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一章 聞聲知疾
他不由皺了皺眉說:"好,待會兒,我給你們找個鐵爐子,趕緊把傷藥熬上啊.這個老栓頭,沒事又一驚一乍的干啥?"

說著,把手里的獾皮灌肉又還給他,伸長脖子朝院牆外頭看一眼,往偏房走去:"我這就去給你,"

"我自己帶著爐子跟藥鼎呢,不用麻煩你了,老人家."雪生忙攔住他說.

啊?

我也沒見你帶包袱啊,那東西擱哪兒弄出來的?

周老頭見雪生好似變戲法似的,突然拿出一個精致致的小鐵爐和小銅鼎,驚訝無比的看著他問.

雪生則十分自然的掀開破成片兒的衣裳,指著藏在里面的包袱說:"喏,包袱在這兒呢."

這下,周老頭才恍然,滿眼贊賞的說:"你這後生還真是小心,不過,出門在外,小心沒大差,這樣好."

這時,院外的叫嚷聲漸漸多起來,原本十分淡定的周老頭也有些呆不住了.

把剝洗好的兔肉三兩下跺開幾大塊,丟到正燒著半鍋水的大鐵鍋里頭,跟蘇林林交待聲:"你們在堂屋好好呆著,我去看看出啥事了."

說著,腳步匆匆的往外跑去.

雪生見周老頭出去後,迅速點著一塊靈桐丟到小爐里,看著正准備熬獾油的蘇林林說:"外面不知道又出啥事了."

蘇林林神色平靜的丟過來一個藍色的儲物袋兒說:"幫忙把鼎拿出來."

雪生依言把那口鼎拿出來接著問:"你說,會不會跟那道突然陷下去的深淵有關?"

"八九不離十是因為這個."蘇林林小心把獾皮上的肥油刮下來,細細的鋪到鼎底說.

聞言,雪生歎了口氣說:"這個世界真沒個太平的地方,到哪都是要天塌地陷的樣子,也不知道又是哪路神仙在打架所致."

看來,遍到都是強大的修士也不是什麼好事兒啊.

主要是他們萬一動起手來,那殺傷力實在太大了.

不過,這個世界上要是沒有這些強悍的修士,怕是這些凡人早被妖魔精怪之類禍害光了吧.

說到底修士也從凡人里出來的,對于保護這些人還有著很強烈的信念.

"這時真是一天也呆不住了,我們得趕緊找到出路回去."雪生滿目焦慮的說.

蘇林林暗歎一聲:原來的世界?也遠沒有你想像的平靜啊.

要想身心自在,不受外物所制,唯有變強.

總是當被殃及的池魚,這日子實在太難受了.

隨著一股極為香濃的油脂味兒從鼎里傳出來,周老頭慌慌張張的從外面跑回來:"不得了,不得了,北邊羊角嶺那地兒陷下去了!"

蘇林林抬頭看著他說:"我們剛才就是從那邊過來的,周大叔,對面那個村兒現在怎麼樣了?"

"對面?你是說老陽村吧?半拉村了都陷下去了."周老頭破為幸災樂禍的說:"報應啊,真是報應!"

報應?

蘇林林小心把獾油盛出來,抬頭看著高興的朝灶房去的周老頭問:"什麼報應?"

周老頭哈哈大笑道:"人在做,天在看,看上天能放過誰?"

這老頭--

蘇林林神色一凝:"雪生,你看周大叔剛剛是不是有點不對勁?"

雪生不解的問:"什麼不對勁兒?"

蘇林林輕吐一口氣,皺著眉頭說:"我總看著他有點不對!"

邊說,邊把手里的玉勺遞給他:"你看著繼續熬藥膏,我去灶房看看."

雪生對她的醫術十分佩服,不由擔心的問道:"你剛是不是看出來什麼了?"

"不是看出來,是聽出來了."蘇林林玉勺塞到他手里,忍痛站起來正要出去,又側身把讓他幫忙取出一味靈草.

"龍須草?"雪生疑惑的看著她問:"難道,周老頭也--"

蘇林林神色凝重的說:"我也不能確定,希望是我多慮了."

雪生雖不通藥理,但這些日子跟蘇林林在一起,也學到不少藥理.

他剛才取的這味龍須靈草,在他的所服用的幾服靈藥之方中,幾乎都有.

因為反複取過數回,所以,他特意問過這味藥的作用.

醒神開竅,鞏固心脈.

在說蘇林林拿著龍須草來到灶房之後,見周老頭正滿面紅光的坐在灶台前,激動不己的一直往灶膛里塞柴火.

整個灶房一片烏煙,她一來到門口,被嗆的直咳嗽.

看到周老頭的模樣之後,蘇林林心里不由咯噔一下,立刻奔進去,一把扳住他的肩膀把他從灶房強行拖出來.

忍著腳下巨痛手舞足蹈,一直哈哈笑個不停周老頭拖出來後,蘇林林飛快把手里的龍須草塞到他嘴.

之後,又從懷里掏出一個青玉葫蘆,從里面滴出一滴靈泉水到他口中.

龍須草入口之後,周老頭臉上的亢奮之色漸漸消了些,但仍然十分興奮的在院子里大笑大叫.

雪生手里拿著玉勺,十分擔心的看著他問:"這老頭瘋了嗎?"

蘇林林搖搖頭,一步步慢慢走過來說:"只不過是血沖心竅,一時心神不屬罷了."

聞言,雪生才算松了口氣:"我還以為,他也被什麼邪氣奪了心智呢!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轉頭又看一眼,臉上潮紅慢慢消退的周老頭說:"你剛才的想法,也不無道理."

"哦?真的?他也被什麼東西附過身?"雪生驚訝的看著她問.

蘇林林搖搖頭:"這個我也看不出來,不過,剛才我按住他的手腕,給他強行服下龍須草時,發現他的心脈羸弱而氣邪."

雪生好奇的問:"你是說他曾被邪氣沖過?"

蘇林林輕呼一口所氣道:"也有可能是天生心脈不健,也可能是後天郁結于心所致.現在還不能一概而論."

哦,原來是這樣.

雪生這下對蘇林林更加歎服:就聽聲音都能判斷出其病理,真是太不可思義了.

"好了."蘇林林從他手里拿過玉勺說.

雪生回過神問:"什麼好了?"

蘇林林輕輕盛出鼎中青白色的脂膏說:"清肌玉膏熬好了."

雪生看著被她裝在玉盒里的玉膏問:"這就好了?"

蘇林林挑了挑眉:"那還要怎樣?熬他個三天三夜?"

"咳!咳!"就在這時,漸漸安靜下來的周老頭突然撫著心頭嘶聲咳了起來.

見他一副要把肺都咳出來的架式,雪生有些擔心的問:"你看,他--"