人心動的幽香靠近,雪生只覺得耳朵尖燒的火燙,接著,一陣清涼舒適之感從臉上直傳到心底.

蘇林林動作很快,幾個呼吸間就把他臉上的傷全塗上了.

然後,毫不忌諱的撩起他身上被腐蝕的破爛成片兒的衣裳,把身上所有傷處都塗上一遍.

雪生一動也不敢動,任由那雙輕柔靈動的手在臂膀腿腳上游走,帶來一道清交淺言深涼,身上的灼痛漸漸消去,但心頭熱火慢慢烘起來.

給他塗抹完傷藥,蘇林林才知道原來雪生身上燒傷竟然這麼重.

從小腿到腳幾乎沒有一塊好皮,有好多地方都燒的皮肉翻卷.

相比之下,她只有左肩臂膀跟雙腳上傷重些,另外手心有些輕微腐蝕而己.

"蘇姑娘,我身上不疼了!你這藥真靈驗!"蘇林林才給自己塗完藥,就聽雪生激動的喊道.

他的話剛落音,只見原本躺在院子正中間的周老頭,從地上爬起來撓撓頭,十分不解的問:"我怎麼躺在這兒?"

"你呀,剛才心疾犯了,被蘇姑娘妙手回春給治好的."雪生好心提醒說.

什麼?

心疾?

周老頭苦笑一聲:"我哪有什麼心疾啊,不過是被大陽村那個妖物詛咒了而己."

說完,十分激動的看向蘇林林:"蘇娘子,真的幫我解開那個惡毒的詛咒了?"

蘇林林疑惑不解的問:"什麼詛咒?"

周老頭深吸一氣,十分興奮的看著地上他吐出來的黑血說:"啊,真的解了,哈,果然吐出來了!"

說完,飛奔到蘇林林跟前,普通一聲跪下,砰,砰,砰.

連磕三個響頭:"多謝姑娘救命之恩."

蘇林林忙伸手扶起他說:"周大叔您太客氣了,不過是舉手之勞罷了."

說完,她接著問:"你真的被下詛咒了?"

對于鬼魅妖邪附身這些,蘇林林之前跟著王老道兒也學了些,多少能了解點兒.

至于詛咒之術,她也只有耳聞,卻從來沒見識過.

沒想到所謂的詛咒之術,竟然有這等能力.

看著她好奇的神色,周老頭再次跪下:"救您救救我們陳家村吧,若是這詛咒不解,要不了多久村子就完了."

"我一定會盡力而為!"蘇林林一把扶起他,十分鄭重的說.

得了她的承諾之後,陳老頭才從地上爬起來,說陳家村被詛咒之事來.

陳老頭抹了把眼淚兒,蹲在門檻邊歎了口氣兒道:"這事還得從三百年前兩村兒的恩怨說起."

三百年前,大陽村跟陳家村兒還都是只有十來戶的小村子,村里人都以種桑麻為生.

當時,有一條河流經兩個村子,天干時兩村里的人都用這河水灌溉桑麻田.

有一年天極干,別的河塘都干了,只有那條貫穿兩個村子的小清河還有點水.

住在上游的陳家村為了能多用點水,就暫時把河給堵住了.

這一舉動讓大陽村的人極為不滿,雙方為此還發生了群毆.

結果,在這場混戰這中,兩個村里都被打死了人.

兩個村兒的怨恨就這麼結下了.

"過一百多年後,隨著村里人漸漸增多,兩個村子的人為方便用水挖了很多坑塘."陳老頭咳了聲繼續說:"傳說中的小清河也慢慢干了."

說到這里他歎了口氣:"但是兩個村兒的恩怨還是一直沒解開."

蘇林林挑了挑眉問:"既然不搶水了,哪為什麼還是沒有開結恩怨?"

陳老頭苦笑一聲:"因為兩個村兒里種出來的東西都一樣,拿到集市上買啊,難免有個爭執."

這倒也是,自古矛盾皆因利益而起的多.

隨著陳家村跟大陽村越來越大,兩村種的桑麻也都越來越多,有心采買的人一定會有所比較.

一開始雙方的東西都差不多,雖然雙方都使盡辦法搶對方生意,但總算都能有所收入.

"後來呀,我太爺爺那輩兒時,陳家村後山刨出來一眼靈泉."老陳頭滿露笑意道:"我太爺爺偶然拿那靈泉的水澆灌了棵桑麻樹."

說到這兒,他雙目放光的說:"你猜怎麼著?那棵樹上結的麻絲啊,光潔如玉,根根堅韌,據說在太階底下還能閃閃發亮."

從此之後,陳家村的桑麻名聲大噪.

隨著陳家村不斷擴大桑麻種植,大陽村人漸漸生計維艱起來.

本來,陳家村倒也沒有把路都做絕,雖然桑麻絲產量日漸增加,但因絲質華美,品質上乘.

村里人把麻絲價格提高了一倍.

這樣,也算是間接給大陽村民一條活路.

但是,大陽村民可並不這麼想.

因為陳家村日益富裕,附近的姑娘們都爭著嫁過來,反觀沒落的大陽村,越來越多的小伙子打光棍.

說到這里,陳老頭輕歎了一口氣道:"事情壞就是壞在這婚嫁上哪!"

是啊,一個村子不怕貧寒,就怕人口凋零後繼無人吶.

一個被大陳村兒退婚的新娘子,轉而嫁到大陽村.

因為夫家娶了新人之後,一貧如洗,新婦不得不思量掙錢門路.

而陳家那個因為見新娘不夠美,而執意把人退回去的那個小子,見她過的實在貧寒,不由心生憐惜之意,肯求家人讓她到自家桑麻園做短工.

久而久之,那小子依願娶了美嬌妻之後,與美婦妻子性子不投,反而見被退婚的女子越來越順眼.

"他們都說陳家村被一個女人毀了,但是,其實被人算計也是從村正家的獨子開始的."陳老頭長歎一聲說.

村正之子多次向被棄之婦表白被拒後,竟然起了強行霸占之心.

結果,逼得那婦人投井自盡,而那口井正是當初被發現的靈泉所建.