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百三十章 配制靈藥
"老人家過獎了!"不等蘇林林開口,雪生笑著搶答道:"不知這是什麼地方?"

老頭邊讓他們進院,邊說:"這里啊,可是個一般人都來不到的地方呢!"

聞言,蘇林林不由好奇心起:"真的?這地方有什麼奇特之處嗎?"

老頭慢慢吞吞的讓他們進屋里,才開口應道:"這是個沒希望的老人村吶,一般年輕人都不來這兒的,你們怎麼跑來了?"

什麼?

老人村?

蘇林林正要細問,卻聽老頭盯著雪生的腳驚呼一聲:"這後生的腳都燒成這樣了!這孩子也吱聲兒,我去燒盆熱水,弄點鍋底灰撒上."

聽他這麼說,兩人連連道謝:"多謝老人家,只要一盆熱水就夠了,我們自己能配傷藥."

"你們倆兒還會醫術啊?"老頭十分驚喜的邊往外走邊問.

雪生輕咳一聲說:"是蘇姑娘醫術高深,我不會."

聞言,老頭回頭十分贊賞的看了眼蘇林林說:"真是個有本事的小娘子!這個年頭,女子能行醫的很少啊!"

邊說邊到柴房里抱一抱柴伙到灶房里燒水.

蘇林林只客氣兩句,便開始在雪生的幫助之下取靈藥做清肌玉膏.

這是一味由靈草配制而成的良藥,對于灼燒等外傷做用極為顯著.

由于之前經常配合,很快,雪生就在她的指點之下取出了所用靈草.

看著眼前的幾味靈草,蘇林林不由皺起眉頭:"若是以獾油入藥的話,效果根本更佳."

"你說靈獾?"雪生隨手一個儲物袋里拿出幾只死透的靈獾:"這些拿來練油夠不?"

看著地上那一團團深褐色的毛絨團兒,蘇林林不由張大眼:"這些,不是--"

"不是哪一窩."雪生摸了摸鼻子說:"這窩是我沒清醒過來時,在死人墳地抓的好像是."

聽他說不是那窩曾救過她命的靈獾,蘇林林心里才算舒服了點.

她拎起一只早己經死透的靈獾問:"為什麼要抓墳地里的靈獾?"

雪生按了按腦門,皺著眉頭說:"我也記不太清了,好像是拿來給哪個修士治傷吧?"

蘇林林點點頭:"據說,墳地里的靈獾曾啃食過尸體,"

說到這里,蘇林林突然回頭看著他問:"你不是說自從被帶到這個世界,根本沒見過凡人嗎?那怎麼會有墳地?"

聞言,雪生神色恍惚的說:"我也不知道,剛才那也是突然想起來的."

"但是,我真的不記得自己曾經抓過靈獾."雪生眉頭緊皺的說:"在我自己清醒時的記憶中."

聽他這麼說,蘇林林立刻抓住他的手腕,食指跟中食並攏按下去.

剛搭上大脈,她眼神一凝,然後看向雪生見他一臉緊張的盯著自己.

蘇林林深吸一口氣,閉目緊緊按住他手腕大脈好一會兒才開口:"你的筋脈有些奇特,不知是不是剛剛化為獸體之故."

"我--"雪生滿臉緊張的問:"是不是出事了?"

蘇林林盡量安撫他道:"只是心脈比一般人要強勁些罷了,另外,"

她猶豫半天才開口:"之前被靈藥化去的妖獸靈智,又有複蘇之像."

啊!

聞言,雪生驚得癱倒在椅子上:"怎麼會這樣?"

蘇林林深吸一口說:"一定是咱們之前經曆那番劫難,你連番動用妖力,從而激發出妖體本來的靈智來."

"那我現在怎麼辦?蘇姑娘你有辦法幫我嗎?"雪生滿眼期盼的盯著她.

蘇林林十分鄭重的點點頭:"你放心,那個靈智只是剛剛有一點苗頭而己,我一定會幫你徹底滅掉的."

聽了她的話,雪生才算放下心來.

他還想說什麼,卻聽從灶房里傳來老頭聲音:"啊,這天兒都快過晌午了啊,兩位也沒吃晌午飯的吧?"

蘇林林高聲應道:"還沒有,勞煩您了."

"哈哈,遠來都是客,不用客氣."老頭十分爽朗的笑著說:"就是家里沒啥好東西招待的,真是慚愧."

說著,盛一盆熱水給端過來了.

進門時,蘇林林忙起身去接,卻見他盯著自己的腿腳道:"哎喲,你的腳也燒成這樣了?快去坐著吧."

待他進門看到地上丟著的靈獾,不由兩眼放光:"嘿,我正發愁沒東西招待你們呢,這獾子可是口好肉啊,你們自己打的?"

吃?

這可是從撫墳地里逮到,吃過死的!

蘇林林立刻搶過來說:"這是從墳地里抓的,用來熬獾油治燒傷用的."

"我這里還有只野兔子,不如幫忙剝洗燉了吃?"雪生則飛快從身上的儲物袋兒拿出一只野兔.

見狀,老頭高興的上前接過野兔說:"好,好,這兔子也夠肥,我年輕時也喜歡上山打兔子,現在老嘍,多少年沒嘗到這野兔肉味兒了."

邊說邊高興的拿著野兔子出去了.

剛一出門又轉過身來問:"兩位貴姓啊?老頭子我啊,姓周."

蘇林林兩人也都各自報了姓名.

"我們這周家村哪,好些年沒來過外姓人嘍."周老頭聽了他們報過姓名後,十分感慨的說:"今天,你們可真是村里的貴人吶."

說完這句沒頭沒尾的話,也不等蘇林林兩人開口,就大步往廚房去澆水剝洗野兔了.

蘇林林則一心想著趕緊把清肌玉膏配制出來,身上的傷實在是灼痛難忍.

就在之前跟雪生聊天的時候,她己手下不停把幾味靈草都炮制好了.

眼下就剩下熬獾油備用了.

雪生見周老頭剝洗完兔子之後,立刻起身上前借來尖刀十分麻利的殺獾剝皮一氣呵成.

"你這後生手腳真是利索的很!"周老頭贊了聲後,指著他的腳責怪道:"你腳上血淋胡拉的,連個鞋都沒沒有趿,跑出來得多疼啊.有啥事兒叫我老頭子干就行了嘛!"

說著,一把奪過來他手里的靈獾皮肉說:"我年輕時也熬過獾油,知道咋弄,你快回屋歇著吧."

聞言,雪生十分感激的說:"不用,不用再勞動您了,周大爺,我們自己熬就行."

周老頭往後退一步說:"你這孩子,腳都燒成這樣了,還能動彈干活?快回去歇著吧!"

"多謝您一片好心,不過周大爺,我們身上的傷不一般,熬獾油也得蘇姑娘親自看著好入藥."雪生十分誠肯的說.

周老頭正要應聲,只聽院門外傳來一道嘶啞的聲音:"不得了了,出大事兒了!"